网球场网高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五四三章 城下之盟(上)
?    众镇国也都想明白了前因后果,九命王从一开始就和灵河西岸勾结在一起。

    在冥河岸边为西岸人打开了前进的门户,让原本实力就处于劣势的东岸,彻底陷入了被动!就算是资深镇国钟云岱,一时间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宋征心乱如麻,道:“先赶去神烬山大本营,和大家一起商议?!?br>
    大家携手穿过了虚空通道,来到了大本营之中,这里已经不见一位资深?;垡莨舳矗骸拔颐侨ペず影侗?,与西岸人交涉?!?br>
    钟云岱对宋征一抬手:“老夫也去?!?br>
    这是资深镇国的担当,作为东岸最强大的存在,他们必须站出来,试图凭借自身的力量,扭转局面。

    钟云岱转身而去,已经在万里之外。

    这个时候,大家才注意到,大本营中已经乱成了一团。那些巅峰老祖已经乱了方寸,普通镇国们也束手无策??吹剿握鞒鱿?,一群镇国强者围了上来,有些病急乱投医的询问道:“宋征,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

    面对飞升强者,就算是资深镇国也显得软弱无力,更何况是他们。

    宋征沉吟一番,立刻问道:“肖三山呢?”

    肖三山还在毁灭新世界之中,他立刻进入虚空之门,飞速赶往大河圣地。却不料他刚刚穿过虚空之门,就感应到,吞噬之地下那怪物十分“活跃”。

    他暗骂了一声,扣指弹出一物,然后头也不回的又从虚空之门中退回来。

    那件“东西”飞出数百丈,落在地面上一声咆哮,对于自己忽然被拽出来,扔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十分不满。

    但是它的吼声刚刚响起,整个大地骤然而起,张开了一张硕大无朋的巨口,一口将它吞了下去。

    那是一头宋征临时从天女姜小洞天中抓出来的荒兽,吞噬之地下的怪物首先感应到了它,立刻将它吞吃,宋征有了它吸引吞噬之地的主要注意力,才能轻松从虚空之门退回来。

    他不知道吞噬之地为什么忽然有了变化,自己的进入也引起了它的反应。

    他落到了洪武世界中,立刻取出联络灵宝,没等他联络肖三山,肖三山慌张的声音已经从联络灵宝中传来:“宋征,这个世界情况不妙,所有的吞噬之地变得十分活跃,面积不断扩大,那些东西……好像要冲出来了!”

    宋征一时无言,祸不单行,所有的坏事情都凑到了一起。

    并不是他引发了吞噬之地的变化,只是这变化正好被他赶上了。

    “宋征?”肖三山见宋征没有反应,又喊了他一声。宋征一直都知道吞噬之地是毁灭新世界潜藏的最大?;?,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

    但?;枰患患慕饩?,他先是道:“西岸人杀过来了,蛮妖部是内奸,九命王为西岸的飞升强者打开了虚空之门?!?br>
    肖三山大吃一惊:“什么!”

    宋征道:“马上联络你的师尊,请尊上祂老人家出面调停?!?br>
    肖三山立刻答应:“好?!?br>
    他知道洪武世界才是大家的根本,毁灭新世界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他马上切断了联络灵宝,尝试联系自己的师尊。

    宋征吐出一口浊气,现在只能等候消息。请枯荣树叶出面,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而后,他抑制住内心的惶恐,开始思索毁灭新世界的危局。

    是饕餮,还是混沌?已经不重要了。它们似乎已经培育到了“成熟”的阶段,开始吞噬整个世界,拉开世界彻底毁灭的大幕!

    当这些怪物,把毁灭新世界中一切能够吞吃的东西都吃光,它们就会开始彼此吞噬,最后只留下一头。

    宋征身边,一片世间苦海荡漾而起,他顿时肃穆,整理了仪容,起身来静静等候。

    一片枯荣树叶,从苦海的尽头飘荡而来,宋征抱拳一拜:“恭迎尊上?!?br>
    枯荣树叶的笑声传来:“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呵呵呵,宋征小子也不能免俗呀。之前你对本尊,就不曾如此恭敬?!?br>
    宋征连忙道:“尊上古老而强大,高高在上,小子对尊上一直敬畏有加,不敢有丝毫失礼?!?br>
    枯荣树叶只是开个玩笑,便对宋征道:“本座如果出面,很可能会将我们的存在,暴露给苍穹之上的那些目光?!?br>
    宋征道:“尊上认为现在还藏得住吗?”

    他遥指天火。

    枯荣树叶轻轻摇摆,似是在摇头:“它不会说出去的,它留着我们有用?!?br>
    宋征又道:“大劫将起,连小子都能感受到,尊上比小子明白。尊上愿意来见小子,就说明尊上愿意出面?!?br>
    “非也?!笨萑偈饕短鞠⒁簧骸氨咀鹄醇?,是因为本尊看好你,想给你一个机会,本尊可以带你离开这个世界……”

    ……

    这一座虚空之门,比天火打开的还要巨大,可以支撑飞升强者通过。

    但是在资深镇国们的眼中,却可以看出来,比起天火的虚空之门,仍旧要差了一个层次。天火的虚空之门最困难的反而是控制,将力量等级限制在巅峰老祖的层面上。

    九命王站在虚空之门下,垂手侍立,显得十分恭敬。

    一位满身煞气,孔武有力的巨汉从虚空之门中走出来,他不屑与掩饰自己的强大和凶恶,手中拖着一柄一人高的巨剑。

    “恭迎阁下!”九命王跪拜下去。

    巨汉恍若未闻,他环视一周,将整个世界的各种规则收于眼中,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孱弱的世界?!?br>
    远处,七杀妖皇为首的资深镇国终于赶到,他们在半空中一字排开,神情严峻,巨汉身上的气息让他们无比忌惮。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明悟:原来,这就是飞升强者。

    巨汉以战斗和杀戮证道,达到了飞升强者的层次,可能永远无法飞升,却不是资深镇国们能够抗衡的。

    七杀妖皇暗中运转了自己的最强妖法,这才上前一步,不卑不亢的发问道:“阁下为何而来?”

    巨汉咧嘴一笑,望着一众资深镇国们,一句话就让他们绝望:“当然是为了战斗和征服而来?!?br>
    七杀妖皇沉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道:“东岸宁死不屈!”

    巨汉毫不在意:“很好,我喜欢你们的这种态度?!彼镁藿E牧伺囊慌怨蛴木琶醯牧常骸澳枷裾庑《饕谎?,一见面就跪下来,就没什么乐趣了?!?br>
    九命王极为屈辱,在巨剑拍脸的时候,她已经要愤然而起,可是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更是惊恐发现,即便是自己行动自如,竟也是躲不开这巨剑!

    哪怕自己是最弱的资深镇国,对比之下,飞升强者也实在太可怕。

    “可惜啊……”巨汉无比遗憾:“我在西岸费了许多力气,才从那几个老家伙手里抢到了率先过来的机会,原本想要大杀四方,酣战一场,却没想到你们这边弱成了这个样子,没意思、没意思?!?br>
    他乏味,回头对虚空之门喊道:“独孤绝,你来吧,我回去睡觉了?!?br>
    虚空之门中,又有一道身影出现,迈步走出来,是一位气度高远的老者。他对巨汉说道:“国之大事,岂能儿戏!”

    巨汉却根本不搭理他,提了巨剑转回虚空之门:“啰嗦?!?br>
    消失不见。

    独孤绝冷哼一声,一些怒气发泄在这个世界,七杀妖皇等资深镇国忽然身躯一沉,飞遁神通竟然瞬间被削去!

    他们重重的跌落在大地上,独孤绝居高临下望着他们,言说道:“自此刻起,灵河东岸一切国家、部族裁撤,并入我通天朝,为我朝第九州:河东洲!”

    飞升强者的声音送入资深镇国的耳中,送到了灵河东岸,所有生灵的耳中,传檄天下,宛若订立法典,不可违抗。

    七杀妖皇等资深镇国,运转了功法,才克制住心中“顺从”的那个强烈念头,强行上前一步:“我等,不从!”

    独孤绝好言相劝:“我皇有令,河东洲由河东人自治,我朝不愿过多插手。河东洲有缴税、以及为我皇征战的义务。

    此条件,已经十分优渥,河东人莫要自寻死路?!?br>
    七杀妖皇等听着他的话,毫不怀疑他所说的一切。并且在内心深处,清楚的知道,飞升强者所说的“自寻死路”就是一条死路。

    若不顺从,今日便无法离开此地。

    他们始终高高在上,何曾有过今日的经历?

    但一位飞升强者,便足以压制整个灵河东岸??墒撬堑难羯裰?,固化着一种高傲和倔强,哪怕是通天朝许诺河东自治,他们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七杀妖皇用力上前一步,桀骜不驯道:“朕,求死!”

    慧逸公、剑冢仙子等人彼此望了一眼,笑道:“岂有屈膝求饶,苟活性命的资深镇国?”大家一起上前一步:“与陛下并肩,同求一死?!?br>
    所有人,不去看唯一一个跪地活命的资深镇国九命王。

    独孤绝淡淡道:“也罢,成全你们?!?br>
    资深镇国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他们不会引颈就戮,独孤绝却忽然停了下来,目视苍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