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昊把戴著戒指的手,深入黑色旋渦中,默默等待十幾秒后笑了起來,因為他依然能感知到戒指的存在。

        不愧是神皇戒!

        蘇昊在心里驚嘆,抽出手,仔細瞧戒指,完好無損,這意味著,之前的一切設想,可以實施。

        “老方,你過不過去?”

        蘇昊扭頭問方浩志。

        “我……”

        方浩志有些猶豫。

        三天前,蘇昊聯系他,說要進入時空隧道,他當時笑著說行,原以為蘇昊在開玩笑,頂多來瞧瞧。

        這三個月,時空隧道這邊沒異常動靜,似乎應證了俘虜們所交代的,那邊的對手已沒工夫沒精力搭理他們。

        所以,他才答應帶蘇昊過來瞧瞧,根本沒想著要進入時空隧道,千年以來,七大氏族沒有誰主動進入時空隧道。

        大家都清楚,那邊是絕境。

        一旦過去可能就身陷重圍,面對的強敵,不只是男爵、子爵,可能還有伯爵、侯爵,乃至公爵。

        就他和蘇昊,別說遇到伯爵、侯爵、公爵,碰上一子爵就得死翹翹。

        “你開什么玩笑……”

        方浩志打個哈哈,想喊蘇昊回去。

        “沒開玩笑,我要過去,老方你要是不敢跟著,就回基地等我?!彼貞凰低暾饣?,一步跨入黑色旋渦。

        “靠!”

        方浩志驚了,不知所措看著蘇昊消失在黑色旋渦中。

        瘋子!

        這不是找死嗎?

        方浩志回過神兒,心急如焚。

        回去報告……還是跟進去……方浩志大腦飛快運轉,思考如何取舍,最終一咬牙,呢喃:“你敢,老子也敢,大不了一死?!?br />
        方浩志想罷,沖進黑色旋渦。

        同一時間,走在時空隧道中的蘇昊,倍感震撼,時空隧道內部,并不漆黑一片,而是由藍色光幕構成的通道。

        光幕之外有什么,蘇昊無法看真切,仿佛是漆黑虛空。

        神奇,不可思議。

        以前蘇昊在網上在書上看到一些時空交錯現象的報道。

        比如百年前的老照片背景里突兀站著一個迷茫不知所措的現代人。

        再比如,那片被稱為魔鬼三角的詭異海域發生的那些神秘失蹤事件。

        對于科學家所謂時空交錯的猜測,兩三年前,蘇昊壓根不信,遇到楚大師后,半信半疑,現在深信不疑。

        因為,他正在親身經歷這樣的神奇事件。

        他感覺自己走了也就十幾米,通道消失,他站在了迷霧中,不過他所處的迷霧區域并非漆黑一片。

        這里不是地下,有陽光透過迷霧。

        蘇昊屏住呼吸,先瞅自己,專門為進入時空隧道而定制的衣服、鞋子、腰帶,都完好無損。

        手機,手表這些東西,他沒帶。

        金屬會被湮滅。

        有機物可以通過。

        看來卡萊爾提供的資料,還算靠譜。

        蘇昊覺得自身一切正常,開始凝神感知周圍。

        就在這時,一個人冷不丁出現在蘇昊身側,精神高度繃緊的蘇昊差點動手,一看是方浩志,不禁樂了。

        方浩志趕緊以眼神示意蘇昊別出聲。

        跑到冤家對頭的地盤上,老方再如何自信、驕傲,也難免提心吊膽。

        蘇昊臉上笑意淡去,謹慎前行。

        本想把蘇昊強拉回去的方浩志,略微猶豫,沒能抵抗住好奇心,也向前邁步。

        兩人往前走了幾十米,確定迷霧覆蓋的區域,是一片叢林,生長著一棵棵極為高大的樹木。

        蘇昊、方浩志在大樹的樹干掩護下,不斷向前,來到迷霧區域邊緣,藏身大樹后,觀察迷霧外的世界。

        資料上描述,空間隧道另一端在大峽谷的谷底盡頭,峽谷東側,屬于血族領土,峽谷西側則是狼人的地盤。

        蘇昊、方浩志觀察一番后,確定資料上的描述沒錯。

        這處峽谷底部的寬度差不多兩公里,就在前方四五百米,靠西側這邊的峭壁下,矗立一座營寨。

        營寨大門外,兩個二階狼人戰士來回走動。

        軍營?

        蘇昊皺眉,按照資料上的描述,那里應該是能源礦的礦坑才對,難不成狼人把礦坑圈到軍營里了?

        真要這樣,就麻煩了,搞不好他的計劃得擱淺。

        方浩志瞪眼瞅蘇昊,明顯在質問蘇昊……你丫的到底要干嘛?

        蘇昊沒在意方浩志的眼神,瞇眼盯著營寨大門。

        時間悄然流逝。

        不知不覺過去大半個鐘頭。

        方浩志實在忍不住了,要動手強行帶蘇昊回去。

        營寨大門突然打開。

        十幾個瘦骨嶙峋的人類,像纖夫拉船那樣,喊著號子,極為費力將一輛極為沉重的四輪平板車拉出營寨。

        平板車上整齊擺放六個大木箱,每個木箱差不多一立方米,貌似押車的三階狼人坐木箱子上,揮動鞭子,抽打拉車的人。

        為了少挨打,拉車的人只能更賣力。

        一輛……兩輛……三輛……足足十一輛四輪平板車,被一隊又一隊可憐“纖夫”拉出營寨。

        除了第一輛車上坐著個三階狼人,其他押車的狼人,都是二階戰士,走在車隊兩側,沒誰再坐到車上。

        箱子里八成是能源石!

        蘇昊做出判斷,毫不猶豫沖出去,將速度發揮到極限。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既然來了,那就賭一把。

        關鍵時刻,蘇昊敢打敢拼,倒也不是魯莽,從營寨門口,到時空隧道,一公里多一點的距離,脫身不難。

        風險肯定有,且不小。

        可蘇昊不是那種畏懼風險就放棄機會的人,否則他走不到今天,方浩志見蘇昊沖出去,驚得差點罵娘。

        坐在車上的三階狼人心生警兆扭頭時,蘇昊已殺到他面前,他大驚,搞不明白從哪冒出這么一個敵人。

        其他狼人戰士都還沒反應過來。

        坐在車上的三階狼人,心驚之余,猛地起身,揮拳轟擊蘇昊踹過來的右腳,旋即駭然瞪眼。

        蘇昊爆發出的血脈之力,令這三階狼人毛骨悚然,想退……為時已晚!

        轟的一聲。

        狼人擊出的拳頭以及粗壯手臂,被蘇昊踹爆,血肉飛濺,然后他心窩又被踹中,吐血倒飛出去。

        蘇昊強大如神魔,落在車上,俯身拍碎一個大木箱,一箱子發散著藍光的大塊寶石,呈現出來,一部分從車上滾落,掉在地上。

        這些大塊寶石,不正是永恒之心嗎?!

        蘇昊心尖狂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