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三四零章 无盟友有争斗(上)求月票!
?    宋征听了他的描述,心中有些担忧,于是立刻赶来,在大营外一看,他虽然面上轻松,和老祖们谈笑自如,心头却是格外沉重,因为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很不合理,但已经可以判断出来:至少是在这件事情上、黄远河和太后勾结在了一起。

    军营中,有塞北边军的精锐,军营外,则有黄天立圣教的强者游弋。

    宋征这一次,没有带来天蚕雷虎斗兽修骑,他随行的只有三位巅峰老祖,和几十名陌生的龙仪卫校尉。

    他们住在距离大营只有七十里的一座小镇上,包下了一个小客栈。

    回客栈的路上,宋征一直在思索着,是什么原因让本来敌对的两方势力在这件事情上联手。

    黄远河当然不希望京师中出现一只可以威胁到他的军队,他想要除掉宋征手中的天蚕雷虎斗兽修骑。

    而太后现在对宋征恨之入骨,似乎只要对宋征不利的事情,她都会去做。但这只是表面的现象,无论是黄远河还是太后,到了这个层次,没有切实的利益,是不会以自己的喜怒来做出决定的。

    这其中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正在和黄远河秘密沟通,希望可以联手对付太后,先将肖震解救出来!

    吕万民负责前期联络,黄远河提出了“本神誓约”!

    他确定黄远河在背后支持塞北缇营,并且在这件事情上和太后联手之后,第一反应是黄远河首鼠两端。

    可是再仔细一想,似乎也不是这么简单。这件事情,扑朔迷离……

    宋征明白自己是被太后放进了京师,用来牵制黄远河。他和黄远河的力量,都要比太后若一些,所以他才会大胆的联络黄远河,共同对付太后,这对于他和黄远河来说,都是最佳的选择。

    他们两个继续争斗下去,彼此只会越来越衰弱,让太后渔翁得利。

    他相信黄远河会放下面子,最终和自己联手。但黄远河明显不信任自己。

    等回到客栈中,他就有了初步的分析:“这是黄远河的一次考验?!?br>
    他也很想和自己联手,但是之前自己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并不足以证明,自己有和文修镇国成为盟友的资格,顶多只能算是一个搅局者。

    而他和太后可能不算是联手,只是一种默契,所以黄天立圣教的强者在外围游弋,无法进入军营。

    他立刻明白了一点:三足鼎立,要对付其中一人,那么另外两者必定会自然联手。哪怕是有本神誓约,也不会成为真正的盟友。

    “黄远河提出本神誓约,应该是为了拖延一下,等我处理了塞北缇营的事情?!?br>
    “可是就算是有边军的支持,也只是一只精兵罢了,再强大也不可能是天蚕雷虎斗兽修骑的对手,他到底想考验什么呢?”

    他疑惑不解,而他的到来,已经让这座普普通通的小镇上下一片惶恐。

    他带来的这三十人,都是天尊的级别,一次来了这么多的强修,让镇子中的居民以为要发生什么大事。他们害怕被牵连,已经有不少富裕的人家悄悄离家出去“探亲”了。

    对于大人手下,忽然冒出来一只整整三十天尊的强大卫队,齐丙臣和吕万民很明智的选择了沉默,不多询问。

    而对于龙仪卫其他人的解释是:这是从江南和岭南抽调过来的。

    龙仪卫上下无人敢去探查和询问——这些人的名字,以前从不曾出现在龙仪卫的名册上。

    卫队有一位首领,他不苟言笑,一脸肃杀。卫队的成员们见到他,都躬身行礼,毕恭毕敬:“修老?!?br>
    修云起淡淡点头,并不是倨傲,而是因为他现在的性情便是如此。在北方战场上磨练至今,于他而言,精神层面宛若精钢。

    这些天尊,都是五大秘境中的强大灵妖。

    五大秘境之前支援了宋征各自三百妖,组建了天蚕雷虎斗兽修骑,宋大人竟然能带着他们进入京师!这让一群“土鳖”灵妖感受到了宋大人的强大,也看到了远大的前程。

    于是宋征开口要更强的灵妖,五大秘境中竞争激烈。

    灵妖们在很大程度上,不需要担心被人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们仍旧不敢出来,年轻的性格跳脱,憋在秘境中好生无趣;年长的修为有成,憋在秘境中不得施展。

    现在宋大人可以庇护他们,得着了出来撒欢……不是,出来一展抱负的机会,自然要奋勇争先,不甘妖后。

    三十天尊的名额,转瞬之间就报满了。至于修云起,大战之后他其实一直在世间浪迹,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是他主动要求,担任队长。

    宋征也没有问他为什么,甚至他来了之后,宋征也没有对他另眼相待,只是以正常的巅峰老祖标准接待。

    但是交给他的任务却很重。

    他接手了那一件混元剑甲!

    给天师剑门展示了之后,齐丙臣就带回来了,跟天师剑门“交易”的筹码是炼造的器方,而不是这件混元剑甲。

    这样一件重宝,至少也是灵宝五阶,修云起也感觉到有些“沉重”。

    宋征回到客栈的时候,也和修云起遇上了,修云起冷淡却执拗道:“身居要职,不应以身涉险。老夫是你的卫队之长,负责你的安全,你若再这般不告而别,轻易将千金之身至于锋矢之下,这卫士首领的位置,还请另谋贤良吧?!?br>
    宋征一笑,倒是从谏如流:“下次必定让先生提前知晓?!?br>
    却不肯承诺,不会再以身犯险,修云起冷哼了一声,转身要走,宋征喊住他:“天尊们操练的如何了?”

    修云起知道他心中所想,肯定道:“可战?!?br>
    宋征点了点头:“那就好?!?br>
    他们住在镇子上的事情没有可以去遮掩,也瞒不过那大营的斥候。但是奇怪的是,一直到了第二天下午,大营中也不见有什么动静,甚至几位老祖以灵觉笼罩了整个镇子,也没有发现任何一名斥候靠近。

    大营的斥候象征性的放出五十里,绝不涉足镇子。

    “他们是在干什么?”齐丙臣有些纳闷,吕万民道:“会不会是在等什么人?他们现在并无把握将我们一网打尽?!?br>
    孙辨非则是大大咧咧道:“要我说啊,就是他们胆怯了。大人您就带了几十名手下住在这里,他们怕是以为此地是个陷阱,您已自己做诱饵,引他们上钩呢?!?br>
    众人不由得看了孙辨非一眼,这大大咧咧一辈子靠运气吃饭的家伙,竟然也有这等眼光。

    孙辨非看到大家的眼神不对,意外问道:“你们该不会以为我说的对吧?”

    “算了?!彼握靼诎谑?,放弃了心中刚刚升起的将这家伙培养成为独当一面大将的念头。他询问吕万民:“北山大营那边有什么动静?”

    “没有,”吕万民冷笑道:“北山大营封营了,倒是真会挑时候?!?br>
    军队执行秘密任务之前,都会封营以防消息外泄。但是北山大营几十万人的军营,根本不可能真正做到“封营”,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表现出一种“隔绝内外”的状态,将来朝廷问责起来,也好推脱责任。

    至于封营是为了执行什么“秘密任务”,想来黄远河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

    宋征点了点头,思考起来。吕万民问道:“大人认为还要提放北山大营?”

    “我们入京,一路上消灭了北山大营和虎狼营最精锐的军队,无论是北山大营还是虎狼营,颜面扫地只是最微不足道的损失。他们真正的?;?,朝廷每年花了那么多的饷银,却养了近百万的废物!

    你说说,朝廷中那些御使们会放过他们吗?

    可是一直到现在,朝堂上都没有什么针对这两个大营的声音,这是为什么?”

    吕万民被他一提醒,恍然大悟:“他们投靠了新主子,如今在朝堂上,只有首辅和太后能够庇护他们?!?br>
    宋征颔首:“黄远河文修镇国,统领百官,但是他现在最大的根基却是在军中,所以只要有军队投靠过来,不论战斗力如何,他都会接纳。

    太后忌惮黄远河军中势力,同样在这个时候,只要有军队投靠,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接纳,甚至为此不惜代价?!?br>
    齐丙臣在一旁点了点头:“的确应该防备北山大营,若是我们和塞北缇营厮杀起来,他们从背后偷袭,后果不堪设想?!?br>
    宋征忽然一笑,道:“北山大营就交给我们了?!彼悦磐馕柿艘簧骸靶蘩鲜欠窭系币孀?,独自能够解决塞北缇营?”

    修云起忠实的充当着他护卫头子的角色,一直守在宋征的门外。此时回答道:“可?!?br>
    “我请林老为你坐镇?!彼钩?,修云起无可无不可。

    孙辨非手痒的厉害:“大人,我跟您去北山大营?”他老大不情愿地,去塞北缇营,一准能打起来,去北山大营恐怕只是威慑一下,那帮酒囊饭袋就不敢出门了。

    宋征点点头,道:“本大人的安危更加重要?!?br>
    门外,修云起颔首。孙辨非无奈,柳大小姐让他听命于宋征,收钱办事,孙姓老祖很有职业操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