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武俠仙俠 > 玄海萍客游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魚竿詭變
    古興懷擺了擺手,示意隊伍全部停下,對著徒弟云令說道:“令兒,去問問是怎么回事?!?br />
    云令點了點頭,騎著馬朝著那名橫在橋中間的年輕人靠近了過去。

    等到二人之間的距離拉得進了,云令終于看清那斗笠之下的面貌。

    二十四五歲的年紀,膚色略顯黝黑,濃眉大眼稍顯粗礦,不過卻難掩眉目之下的一抹傲然之氣。

    “什么人?”云令看著對方,乃是一名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男子,那身為太平司重要官員的優越感便是油然而生,挺了挺胸膛,一臉傲氣的說道。

    綠衣男子頭也不抬,只是抬起手,指著停留在橋頭的押送隊伍說道:“不要管老子叫啥,把那兩個人叫出來跟老子走?!?br />
    綠衣男子說話粗俗,自稱老子,云令本就性格狂傲,哪聽得了這種語氣,登時大怒便拔劍在手,指著那綠衣男子說道:“大膽鼠輩!那二人乃是朝廷欽犯,你是想劫囚不成?”

    綠衣男子冷哼了一聲,說道:“老子才不管是什么朝廷不朝廷的,總之那兩個人對老子有用,你小子趕緊把他們交出來,也省著老子一會打的你滿地找牙!”

    “找死!”面對綠衣男子的一再挑釁,云令終于控制不住,登時離鞍而起,手中長劍劍光一閃,直指綠衣男子。

    綠衣男子動也不動,依舊盤膝坐在橋面之上,手中魚竿猛得揮出,魚竿的吊線在電光火石之間便卷住了云令的坐騎,緊接著手臂又是一提,那匹高頭大馬竟然被一根細細的魚竿吊線甩上了空中,掀起一陣勁風,朝著云令便狠砸了過去。

    云令本就出招在先,招式只是一??烊縞戀緄木枰皇?,而那綠衣男子發招在后,而且動作復雜,沒想到卻是后發先至,云令手中的長?;褂肼桃履兇佑兇乓歡尉嗬?,那匹馬卻即將要砸到云令的后背。

    云令大吃一驚,千鈞一發之際朝著身后便是劈出了一劍,伴隨著一道劍氣,那匹高頭大馬登時被劍氣一分而二,在空中爆起一大團血霧,濺了云令一頭一身。

    云令怒喝了一聲,腳尖在劈開的馬尸上一蹬,再次朝著綠衣男子俯沖了過去,手中長劍劍尖不停顫抖,瞬間化為了數道劍芒,朝著綠衣男子籠罩了過去。

    綠衣男子冷笑了一聲,手中魚竿一壓一抬,有如一桿長棍一般,至下而上的朝著身在半空中的云令便是抽了過去,又是后發先至,速度奇快無比。

    自從敗于那血衣堂堂主鐵盤的手下之后,云令之后一段時間處處吃癟,討了不少的沒趣,于是從不服輸的他,這段時間以來也是苦練武藝,倒也是增進了不少。

    此時對方雖然在速度上似乎占著絕對的優勢,云令也是毫不畏懼,右手持劍,左手手掌在對手至下而上揮來的魚竿上一拍,借著魚竿的力道,身法猛然加快,竟然在眨眼間的功夫便越過了綠衣男子的頭頂,于此同時一劍至上而下的刺出,三尺劍峰有如一條毒蛇吐信,直取綠衣男子的頭頂天靈。

    云令這一招應對神速,也是相當的精彩,只可惜那綠衣男子仍舊技高一籌,云令這一劍刺下的同時,便就感覺自己腳腕猛的一緊,長?;姑揮姓吹降腥?,身子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道猛得向后扯了出去,飛向了遠處。

    身在半空,云令扭頭看向自己的腳腕,只見一道吊線纏繞在自己的腳腕之上,沒想到這個綠衣男子竟然能將一桿魚竿用的如此出神入化,魚竿與吊線明明連在一體,卻能在一招之間,同時讓魚竿和吊線使出兩種剛柔相反的不同招數和攻擊方位。

    云令冷哼了一聲,長劍朝著纏繞在腳上的吊線便是削了過去,可是,當鋒利無比的長劍劍鋒削到吊線的那一刻,云令卻是感到那一根只有頭發粗細的吊線,卻是堅韌無比,貼著劍鋒幾乎對折到了一起,卻是不斷。

    而就當魚竿與吊線繃得筆直的那一刻,綠衣男子緊握著魚竿的一端,在頭頂不停的搖晃了起來,而被吊線纏住腳腕的云令,身在半空之中,沒有借力之處,又無法擺脫魚線的糾纏,只能狼狽不堪的,被綠衣男子甩在空中不停的轉圈。

    “無理!”立于橋頭的古興懷已然看出綠衣男子擺明了是在戲耍云令,心中也是大氣,也是展開身法,拔劍在手,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去!”綠衣男子斜眼看向古興懷,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隨即大喝一聲,魚竿猛得又是一甩。

    吊在魚竿之上的云令便是感覺自己的腳腕一松,緊接著伴隨著一陣破風之聲,身子便筆直的朝著自己的師父古懷興砸了過去。

    綠衣男子這一甩之下的力道奇大,云令的身子就像是一支離弦的箭矢,眨眼間的功夫便是到了古興懷的眼前。

    感受著撲面而來的勁風,古懷興技高人膽大,也是臨危不亂,手掌在飛沖而來的云令的后背上一搭一帶,便是卸去了云令身上的力道,將云令丟在了一邊。

    緊接著古興懷身子轉了半圈,同時手中長劍由下而上反挑,一道劍氣便是貼著橋面劃了過去,頓時一條條被劍氣一分為二的堅實橋板朝著兩面不斷翻飛,瞬間便是到了那綠衣男子的身前。

    面對著古興懷揮舞而出的這道劍氣,綠衣男子再也無法坐穩,在千鈞一發之際,手掌在橋面上一拍,身子筆直的竄向半空之中。

    于此同時,手中魚竿再次甩出,吊線纏繞住木橋的護欄,緊接著又是一拽,借著這個力道,如飛燕一般朝著古興懷便是沖了過來。

    綠衣男子身在半空之中,腳下木橋的橋板已然被古興懷一招斬飛,便是山澗之下的翻騰河水,不過綠衣男子卻全然沒將這一切放在眼中,雙手握緊魚竿,朝著古興懷便是當頭劈下。

    魚竿掀起的破空之聲震耳欲聾,古興懷心中一驚,知道此人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內力卻并不在自己之下,這一招不能硬接,一把抓起趴在身邊的云令,朝著橋頭暴退而去。

    緊接著便是轟然一聲巨響,整座木橋瞬間坍塌于綠衣男子的魚竿砸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