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女頻頻道 >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 > 第1633章 沒有??!真的
        紀小言一直都與禘墨站在一起,目不轉睛地看著那黃沙坑之下的鈤嬗城主大人與琳千夜,就怕他們這要是一個不小心就折騰出了什么動靜來,萬一讓大家都全軍覆沒了,那可就真是完蛋了!眼瞧著鈤嬗城主大人一下便拍飛了一個那半圓形的東西,所有的人要說沒有被嚇住,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后來大家都發現沒事之后,這才放心了下來,倒是夜嬗城主大人卻是忍不住嘀嘀咕咕地對著鈤嬗城主大人罵了起來,大有一副要是邇肆他們不攔住他,他就要下去直接收拾鈤嬗城主大人的樣子了。

    所以,本就有些急不可耐地要去那黃沙坑之下的夜嬗城主大人在看著琳千夜朝著他們招手之后,立刻便激動地對著邇肆他們喊了起來:“趕緊的!趕緊的!千夜大人在讓我們下去了!你們也別在這里攔著我了!”

    邇肆倒是有幾分不相信地朝著那黃沙坑下看了眼,果然瞧著琳千夜朝著他們正招手示意,頓時疑惑地皺眉朝著星迪拉的方向問道:“千夜這是讓我們下去?下面安全了?還是真找到了那個凜陰城了?”

    “下去看了不就知道了嗎?”星迪拉朝著邇肆白了一眼,直接對著他說了一句,然后便招呼了禘墨和紀小言一起,直接便從那黃沙坑旁的沙坡上滑了下去。

    “還愣著做什么???趕緊的??!”夜嬗城主大人見狀,哪里還能等的了?直接便推開了正吃驚地望著星迪拉他們的邇肆,也跟著滑了下去,然后在剛到那黃沙坑底后便立刻朝著鈤嬗城主大人的方向撲了過去,揮著拳頭便朝著鈤嬗城主大人掃了過去!

    “鈤嬗!你到底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沒有?你居然還敢在這下面亂來??!”夜嬗城主大人忍不住大叫了道,揮出去的手卻是被琳千夜給抓住,于是,夜嬗城主大人頓時便有些生氣地朝著琳千夜吼了起來:“千夜大人,你這是要護著鈤嬗?和我作對嗎?”

    “我沒有要護著誰!”琳千夜卻是一臉的淡定之色,直接對著夜嬗城主大人說道:“我只是想告訴兩位城主,最好還是在這里遵守一下約定,不打架的!”

    夜嬗城主大人聞言,只能憤怒地朝著鈤嬗城主大人瞪了眼,正要說話,卻是看著鈤嬗城主大人直接望向了禘墨。

    “禘墨,把那張地圖拿出來試試!”

    “地圖?你拿地圖做什么?”夜嬗城主大人一聽這話,立刻便站到了禘墨的面前去,對著鈤嬗城主大人說道:“這地圖說好了也不能落到你的手里的!”

    “夜嬗,你能不能不要胡鬧了?”鈤嬗城主大人看著夜嬗城主大人這樣子,眉頭瞬間便擰了起來,忍不住朝著夜嬗城主大人說道:“我這可是在辦正事的!”

    “辦什么正事?你不要告訴我,你是想說,這里真的就是凜陰城的城門位置了?”夜嬗城主大人卻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朝著鈤嬗城主大人看了看,最終把目光落到了腳下去,有些不敢置信地問道:“這里真的就是凜陰城了?”

    鈤嬗城主大人倒是并不想告訴夜嬗城主大人這關于凜陰城的任何消息的,可是眼下這事情已經擺在了大家的面前,說與不說,其實也是沒有什么可以遮掩的意義了!

    所以,在聽到夜嬗城主大人的問話后,鈤嬗城主大人也只能點了點頭,然后繼續望向了禘墨的方向說道:“現在禘墨你先把地圖拿出來,給我試試看,看看能不能讓這城門打開,或者是在這附近找出點什么線索來?”

    “那可不行!”夜嬗城主大人聞言,趕緊瞪眼朝著鈤嬗城主大人說道:“這地圖要是落在你手里,到時候你直接進了凜陰城那可怎么辦?這地圖不能給你!”

    “夜嬗,你在這里和我爭這個有什么意義?”鈤嬗城主大人聞言,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一臉惱怒地望向了夜嬗城主大人,對著他說道:“現在凜陰城如果真確定了就在這里,對我們大家都是有好處的呀!你難道連這點都想不明白嗎?”

    “我想不明白的是,我憑什么要聽你的,把凜陰城拱手讓給你一個人!”夜嬗城主大人卻是翻著白眼,直接望著鈤嬗城主大人說了一句,看著鈤嬗城主大人頓時動怒般地想要動手的樣子,這才忍不住揚了揚下巴,然后對著鈤嬗城主大人問道:“怎么著?鈤嬗,想打我呀?你可別忘了!千夜大人剛剛可是說了的,咱倆在這里誰也別想動手的!”

    聽到這話的鈤嬗城主大人頓時忍不住朝著琳千夜望了過去,倒是帶著幾分乞求般地望著琳千夜,想要讓他開口幫自己,可是琳千夜卻是一臉穩如泰山的表情,淡淡地點了點頭,卻是肯定了夜嬗城主大人的話說道:“總歸我們只要還在這里,兩位城主你們就別打架了!如果你們動手的話,我們是會想辦法把你們兩個分開的!”

    “那這地圖怎么辦?凜陰城怎么辦?”鈤嬗城主大人聞言,頓時惱怒了起來,朝著琳千夜也吼了起來。

    這也不怪鈤嬗城主大人心里怨氣的很重!

    他是想讓琳千夜來幫著自己攔著夜嬗城主大人,好讓自己獨享凜陰城的,可是誰知道琳千夜卻是一點都沒有要答應他的意思,在聽到他的要求后便立刻搖頭拒絕,只表示如果他們兩個人打架他們才會介入,其余的一切,全靠他們兩個人自己去爭取,他們都是外人而已,最好是什么都不參與!他們當初來這里,也只是負責來幫忙找到凜陰城的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他們堅決不會插手!

    這個也就是說,只要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不動手打架,琳千夜他們是什么都不會管的!這讓鈤嬗城主大人能怎么辦?拉攏不了琳千夜他們,那他和夜嬗城主大人這秘境里的優勢劣勢都是一樣的了,真要打起來,鬼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不能打,也就只能忍了!

    “既然兩位城主都說那地圖可能是開啟這凜陰城的鑰匙,那地圖放在你們誰的手里其實都無所謂的吧?”星迪拉卻是想了想,望向了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問了一句,看著他們皺起了眉頭后,頓時又輕輕地笑了笑,然后說道:“假如說這凜陰城真的就是磐池城的另一個城市,那必然還是和兩位城主大人肯定是有關系的!也就是說,這地圖要是放在小言或者是我們的手里,可能也發揮不了什么作用。對吧?”

    “那是自然的!不可能這與凜陰城和磐池城都沒有關系的人能拿著這地圖開啟凜陰城??!”鈤嬗城主大人立刻點頭,飛快的朝著夜嬗城主大人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對著星迪拉說道:“當初父親大人已經給了夜嬗磐池城了,這凜陰城就是給我的!所以這地圖,你們也應該給我,讓我來開啟凜陰城,成為這凜陰城的城主大人的!”

    “鈤嬗,你可不要在這里胡說八道??!”夜嬗城主大人聞言卻是頓時瞪大了眼睛,直接朝著鈤嬗城主大人吼了起來,“父親大人送我磐池城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還有凜陰城的存在,所以,這凜陰城也沒有是要留給你的意思的!現在既然我們兩個都到這里了,那自然是誰先找到凜陰城,凜陰城就是誰的啊,大不了還是一人得一半??!這結果,我也是能接受的!”

    “你做夢!”鈤嬗城主大人頓時朝著夜嬗城大人吼了一句,仿佛要把自己所有積累的怨氣都給吼出來一般,可是夜嬗城主大人卻是一臉不在意地揉了揉耳朵,挑眉說道:“那可不是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的,鈤嬗!這地圖如果你要拿著,那我也要拿著!要想進入這凜陰城的話,就必須得我們兩個一起!至于進去之后這凜陰城的歸屬到底落到誰手里?那我們到時候就憑本事也是可以的呀,反正我都不介意的!”

    沒辦法??!當初這凜陰城的地圖也不是他夜嬗找到的,要不是紀小言他們來告訴他這個消息,他還什么都不知道呢!現在能得了凜陰城的消息,能得到擁有一半凜陰城的機會,夜嬗城主大人還是很知足的!

    至于紀小言他們當初為什么要特有來告訴他這個消息,夜嬗城主大人倒是也想過,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鈤嬗城主大人肯定是在清城做了什么事情,惹了眾怒.......

    鈤嬗城主大人聽到夜嬗城主的這些話,頓時忍不住緊緊地捏住了自己的拳頭,仿佛如同那快要迸發的火山一般,想要出手去攻擊夜嬗城主大人了!可是在他的目光觸及到了琳千夜他們幾人之后,鈤嬗城主大人卻也只能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地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個時候,不適合揍夜嬗城主大人!

    “我說啊,兩位城主你們兩個爭也沒用??!”邇肆卻是在這個時候神色輕松地站了出來,對著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說道:“如果說,這地圖只能讓與凜陰城和磐池城都有關系的人拿著才有用,那現在除了你們兩位城主以外,不是還有禘墨嗎?大不了把這地圖交給禘墨,讓禘墨來試試不也一樣嗎?你們在這里爭什么爭???更何況,禘墨這身上還有鎮城石呢!說不定這拿著地圖找凜陰城的效果還比你們兩位城主拿著地圖更好呢!所以,你們在這里爭什么都是沒有意義的!”

    還不如都閉嘴!

    聽到邇肆的這話,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倒是都立刻平靜了下來,然后便把目光都落到了禘墨的身上,卻是看著他的手里已經拿著那份地圖了。

    這也沒辦法,紀小言可不想讓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知道,這地圖是她一路都揣著的!所以在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吵起來的時候,紀小言已經悄悄地把這地圖交給了禘墨。

    禘墨此刻也是有些騎虎難下的,只能拿著地圖朝著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看了一眼,然后面無表情地說道:“你們想讓我在哪里試試,那就都去試試就行了,你們也別爭什么了!”

    “就在附近吧!”鈤嬗城主大人的臉色倒是變化的很快,朝著周圍看了一眼,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地對著禘墨說道:“你就在這附近轉轉,拿著地圖好好地感覺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異樣的情況就行了!”

    禘墨只能點了點頭,手里緊緊地捏著那地圖,開始繞著那黃沙下露出來的這坑底走了一圈,可是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感覺到,只能重新站到了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的面前,默默地搖了搖頭。

    “這怎么可能!”鈤嬗城主大人卻是緊皺著眉頭,一臉不相信地對著禘墨說道:“你再仔細的感覺一下,禘墨!這里肯定就是凜陰城的城門了?。??你手里拿著地圖的,那肯定是能有所感覺的??!怎么可能什么都沒有找到?”

    “沒有感覺就是沒有感覺??!”禘墨卻是一臉無奈地對著鈤嬗城主大人說道:“可能這凜陰城本就不在這里??!”

    “也許這里也不是凜陰城的城門!”邇肆也是忍不住插了一句,看著鈤嬗城主大人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如同黑臉鬼一般,這才趕緊縮了縮脖子,干脆不說話了。

    “可能,這地圖并不是這凜陰城的鑰匙吧!”星迪拉也是開口說了一句,想了想后這才對著鈤嬗城主大人說道:“畢竟這地圖上標注最終目標的位置也不是這里,不是嗎?”

    提到這個事情,琳千夜也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來,對著眾人說道:“可能這地圖確實不是用在這秘境里的!是兩位城主搞錯了吧!”

    “沒錯,這個事情肯定沒錯的!”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聽到琳千夜的這話,卻是默契地對著他說了一句,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后,鈤嬗城主大人這才繼續又說道:“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是我們沒有想到的而已!”

    或者說,只是他們沒有發現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