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玄幻奇幻 > 怪物被殺就會死 > 番外 迦樓羅 (7400 本章免費)
    “我叫金瓊,也叫迦樓羅,種族是大鵬金翅鳥,今年十六歲,是來自昆侖秘境的化生神鳥?!?br />
    “性別女,也可以是男,當然也可以是雄是雌,甚至也可以變成蛋,神獸就是這么隨心所欲,畢竟神獸一系繁衍困難,總是會變成獨苗,如果不能隨意更替性別,甚至單性繁殖,化生孕育,我們早就滅絕了?!?br />
    “沒有特別喜歡的東西,性格是無論為人為鳥都謹慎小心,絕不輕信他人?!?br />
    “生活作風優良,不挑食,不抽煙,不喝酒,喜歡吃的食物是青椒炒肉絲,因為感覺肉絲是長條的,和蛇有點像?!?br />
    “為什么不真的去吃蛇?不敢吃了,不敢吃了……現在已經是和諧時代,沒必要遵從本性?!?br />
    “無論從各方面角度上來看,我都非常完美,除卻頭發總是沒辦法擬化為人類那樣外,就連人形都是完美的。按照學校其他人的話來說,我基本可以被稱之為美少女,享受最高等級的待遇,甚至去食堂吃飯時都有補助,食堂師傅會額外給我大份的飯菜?!?br />
    “在人類世界的生活一切都很舒適,獸神界那些家伙當真是夸大其詞,雖然人類的確什么都吃,貪婪兇狠殘暴,但是全世界所有智慧生物都一樣貪婪兇狠殘暴,人類已經算是很文明的了。更何況人類的娛樂手段真多,生活比血脈傳承中的記憶有意思多了,我在這里過的很開心,一點也不懷念昆侖秘境?!?br />
    “有一點除外。那就是我倘若要在人類世界生活的話,那就必須要假裝的蠢一點,弱一點,表現的就像是一個畏畏縮縮的弱女子?!?br />
    “尤其是面對我的直屬上級,那位名叫蘇晝的龍裔——理論上來說,我的確是克制龍裔的,但是很明顯,理論并不代表現實,雖然我的血脈傳承中的確有這句話,但是直到親身體會后,我才理解這句話真正的涵義?!?br />
    “總之,面對他時,我必須要時刻謹慎小心,假裝成隨時要哭出來的弱女子形象。他如今表現在外的是雄性形象,雖然似乎人類現在的世界講究男女平等平權,但是偽裝的弱一點,他對我的戒備心應該也會小一點?!?br />
    “當然,這偽裝一半是假的,一半是真的,我并不介意承認我的確很怕那個家伙的——任何人被人用百噸重拳痛毆一頓后也一定會怕對方,甚至未必還能感覺害怕了。我覺得這甚至能證明我的確很強?!?br />
    “我的確很強,但是他比我更強,所以作為真正的神獸后裔,我將會依照我血脈的天性,毫不猶豫的服軟?!?br />
    “這的確是血脈天性,而不是什么個人性格——總是有人覺得神獸血脈驕傲永不服輸,真的是根本不懂生物本能,我從小到大學的第一個神通,就是用來跑路的風助之力,什么驕傲什么榮耀,都是覺得必勝的時候才會說出來的東西,本質上和人類說的垃圾話差不多?!?br />
    “所以我對蘇晝服軟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是我膽小怕事。當然這個家伙性格也真的是很惡劣,我都表現的這么柔弱,這么女子了,他訓練的時候怎么還能下這么狠的手痛毆?說什么‘能和我對練的超凡高階對象,也只有你了’‘我大概要花300周不易的靈力才能破你防,防御很強??!’之類莫名其妙的話。那家伙還需要對練嗎,他不是全球第一嗎?”

    “還有,周不易是誰?”

    “話題扯遠了,繼續寫日記?!?br />
    “人類世界的生活,的確頗有意思,雖然我不用睡覺,但是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修行,每天早上定時起床,也的確頗有一番樂趣?!?br />
    “被子很軟,比巖石山壁舒服很多,每天早上都有牛奶和水果,甚至還有專門的人類教習教導我們超凡知識?!?br />
    “說來很奇怪,人類并沒有血脈傳承,他們傳授知識,需要一種名為‘教師’的職業,使用語言,文字等信息承載量很低的方法,一點一點將各種心得,用未必能被學生完整理解,甚至會產生誤解的方式進行傳授?!?br />
    “這個和復讀機有點像,但卻是劣質復讀機?!?br />
    “自從來到人類社會,我每天都會觀察人類的生活方式——當然,我現在也是人類了,我也的確不介意當人,但是正是因為想要當人,所以才必須要觀察人?!?br />
    “怎么說,人類的確是一種很有意思的生物,除卻教師之外,他們還有著非常獨特的合作系統?!?br />
    “神獸們都是獨行的,因為神獸所需要的靈氣,資源,狩獵范圍以及領地,都非常的廣大,理論上來說,一只成年迦樓羅的生活范圍,應該有大半個地球那么大,核心領地,甚至也應該有大半個正國那么大?!?br />
    “而且神獸們一體即可成為體系,正如同我需要時甚至可以通過消耗自我靈性力量,強行單性孕育出后裔進行繁殖,在其他方面,神獸也都是一體即一族——血脈傳承賦予了我們完整的知識,無論是任何事情,任何工作,我們都可以自己獨立完成,也不需要其他同類幫助。實際上,很多神獸,都不覺得血脈相似的同族是同類,只有自己的后裔才是自己?!?br />
    “但是和不斷分化,不斷浮現獨立的神獸不一樣,人類是非常擅長合作的種族——甚至就連我如今所在的小隊,戰斗起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分工?!?br />
    “邵啟明,蘇晝的朋友,似乎有點木系血脈,一位性格溫和,非常聰明的人類,和蘇晝一點也不像。他負責的是觀察敵人的弱點,使用各種道具控制,騷擾敵人,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使用各種方法,告知隊友敵人的弱點。危急時,也能以木氣進行治療?!?br />
    “李寒山,也是神鳥之裔,但是這家伙的血脈不全,出了點問題。他沉默寡言,但是有很凌厲的攻擊方法,可以在很遠的地方就察覺并對敵人展開攻擊。而在察覺敵人弱點后,會第一時間用最快最準的攻擊爆發?!?br />
    “黎夜雨,好人,會請我喝奶茶,也會帶我去逛街,甚至教我怎么用電腦,幫我挑衣服和被子,幫我洗澡……她具備一定的靈系天賦,可以通幽步影,是繞后攻擊,進行奇襲和偵查的好手?!?br />
    “關萬徑,是這個小隊中唯一的純血人類,但力量卻意外的大,性格也很正常,也是隊伍中除卻邵啟明外,唯一會正常說話的人。不過平日我要偽裝成沉默寡言的弱女子形象,故爾不能和他聊天,偶爾看上去會很郁悶?!?br />
    “他負責抵擋敵人的攻擊,正面應對敵人的攻勢,并且也可以爆發出相當強大的物理攻擊能力。雖然不如蘇晝,但是對我已經具備一定威脅了,倘若同樣是超凡階,我恐怕要轉回真身才能勉強壓制他?!?br />
    “神獸的戰斗,是自己一個人負責全部,但是人類最擅長的,就是依靠人數,分工進行。就像是我如今所在的小隊,每天我都會和他們對練,雖然小隊成員大多都是覺醒階,但我倘若不用出超凡初階偏上的力量,很容易就會敗北?!?br />
    “不僅僅如此,就連制造食物方面,人類都具備各種分工,有負責切菜的,負責炒菜的,負責出售的……這詳細的分工合作,或許就是為什么他們能制造出那么精細的造物的原因?!?br />
    “其實,有些時候,我都在思考,人類會不會就是一整只巨大的‘神獸’?”

    “整個教師系統,便是人類這一神獸的血脈傳承。整個廚師系統,就是人類的食物精加工營養供應器官。而負責戰斗的各類超凡者,就是神獸的超凡器官,用來作戰的身體部位?!?br />
    “倘若這么看的話,人類這一神獸,無論從各方面,都遠比我們這種神獸要來的高級,要來的強大。而這一神獸,分別以‘國家’亦或是‘文明’為單位進行活動?!?br />
    “而且,正如同神獸偶爾也會因為形式所迫,聯合在一起生活那樣,倘若一個個人類國家,遭遇了什么不可抵御,強大的外敵,那么他們也會暫時抱團,形成一個更大的‘人類文明’級的神獸。就像是我的血脈傳承中,在昔日也曾經有過數只金翅大鵬鳥聯合在一起,作為金翅大鵬族生活的時候?!?br />
    “當然,這個神獸也有各種缺點,不過這就不是我一只區區超凡階的神鳥能夠置評的地方了,畢竟我現在連蘇晝都打不過,思考這個沒有意義?!?br />
    “話說回來了,他憑什么那么強???他甚至連真身都沒有!”

    “當然,我并不是因為強,所以才平時才避著他走,主要是因為蘇晝閑來無事總是喜歡找我陪練,而結果就是我被打一頓。當然,每次都會答應的我也很蠢,雖然的確可以得到珍貴的戰斗經驗,更加了解蘇晝這個人類的戰斗方法,為日后一雪前恥而積累力量,但是每次被揍,我都感覺他的進步速度要比我快?!?br />
    “這種被打擊的感覺,哪怕是心靈堅韌,忍辱負重如我,也很難繃得住臉色。倘若崩了弱女子的人設,那么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br />
    “這里又要感謝一下黎夜雨姐姐,她告訴我的那些人類詞匯,什么人設,面具,真的是太好用了,神獸血脈中并沒有這些傳承,是全新的知識,等我到了統領階,可以留下血脈知識后,我也要將這些知識留給我的后裔?!?br />
    “最近這段日子,人類似乎想要反攻獸神界,但我覺得這行為很沒意義?!?br />
    “獸神界那個地方,依照孔雀還活著時,和我說的那些話來看,實在是一個很貧瘠的地方?!?br />
    “五大族裔各自占據世界一角,互相征伐亂斗,靈氣同樣也是最近才復蘇,當然,可能比地球這邊稍微早個幾年,但是靈物也的確不多?!?br />
    “再加上那個地方各地靈獸,民風兇悍,我雖然不覺得它們能抵擋人類的攻擊,但實在是付出大于收獲?!?br />
    “可是聽他們說,必須要確認‘生主大樹’的狀況。畢竟,那是一位天尊級,和我記憶傳承中,最強大的始祖金翅鳥同級的個體,倘若因為靈氣復蘇,那顆曾經被西母大天尊擊潰的生主巨樹復活,那么地球就等著被滅吧?!?br />
    “所以,必須趁現在,獸神界暫時還不清楚地球情況的時候,突發奇兵,前往獸神界中心地帶,觀測生主巨樹的情況——如果對方徹底死了,那自然一切皆好,倘若對方居然還有什么復蘇的跡象,那么全人類都會聯手,百國聯軍將會直接帶著絕大部分熱核武器,直接沖進獸神界,將那地方洗成白地?!?br />
    “熱核武器很強,哪怕是小當量的核武器,也要統領巔峰才能比擬,而最大當量的核武器,甚至堪比地仙,甚至是天仙初階的攻擊。但是天尊也很強,天尊的力量,是可以破壞大陸和世界的力量,遠比熱核武器強大?!?br />
    “但哪怕是天尊級的個體,在被同級人物轟入寂滅后,又經歷了幾千年靈氣斷絕時期,在這最虛弱的狀態下,被幾千枚熱核武器攻擊,也是會被打死的?!?br />
    “這是非常果決的計劃,而我也被點入隊伍,和蘇晝協同行動?!?br />
    “說實話,我非常想要拒絕,可是并不能。再重復一次,我不是害怕蘇晝,我只是有點受不了,明明自己是金翅大鵬鳥,卻總是打不過一條龍?!?br />
    “唉,今天的日記,就先寫到這里,說起來,日記這種方式,也是黎夜雨姐姐告訴我的,她真是個好人?!?br />
    圖書館中,金瓊·迦樓羅關上了自己的日記本。

    白皙而美麗的臉龐,稱得上是完美的容貌,無暇的皮膚,握住筆的手指細嫩,如蔥管精致修長。

    她的人類形態,是按照血脈傳承中,歷代擬道修者確定的完美容貌設計的,倘若要打分的話,起碼要九分向上走,APP16起步。

    倘若不去在意那龐大的靈力波動,任何人在看見這位金發美少女的時候,都會覺得,這是一位嬌弱的女子,不可能想得出她的內心居然有如此繁復的心理活動。

    關上日記本后,金瓊又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通過配合測試和實驗,以及收集金翅大鵬鳥的數據,她有著一筆高昂的獎學金補助,無論是筆記本電腦,還是其他各類生活用品,都是憑借這筆補助金買的。

    依照法理,迦樓羅是純粹自由的人類,正國官方沒有理由約束她去干什么,但是金瓊也不蠢,自然會全力配合。

    事到如今,有了人類名字的金瓊,已經逐漸適應,并且開始接受了作為人類的身份和生活——自己不過是比較特殊的擬道修者,這便是官方和她自己為自己定下的定位。

    實際上,憑借她的容貌,實力還有身份,金瓊已經數次登上節目,作為擬道的代表向全世界宣傳。

    畢竟,蘇晝雖然強,容貌也足以稱得上是美少年美青年,并不遜色于金瓊……但他畢竟是個男的啊。

    而且性格也是出了名的惡劣,什么微博怒懟粉絲,直播當場開噴,節目時本能抬杠,頻頻速效毒奶——這家伙渾身都是梗,扭曲黑粉數量之多,簡直令人膛目結舌。

    雖然這些也都是他人氣的來源,但是很明顯,相較于這樣一個過于特殊的存在,一個美少女作為形象大使不是更好嗎?誰會不喜歡一位笑容親切可愛的美少女呢?

    這也的確是一步妙棋——當金瓊開始展露頭面的時候,許多針對擬道的質疑和抹黑風評全都煙消云散了。

    “我從出生開始就單推迦樓羅了!”

    “555,她怎么能這么可愛!”

    “金瓊小天使!”

    這個世界上有什么完美的東西嗎?有??!就是金瓊(特指臉)!

    總而言之,不談那些彩虹屁,如今的金瓊生活的很愉快,很受人尊重,也有了朋友,可以真心笑著和其他智慧生命聊天……比起昆侖秘境一個人因為傳承瞎想的那段時間,簡直要好了一萬倍。

    但是,哪怕是如此快樂,金瓊有些時候也會進入賢者一般的狀態,思維發散。

    “為什么人類,一定要將人類和其他靈獸妖族分的那么開呢?”

    雖然早已不再糾結自己是人還是神鳥,但這并不妨礙金瓊繼續思考這個問題:“人類的特殊之處,究竟是什么?”

    是人類什么都吃這一點嗎?

    不對不對,不是這個,迦樓羅其實也是什么都吃的,無論是果實還是肉,是靈物還是凡物,如果有必要,自己甚至還能吃土,吃金屬,只要是物質,轉為真身的她都能吃。

    人類有老師這一點嗎?

    雖然之前在寫日記的時候,就提到過這一點,但是金瓊覺得,這也不是很對。雖然靈獸神獸有著血脈傳承,但是血脈傳承這個東西,也不一定是獸的專利——你瞧那些擬道修者,一樣是人類,不一樣也有血脈傳承?

    而且即便是有著血脈傳承的神獸,偶爾也是需要老師或者父母言傳身教一些東西的。

    是娛樂和享受嗎?

    的確,人類的食物,游戲,奶茶,以及各類灌輸信息,調動欲望的能力,都比滿腦子都是修行和傳承血脈的靈獸要強……但這本質上,卻也不能說只有人類會這么辦。這東西,但凡是智慧生命,有了足夠長的和平時間去累積,總是能發展出獨屬于它們自己的娛樂文化的。

    那么,區別究竟在哪里?

    獸神界的獸,和人類究竟有什么區別?

    “我其實對昔日人類仙神,對獸神界做的那些事情,并沒有任何排斥感——在這個有著超凡的世界里,強者做什么事情,都是正常,弱者反抗后,沒有被殺死,就已經是究極的仁慈?!?br />
    “但這就是讓我奇怪的地方了——為什么要仁慈呢?”

    “仙神明明都已經如此強大了,強到生主巨樹都被擊敗,獸神界整個世界都被封印……仙神們在當初的仙界諸天,已經可以說是強大到不可能敗,沒有任何天敵,想要怎么繁衍血脈就怎么繁衍血脈,想怎么任性就能怎么任性,完全可以隨心所欲?!?br />
    “既然如此,他們又為什么要‘仁慈’,要‘教化’,要變得‘更強’?”

    迦樓羅很清楚,哪怕是神獸,本質上,也不是非要追求最強不可。

    一般的神獸血脈,成長到超凡高階,就算是成熟了,血脈將會失去意義。想要變得更強,就需要自己去修煉,進階為統領階。

    但是,絕大部分神獸,在沒有外敵威脅的情況下,是不會刻意去修煉的——這東西就和磨礪爪牙一樣,是針對惡劣情況的工具,而并非是野獸的常態。

    動物園中的老虎,本能也有狩獵的能力,但是相較于西伯利亞地區,甚至需要和棕熊搏斗的惡虎來說,這能力基本和玩耍沒有區別。

    足夠富足的情況,野獸是不會鍛煉的。

    但是人類,仙神不同,他們強大到了不可能敗的地步,依然還會想要變得更加強大,甚至,回去培養可以超越自己的后輩。

    要知道,雄性獅子,可是會為了保證自己的地位,將雄性小獅子趕離群族的啊。

    雖然神獸并非如此,會照顧幼年體,但是金瓊可是知道,大部分神獸都是獨行俠的,等到幼年體成熟,大家也都各奔東西了。

    “人類的特殊之處,就在于這里嗎?會去想要培養出,比現在的自己更加強大的后代?”

    坐在圖書館的座椅上,金瓊環視著整個勤行書院的大圖書館。她能看見,在這個圖書館中,有著無數有關于超凡的知識和傳承,靈法和武技。

    這些,都是人類的先賢們留下的典籍,供給所有后來者使用。

    這些,是為了應對未來更加艱難復雜的環境嗎?培養出更強大的后一代,守護整個群族的穩定存在……

    還是說,也沒有什么其他復雜的理由,只是人類這一特殊種族的本能呢?

    “而且,按照天池龍王所說,仙神們不會歸來……為什么呢?他說,是因為好奇心,因為好奇心,所以仙神們便選擇前往未知的遠方,離開家鄉?!?br />
    是好奇心嗎?

    金瓊·迦樓羅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她的美貌也是淡金色,雙瞳瞳孔也是極其顯眼的淺色金色,有一種異樣的美感。

    而此時,她想起了自己。

    她回憶起了自己出生的昆侖秘境,那破損的純青琉璃珠,金瓊不知道為何,忽然想起了自己為什么會離開昆侖秘境,來到人類的世界。

    它又為什么會被獸神界的孔雀蠱惑,總是忍不住想要知道人和神獸的區別。

    “這……大概就是好奇?”

    “我想要知道,人類是什么樣的種族,人類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樣的世界?!?br />
    經歷過如此之多的事情后,金瓊感覺,自己逐漸,開始理解了那份名為‘好奇和求知’的感受。

    追求真理的生物,和追求存在的生物……前者根基于后者之上,它是后者的進化和衍生。

    一種,根基于‘思維’的傳承。

    名為師徒,老師和學生的傳承體系,本質上,就是傳承一種知識,一種共識,一種感情。它是一種思維模式的復制,一種繼承。

    這和血脈一樣,是一種生命的延續,一種并非是血脈中的驚喜,而是思想上的信息的延續。

    人類和野獸的不同,或許就在于這一點,這最根本的一點。

    血脈的延續,需要的是活著。

    而思維的延續,需要的是好奇和開拓。

    “但這就是人類嗎?可是人類,歸根結底,也是獸的一種吧?!?br />
    金瓊如此想到:“所以人類也是求存的,偶爾表現的像是野獸一般正常,但偶爾也表現的獨特而崇高?!?br />
    “這種矛盾的集合體,單單是我一只鳥兒,還是很難分析理解的啊?!?br />
    如此想到,金瓊感覺到自己的手機在震動。

    手指劃過屏幕,她不禁笑了起來,因為黎夜雨發了一條微信給她,約她出來一起去逛街。

    “好啊?!苯鵯砜牡幕馗吹?,然后將電腦和日記本收回包中,便腳步輕快的離開了圖書館。

    路過訓練場時,能看見,那個蘇晝,正在教導邵啟明有關于木氣進階的風雷之意,而邵啟明聰明到甚至可以舉一反三,令蘇晝偶爾也抓抓腦袋,似乎略有所悟,找到了自己之前錯漏的某點。

    那么強大的蘇晝,也會和人正常的交流和學習。

    2016年,2月14日,金瓊·迦樓羅站在西京大街街道的一側,在等待自己的好友前來匯合之時,她凝視著人類的世界。

    街道上,滿是流暢的鋼鐵車輛,路旁有著各類機械化的施工團隊正在拆卸路燈,重新換上銘刻有符文,似乎是什么陣法一部分的燈柱。

    有行人一邊走路,一邊隨地施法,施展清潔術亦或是凈化術,也有人穿著民用外骨骼裝甲,雖然速度不快,但是非常炫耀浮夸的從大道上飛馳而過,令路旁的大部分男性露出羨慕的陽光。

    天上,有持有浮空證的官方執法者,背著浮空法器在天空上飛行,監控城市中異常靈力反應,而更高的高空之上,巨大的鋼鐵之鳥,飛機正在劃破天空。

    金瓊能夠感應到,有隆隆的電磁嗡鳴,充斥著整個城市,無人駕駛的自動車輛越來越多,通過術法輔助,無人駕駛系統能夠判斷的東西也更多了,全球已經有大半年沒有出錯的例子。

    行人匆匆的步伐,從街道的一端,走向街道的另一端,就像是人類匆匆地離開過去,大步走向未來。

    這是,在天生神鳥的傳承中,非常難以想象的畫面。

    所以金瓊不禁嘆了口氣。

    “為什么嘆氣呢?”

    然后,便能聽見,自己朋友那溫和的聲音。

    穿著時髦,和在隊伍中完全不同,一身日常打扮的黎夜雨自然的走上前,挎住迦樓羅的手,輕笑著問道:“又被蘇教授拉去對練了嗎?”

    “不,沒什么……我只是有點感慨?!?br />
    金瓊對著自己的朋友笑了笑,她的嘴角微微翹起,輕輕搖頭。

    ——天池龍王呀,您走的實在是太快了,您真的應該看一看這一幕。

    “這真是一個……有些奇妙的時代?!?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