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科幻靈異 > 諸天之從新做人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對!這特么不對!
    當看著面如死灰的洋子被何邪提在手上,飄在半空時,應彩虹只覺腦子里“嗡”地一聲,一片空白!

    她此刻已經完全明白了,何邪根本沒想讓她活!

    自始至終,何邪只是在套她的話,是在耍她!

    是因為自己罵了他,所以他才這么做嗎?

    不!

    是因為自己對他的敵意。

    這是個殘忍狠毒到極致的男人,自私冷帽到令人發指的混蛋!

    她絕望了。

    她用一種憂郁到令人發毛的眼神盯著何邪,平淡地說:“何邪,沃日尼仙人板板?!?br />
    噗!

    何邪一劍刺穿了應彩虹的肩胛骨,把她釘在崖壁上。

    對岸那頭,傳來雪莉楊的驚呼聲。

    但令何邪意外的是,面對如此痛苦,應彩虹竟突然癲狂地“咯咯咯”笑起來!

    她笑得面容扭曲,笑得眼淚都下來了,鮮血染紅了她半個身子,她渾身都劇烈顫抖著,抖若篩糠,也不知是因為痛的,還是其它。

    “你知道嗎?”應彩虹邊笑邊對何邪說道,“三年前,我腦袋里長了個瘤子,我跑遍了全世界,所有醫生都告訴我,我只有半年時間可以活?!?br />
    “我過了四十五年豬狗不如的日子,我好不容易熬死了那個老東西,我的好日子就要來了,可我卻要死了?應彩虹的神色突然變得狠毒起來,她咬牙切齒盯著何邪,“三年,十八次化療,十五次放療!我還做了兩次開顱手術!我告訴醫生,我要活下去!我必須活下去!”

    “我什么苦沒吃過?什么痛沒忍受過?這世上,根本沒什么能讓我怕的,除了死!因為我不甘心!我憑什么要去死?”應彩虹突然又笑起來,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她伸出顫抖的雙手,一邊眼珠通紅瞪著何邪,一邊緩緩將自己的頭發掀開,取了下來!

    即使何邪見多了尸山血海,但看到應彩虹摘下假發頭套后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呼吸微微一頓!

    而何邪手中的洋子,更是嚇得大叫一聲,捂住臉渾身顫抖著,根本不敢再看第二眼!

    應彩虹的頭發全部剃光了,頭上三道手術后留下的疤痕,如蜈蚣一樣猙獰而丑陋,從發際線一直延伸到后腦,令人觸目驚心!

    “這就是我為活著付出的代價!”應彩虹死死盯著何邪,像是吸了毒一樣,抽搐著,深深呼吸著,她神經質般癲狂獰笑著,“彼岸花是我復活的唯一希望!我騙了你,老東西從遼祖墓中得到了驚天的秘密!薩滿教徒曾用彼岸花成功復活了多闊霍女神!只是復活后的女神失去了法力,當天就被覬覦神石和女神權威的阿布卡赫赫殺死!”

    何邪聞言,頓時動容!

    這又是一個版本的薩滿神話,這次應彩虹說的是真的嗎?

    “阿布卡赫赫吞了神石,卻容納不了神石的力量,所以她當場就死了!”應彩虹咬牙嘶啞道,“可當晚她就復活了,從生死之門中走出!她當場就殺了很多薩滿教徒,又把所有反對她的長老都放逐到荒涼之地!”

    何邪死死盯著應彩虹的臉,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看那幾幅壁畫時,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卻說不出到底哪里不對。

    按照他之前的理解和雪莉楊所說的神話版本,在地宮入口處,他看到的第四幅壁畫中,第一位薩滿祭司阿布卡赫赫已經被教徒們驅逐進生死之門了!

    可過了“八門廣場”后,再次出現的第五幅壁畫中,阿布卡赫赫又一次出現了!

    那幅壁畫太過模糊不清,根本看不清其中的內容,當時何邪只是下意識覺得不對,卻也沒有多想。

    可現在結合起應彩虹的話,他終于知道不對在哪里了!

    如果這座地宮所有壁畫是一個“連載”的故事,那么既然阿布卡赫赫死在第四幅壁畫中,她怎么可能還會出現在第五幅壁畫里?

    除非,第四幅壁畫描述的不是阿布卡赫赫被驅逐進生死之門的情節,而是恰恰相反——它描述的是,阿布卡赫赫剛從生死之門中走出,和反對她的教徒們對峙的畫面!

    所以她才會繼續出現在第五幅壁畫中!

    這樣就說得通了!

    “可是連女神都因復活而失去了法力,何況是阿布卡赫赫?”應彩虹用沙啞而詭異的嗓音繼續講述,“薩滿教徒們很快意識到阿布卡赫赫只是一個空架子,他們被阿布卡赫赫的威勢給嚇住了!于是他們再次和阿布卡赫赫交戰,使得阿布卡赫赫不得不退入生死之門!”

    “教徒們用古老的儀式封印了神石,將它埋在大雪山里。直到幾千年后耶律質古得到了它,并在被毒殺后,再次利用它復活!”

    應彩虹似乎因流血過多,變得虛弱了很多,她咬牙死死支撐著,對何邪詭異地笑了起來。

    “你看,彼岸花復活過多闊霍,復活過阿布卡赫赫,也復活過耶律質古!只要它存在,它可以復活很多人,它不是一次性消耗品,而是真正可以讓很多人死而復生的絕世寶物!”

    “只是,復活需要一個很古老、很復雜、很邪惡而且很龐大的儀式!”應彩虹緩了口氣,盯著何邪繼續道,“我之前騙你,以你的性格應該當場拆穿我的,可是你沒有!這說明你根本不了解彼岸花的歷史!所以我敢肯定,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布置這個儀式,對不對?”

    何邪深深地看著應彩虹,這才明白了應彩虹之前為什么向他講述假神話的目的。

    這女人在生死關頭,面臨他的威脅,依然瞞天過海玩了一出把戲,試探出何邪的短板。

    這個女人,心思當真深沉得可以!

    幸虧他一向謹慎,利用洋子玩了一場心理戰,不然若是輕信了這女人,絕對會被這女人帶到溝里去!

    “你也不要想從其它地方獲得舉行這種古老儀式的方法,因為這世上唯一記載它的東西已經被我毀了!”應彩虹面容扭曲,死死盯著何邪低吼,“你們想要復活,就必須帶上我!沒有我,你們誰—也—復—活—不—了!”

    “你不但不能讓我死,你還要全力?;の?,救治我!”應彩虹得意而怨毒地笑著,“否則,你得到的只是一塊只能帶來無窮災禍的石頭!想復活?做夢!”

    何邪怔怔地看著應彩虹,只覺心中毛骨悚然!

    讓他心中發寒,頭皮發麻的,不是應彩虹深沉的心機,而是應彩虹最后那句話!

    而是,應彩虹之前所說的——你們二字!

    為什么是——你們?

    他知道自己是一個死人,需要復活,但來地宮的人中,還有其他人嗎?

    就在這時,一股洶涌殺機無法遏制地自何邪內心中噴涌而出!

    他突然“噗”地一聲拔出劍,一咬牙,面容猙獰地一劍向應彩虹脖子上斬去!

    應彩虹剎那面色劇變,驚懼尖叫:“不!你不能殺我!”

    “呃啊……”何邪痛苦仰天嘶吼!

    轟!

    他一劍斬在了崖壁之上!

    他心中又驚又怒,只覺渾身冰冷!

    為什么自己突然想殺了應彩虹?

    為什么?

    這不對!

    這特么很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