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獨孤天下的話如同是一個炸彈一般的落在了獨孤心的心中。

    怦然爆炸,在他的內心之中炸出一個大坑。

    一時之間,獨孤心頗為的錯愕,心中驚駭無比。

    “為什么會有人要取我性命呢?”獨孤心壓下心中的驚駭,緩緩的道。

    “因為你是風月帝國的太子,是朕的長子,是廢物就有人要取你性命?!倍攔綠煜驢醋哦攔灤難纖噯險嫻牡?。

    今天來這里,是因為在御膳房發生的事情,讓獨孤天下感受到自己和獨孤心之間有隔閡。

    所以,獨孤天下要來和獨孤心談談心,將他們父子之間的隔閡打破。

    獨孤心沒有說話,就這般的回味這獨孤天下的話。

    見獨孤心陷入了沉默之中,獨孤天下微微嘆了一口氣,又繼續的道:“你的存在,礙著了一些人?!?br />
    “這些年朕將你關于東宮之中,看似是囚禁于你,其實在?;び諛?,你這東宮之中暗中隱藏的強者可不少,這些都是朕派過來?;つ愕??!?br />
    “可你不來看我是這么回事?”獨孤心又繼續追問的道。

    獨孤天下的話,獨孤心細品之后的確發現是這個理,這個世界強者為尊,他又頂著一個風月帝國的太子帽子,肯定會找來很好人的不滿。

    比如他的二弟獨孤劍,這個經常來他東宮想看他笑話的家伙。

    而且正如這獨孤天下所言,這東宮附近到了晚上的確是有著強者收護。

    而且還不是兩個這么簡單,明面上兩個,但是暗中隱藏的強者還有四個,整整六個玄品強者這些年一直都是隱藏在東宮之中,?;に陌踩?。

    而獨孤心知道這些人的存在,乃是他十歲的時候,突破到了地品才發現。

    可...也不是九年時間不來看他的原因???

    “朕若是來看你,哪些隱藏在暗中的手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的來殺你。朕只有冷落你,才能來迷惑他們?!倍攔綠煜鹵掣鶴潘?,無奈的道。

    “你廢了我的太子位置不就好了?”獨孤心問道。

    在獨孤心看來之所以會有這樣子的情況出現,肯定都是因為他的太子之位。

    將他廢了不就沒有那么多事情了嗎?

    獨孤天下聽見獨孤心的話,不由搖搖頭,頗為無奈的道:“事情并沒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簡單?!?br />
    “好吧!”獨孤心聽見獨孤天下都這般說了,只能無奈的道。

    他現在明白了,在這個世界實力才是立足的根本??!

    而且就他的身份,他所在的世界,他想要置身事外根本就不可能。

    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不主動的招惹麻煩,麻煩也是會主動的找上他。

    “心兒,今天來這里除了和你說這些之外,朕還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一下?!倍攔綠煜略俅巫諏聳噬廈婊夯旱牡?。

    “什么事?”

    “朕給你定下了一樁婚事?!倍攔綠煜碌?。

    “是誰?”獨孤心也是坐在了另一個石凳好奇的問道。

    這個世界十六歲就成年了,指腹為婚,活著是一紙婚約什么都在這里并不是很意外。

    他只是好奇和他有婚約的另一邊是誰?自己是否認識?

    “你還記得鎮南王南宮問天的女兒南宮月嗎?”獨孤天下出聲問道。

    在他看來獨孤心應該是有印象的,畢竟小時候兩人在一起玩耍過。

    而那個時候的南宮月還是一個小胖子,獨孤心就老是跟在她的后面親切的叫她:“小胖子姐姐!”

    就因為獨孤心老是叫人家小胖子,所以南宮月老是追著獨孤心的打。

    可是南宮月因為太胖的緣故,老是追不上他。

    這一晃九年過去了,他們都長大了,南宮月如今已經是十八芳華了。

    而獨孤心還有一個年的時間就也要成年了。

    ......

    獨孤心眼睛不由一亮,下意識的道:“小胖子姐姐?”

    “嗯!人家已經不在了小胖子,而是一個亭亭玉立的丫頭?!倍攔綠煜攣⑽⑿Φ?。

    沒想到時隔九年獨孤心還記得他給南宮月的外號。

    他對她當真是印象深刻,這愈發讓他覺得這樁婚事他安排得沒錯??!

    “是嗎?”

    獨孤心不由浮現出那晚南宮月的模樣,果然是很亭亭玉立。

    “南宮姐姐如今和我有婚約?”雖然知道了結果,但是獨孤心還是出聲問道。

    “嗯!”獨孤天下見獨孤心這副模樣,就知道他很滿意,便就微微的點了點頭。

    “父皇,我有一件事情要給你說?!倍攔灤南氳階約焊詹畔氳奈侍?,不由開口說道。

    要想得到別人的尊重,要想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待下去。

    那么就勢必要擁有一樣東西,靈脈。

    這個修煉的資本,而他獨孤心決定了,他不在隱瞞了。

    他...要攤牌了。

    “什么事?”

    見獨孤心如此認真,獨孤天下也是不由認真的了起來,坐正了身子,他要看看這獨孤心說什么?

    “父皇,其實我可以修煉,我有靈脈!”獨孤心一本正經的道。

    獨孤天下神色一愣,片刻之后這才醒悟了過來,頗為意外的道:“心兒,你說什么?”

    “父王我說我的修煉,我有靈脈!”獨孤心再次認真的道。

    獨孤天下神色復雜,一臉茫然無措的道:“你沒有騙父皇吧?”

    在獨孤天下看來這根本就不可能,六歲那年獨孤心被檢查出沒有靈脈,而且還是他親自檢查的。

    怎么可能出錯呢?

    獨孤心見獨孤天下不相信,伸出手掌,掌心之中在此時有著一團紫色的靈氣浮現。

    手中能夠匯聚自身靈脈的靈氣,這正是黃品境界才能做到的。

    “你...”

    獨孤天下看著獨孤心的手中的靈氣,微微有些發愣,片刻之后他這才醒悟了過來。

    猛然之間從石凳上站了起來,顫聲道:“雷靈脈...黃品...”

    “我兒當真...能夠修煉!”

    “果然是天佑我獨孤家。哈哈哈...”獨孤天下不由哈哈哈大笑道。

    笑聲暢快淋漓,回蕩在整個院落之中久久不散。

    甚至在東宮之外的人此時都能聽見獨孤天下的大笑之聲。

    不由心中好奇,陛下今天好像很高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