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科幻靈異 > 狂龍典獄長 > 第67章 斗智斗勇
    大地劇烈地顫抖著,方圓上百里的地面猶如被激活一樣,紛紛噴射出一道道赤紅的熔巖火柱,數量足有上千道之外。在這些熔巖火柱的映襯下,爆炸核心的那凹陷的黑色巨洞內,方才冉冉騰起一朵由銀色雷焰構成的超級蘑菇云!

     毀滅性的能量颶風,肆虐了足足一分之鐘,方才徹底消散殆盡。

     白猿雖然距離爆炸的核心位置比較遠,但在異常熾熱的能量颶風橫掃下,它所在的山頭上的樹木也全部被掃斷了。

     它緩緩放下遮擋在眼前的手臂,驚恐地望著遠處毀滅般的末日情景,心中籠罩著一片恐懼的濃霧。

     遭到轟炸的山頭和最近的幾座山,已徹底消失了,附近稍遠一點的山巒也像烈日下的冰激凌,處于半熔化狀態。

     足足有五六十里寬的熔巖巨湖,像一道血腥的傷痕一樣,赫然出現在萬獸谷內。

     白猿萬萬沒有想到,內斯特會如此兇狠,直接在萬獸谷內開炮?!

     這也意味著它們的計謀早被內斯特等人識破了。

     “咔嚓!”

     就在萬獸還淪陷在毀滅巨炮的威力中時,一道雷電身影陡然從三叉戟內飛射出來,向著熔巖巨坑急竄而去。

     V3-雷霆戰甲是人類制造的惡狼級的最強戰甲,即便是毀滅巨炮也沒有將它徹底炸碎,不過它已經破爛得和廢鐵無二了。

     它的兩條護在眼前的手臂已被炸沒了,腿也被炸斷了一條,渾身上下就像篩子一樣,全是噴射著雷焰的窟窿,粘稠的獸血源源不斷地從戰甲內涌出。

     老鱗猿慘烈的躺在熔巖中,身體先是一陣劇烈的痙攣,而后竟然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但它沒有手臂,腿也斷了一條,只能勉強在熔巖中翻滾著,就像一條將死的蛆蟲在做最后的掙扎一樣。

     “虐殺老子的兄弟,還用這種愚蠢的計謀蒙騙老子?”極怒憤怒的內斯特,飛落到老鱗猿身邊,抬腳就狠狠地踢在老鱗猿的腹部,咬牙切齒地怒罵道:“你這只自作聰明的白猴子,真以為老子是傻逼嗎?!”

    罵完后,他照著老鱗猿的腹部,又是狠狠地一腳。

     “你以為老子在萬獸谷內不敢開炮?只要能殺你,就是狂龍巢穴里,老子也一樣敢轟擊!”他騎到老鱗猿的身上,將它按在熔巖中,掄起拳頭疾風驟雨地轟擊著,仿佛欲將心中的無盡怒火都發泄出來。

     “嘭、嘭、嘭、嘭!”

     不過是眨眼工夫,他就轟出幾十記重拳,將遮擋在老鱗猿面部的頭盔徹底轟碎,結果他卻看到了一張狼狽至極的蒼老猿臉。

     即便老鱗猿傷得極重,處于將死的半昏迷狀態,滿臉都被青紅獸血模糊住,但他還是一眼認出,它不是白猿!

     “你是什么鬼東西?!”

     內斯特像見鬼般驚叫起來,一時間腦中的思維完全停滯了。

     這一幕不僅讓他始料未及,戰艦上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老鱗猿的存在,以為對手只有白猿一個。

     “咕、咕、咕?!?br />
     鮮血從老鱗猿的喉嚨中不停嗆出,它恍惚空洞的目光越過內斯特的頭頂,望著隱藏在烏云中的三叉戟戰艦,嘴角還帶著一絲嘲弄的笑意。

     “吼、吼、吼!”

     驚恐過后,整座萬獸谷都炸窩了。

     無數頭食雷獸、魈臉異獸和不各種類不同實力的飛獸,宛如蜂群般密密麻麻地從密林中飛竄出來,狂怒地朝著三叉戟戰艦撲去。

     與此同時,密林中更多的沒有飛行能力的異獸,紛紛朝著三叉戟噴射出不同顏色的能量球。

     “竟然不是白猿?它還有幫兇?!”內斯特的雷霆戰甲內,傳來老蜘蛛震驚無比的聲音。

     “任務失敗?!蹦謁固孛腿徽玖似鵠?,大喝道:“快逃!”

     但是一道粗大的藍白色的能量光束,卻趕在所有飛獸和能量球之前,從遠處的一座山頭上,極速射中了三叉戟戰艦。

     它就像是一道能量桎梏,射在戰艦后立即形成一層藍白色的光幕,將戰艦禁錮住,而那些接踵而至的、異獸們噴射出的各色能量球,擊中光幕后像是幻影般紛紛無聲消融。

     “還是中計了?!?br />
     內斯特順著藍白光柱,找到了它的源頭,隱隱地看清了白猿的身影,和它身邊的能量封鎖器。

     藍白色光芒包裹住三叉戟戰艦的一瞬間,艦體上的所有繚繞著的閃電和燈光全部熄滅,隨后便緩緩地旋轉著從烏云中墜落下來。

     “真是一群愚蠢的臭蟲,竟然妄想和老子斗智斗勇?哼,在老子面前,你們就是一群沒有腦子的蛆蟲!”白猿威風八面的站在山巖上,遙望著被禁能光束捕捉到的三叉戟,心中涌起無盡的得意。

     至于老鱗猿是死是活,它絲毫不在意,那個羅里吧嗦的老廢物,本來就是一個誘餌,死了更好。

     “啪?!?br />
     光線暗淡的控制室內,老蜘蛛拿起半根內斯特抽剩下的雪茄,點著火,深深地吸了一口,沉聲說道:“真當我三叉戟戰艦上的人都是廢物?在你奪走禁能石時,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了!既然大家都豁出去,我TM就算拼著戰艦不要,也要將你這頭畜生轟成渣滓。維,開啟屏蔽系統!”

     旋轉下落的三叉戟剛墜出烏云,三叉狀的艦尖恰好對準白猿所站的位置,戰艦就停止了墜落和旋轉。

     本來黯淡熄滅的艦體上,猛然浮現出一串串蚯蚓的紅色能量紋。

     它們就是一道道古老的血咒,篆刻在艦體表面,包裹著戰艦的藍白色能量層,像是被火焚燒的紙張般,隨著枯萎熔化,而后潰散消失。

     黯淡熄火的三叉戟戰艦,重新閃爍起了燈光和一條條能量閃電。

     這時那些狂怒的、黑壓壓的飛獸群,已經逼近了三叉戟,但老蜘蛛絲毫不在意,他像內斯特一樣吐出一道長長的煙龍,而后將雪茄按滅,大聲喝道:“第二道毀滅巨炮,準備發射!”

     傲然站立在巖石上的白猿,嘴角得意且兇殘的笑容剛浮現出不久,就像冷水中的蠟液一樣凝固了。

     因為它的獵物不僅掙脫了桎梏,還反將它當成了獵物。

     懸停在烏云下的三叉戟尖端的空氣中,再一次凝聚出現一道黑色能量巨眼,一點非常細小的猩紅光點隨即浮現。

     它就像一只死神鬼眼一樣,已然鎖定了白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