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大軍徒手捏碎啤酒瓶。

        玻璃渣子落了一地,大軍的手,完好無損。

        大軍這是在震懾孔學兵這幫人,在部隊待了十多年的他,最看不上社會混子,所以不懼兵哥。

        “就憑這,警告我?”

        兵哥看傻子似的看著大軍,捏碎個啤酒瓶就想嚇住他,太天真了。

        “大軍你干嘛?!”

        小雪心急如焚跑過來拉扯大軍,怪大軍多管閑事的同時,想把大軍拉到一邊,以免惹禍上身。

        “小雪,這是男人之間的事,你別管,去店里待著?!貝缶⊙┑氖?,鐵了心要護著蘇昊。

        “你……”

        小雪覺得大軍不識好歹不可理喻,氣得說不出話,同時對大軍失望至極。

        “小雪,你回店里待著,這事兒我能處理好?!貝缶饈兜礁詹盤炔緩?,轉臉溫言安慰小雪。

        “一年前,你就跟我說過這樣的話,結果你失去了一切,進了監獄,今天你又跟我說這話,我能安心嗎,再說了,你已經是一個要啥沒啥的普通人,都快給不了我安全感,怎么?;け鶉??!”

        小雪說完,哭著跑回店里。

        大軍自責咬牙,卻沒追上去道歉或認錯,既然已經站出來,他哪能再退縮,跟兄弟共患難,這才是爺們兒。

        “你去陪女友,我來打發他們?!?br />
        蘇昊不想影響大軍和小雪的感情。

        “兄弟,別再勸我了,既然我認了你這個兄弟,就必須跟你共患難?!貝缶值芤迤?。

        不拋棄,不放棄。

        紅劍突擊隊的教條,也是每一位隊員的信仰。

        即使大軍脫下軍裝離開紅劍突擊隊有些時日,依然堅守著這個信仰,越危險,他越不會放棄兄弟。

        蘇昊凝視大軍。

        如果說之前,蘇昊只是覺得跟大軍投緣,喝喝酒,聊聊天,消磨一下時光,那么這一刻,他在心里認了大軍這個兄弟。

        兵哥冷眼看著蘇昊、大軍,他沒發話,幾十號馬仔小弟沒再輕舉妄動。

        “挺講義氣嘛……”孔學兵也覺得大軍是條漢子,起了愛才之心,道:“跟我混吧,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住大房子,開好車?!?br />
        “在我眼里,你不過是個社會渣滓,跟你混,那是作踐我自己?!?br />
        曾是紅劍突擊隊第一高手,贏得過無數榮譽和嘉獎的大軍,仍有著軍人的驕傲與榮譽感,豈會和社會混子同流合污。

        兵哥眸光一凝,顯露殺機,獰笑道:“敬酒不吃吃罰酒……”

        “干他們!”

        兵哥的心腹馬仔吼了一嗓子。

        距蘇昊大軍較近的十幾個漢子,都動了。

        大軍抬腳,把桌子踢的翻飛起來,砸向兵哥,站在兵哥身后那倆肌肉發達的光頭猛男反應不慢。

        兩人同時出拳,打碎桌面,護住兵哥。

        差點被桌子拍中的孔學兵,悠然翹起二郎腿,很享受的抽了一口煙,盡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與自信。

        不愧是東山扛把子!

        一些站在遠處看熱鬧的人,贊嘆孔學兵的定力。

        桌子碎裂時,大軍雙腳連踢,速度極快,將幾個掉在地上沒有摔碎的啤酒瓶踢飛,射向欺近蘇昊的幾個漢子。

        幾個漢子猝不及防,啤酒瓶在他們臉上爆裂。

        有人慘叫,有人捂臉,一個個血流滿面,令旁觀者心驚肉跳。

        沒受傷的人趕忙攙扶受傷的人后退,為蘇昊解圍的大軍,趁此機會,直撲孔學兵,擒賊先擒王。

        大軍躍起,連踢兩腳,幾乎不分先后。

        護著孔學兵的兩個肌肉猛男躲閃不及,只得抬手,被動格擋。

        蓬蓬兩聲。

        倆肌肉猛男不由自主倒退。

        二對一,硬碰硬,倆肌肉男反倒處于劣勢。

        “?;け?!”

        有人疾呼。

        因為大軍逼退倆肌肉猛男落地后,已站在孔學兵面前。

        大軍,孔學兵,近在咫尺,旁人來不及救,大軍也不會錯失這個機會,出手如電,掐住孔學兵脖頸。

        孔學兵不但不慌,還獰笑。

        欠收拾的渣滓……大軍在心里鄙夷孔學兵,掐住孔學兵脖頸的手,猛地一收,要讓孔學兵吃點苦頭。

        可下一秒,大軍卻愣了一下,孔學兵的脖頸好似一截木樁,他掐不動。

        依舊坐在凳子上的孔學兵,在大軍愣神的一剎那,一掌拍向大軍的肚子,大軍慌忙松手,后退,但慢了半拍。

        蓬!

        如擊敗革。

        大軍挨了一掌,面露痛苦之色,捂著肚子,退到蘇昊身邊。

        孔學兵起身,扔掉煙頭,踩滅。

        人們這才想起來,這位兵哥也是練家子。

        兵哥確實是練家子,早年拜過師父,練過十幾年硬功夫,最拿手的是“三鐵”,鐵喉功,鐵襠功,鐵砂掌。

        在有準備的情況下,兵哥脖頸抵得住槍尖,任人怎么踢,都沒事,而他的鐵砂掌,能拍碎三公分厚的大理石板材。

        “兄弟,我給你攔著這些渣滓,你走?!?br />
        大軍這是要舍己救蘇昊。

        蘇昊很感動,輕拍大軍肩背,道:“既然是共患難,我哪能先走,你歇會兒,這些人,我來處理?!?br />
        “兄弟……”

        大軍還想勸蘇昊。

        蘇昊一步邁出。

        大軍來不及攔蘇昊,眼睜睜看著蘇昊欺近孔學兵,他急了,也要沖上去,然而接下來一幕,令他目瞪口呆。

        兩個肌肉發達的光頭猛男面目猙獰出手,反被蘇昊硬生生扭斷手臂。

        蘇昊霸氣甩手,把兩人扔出去,兩人一左一右飛跌進人群,躲閃不及的幾個漢子被砸倒在地。

        孔學兵皺眉,出掌。

        蘇昊速度更快,像大軍剛才那樣,單手掐住孔學兵脖頸。

        “兄弟,小心?!?br />
        大軍忍不住提醒蘇昊,別犯他犯過的錯誤。

        而這一次,孔學兵卻不敢再動,右掌幾乎觸及蘇昊胸口,卻僵在那,他瞇眼盯著蘇昊,臉色連變。

        因為他感覺到,蘇昊這只手已危及他生命。

        孔學兵的小弟、馬仔,察覺孔學兵臉色不對,急了,就要圍攻蘇昊。

        蘇昊掐著孔學兵脖頸的手,微微一收,孔學兵的臉頓時漲得通紅,下意識掙扎,小弟們懵了。

        大軍錯愕數秒,放聲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