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班的學生們不斷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而反觀葉天他們班級這邊,則是死水一般的沉默。
    哪怕是那些不太懂足球的女生們,此時也看出來了,自己班級被對面給打得如同打沙包一樣,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葉子,要是你上的話,肯定不會被他們踢出個3-0!這關大班長別看班級管理還行,可是這球隊成員還真的是不會選人,選了這些個飯桶上場,全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貨色?!?br />    葉天身旁的張杰望著場上的情況,臉上的神色也是難看無比,不由得憤憤不平地朝葉天說了一句。
    在張杰看來,葉天的足球技術,至少能夠排進他們班級的前三。
    這網絡班的足球技術的確強悍,但若是他們班有著葉天在場,肯定不會輸得這么難看,怎么的也能踢進一兩個球撐撐場面,不至于像現在這樣,至今還一球未進。
    而張杰在說這話的時候,音量也沒有多加遮掩,原本因為焦躁不安而在一旁不停走動著的班長關媚,剛好一下子把張杰的話給聽在了耳朵里,不由得把訝然的目光朝葉天看了過去。
    她對葉天的印象其實并不深,以往的三年大學生活中,感覺葉天在班上就屬于那種邊緣的人物,每天也就是上課的時候才能見到人,很少參加班集體組織的郊游野營之類的活動。
    甚至于在班上有什么事情要大家投票建議的時候,葉天也很少會出來發言,只是靜靜地坐在哪里聽別人講話。
    總之在關媚的印象中,葉天是一個特別內向低調的人。
    正因為此,關媚根本不知道,葉天竟然還會踢球!
    而且聽這張杰話里話外的意思,葉天的足球似乎還踢得很不錯?
    正當關媚思考著的時候,在他們旁邊的網絡班學生們突然又發出了一聲歡呼。
    關媚定睛朝場上看了過去,原來是網絡班級的一個球員又再次踢進了一個球。
    到了現在,他們班和網絡班的比分是0-4,對于他們班而言,這是一個相當難看的成績,甚至傳出去都可以當做班級的恥辱了。
    想想到時候網絡班級的學生們贏了之后,肯定會到處宣揚這次虐了自己班級一個4-0,而且自己班級還得背負上球員下黑腳都踢不贏的恥辱,落得一個輸人又輸陣的難聽名聲!
    原本關媚等班委員還想著奪下這一場友誼賽的勝利,為學期末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是現在這樣的一副狀況。
    “哈哈哈,好樣的,還有三十分鐘,大家加把勁,爭取再進一個球,給他們來一個5:0領先!”
    對面網絡班的班長,正在看臺邊上興奮不已地給他們班的足球選手加油鼓勁兒。
    隨著他加油打氣的話音落下,網絡班級里的學生們也全都大聲高呼為球員們加油起來。
    “5:0!5:0!5:0!”
    聽到網絡班那陣陣高呼聲,葉天班級在場上的球員們全都快失去斗志了,全部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垂頭喪氣的表情。
    如果他們班真的被網絡班給打了個5:0,那么他們班的臉肯定丟盡了,身為球員的他們,肯定是優先背鍋的對象了。
    而這些沮喪的球員中,又屬之前和葉天一個宿舍的那個劉健最為慌張!
    劉健看到現在都已經被對面踢出4-0的難看戰績了,而且對方士氣如虹,自己這邊全是敗軍之將,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了。
    既然如此,劉健那雙老鼠眼轉了轉,干脆就直接往場地邊上走了過去,順勢再把球衣一脫,居然撂挑子不踢了!
    “不行了,我腳扭到了,我踢不下去了,我要退場?!?br />    為了顯得自己中途退場不那么難看,劉健脫掉球衣之后,一屁股坐倒在了場邊上的長凳上,捂著自己的腳踝,裝出了一副疼痛無比的模樣,不停地大聲呻吟著。
    “班長我恐怕踢不了了,我的腿扭到了,你還是換人吧!”
    看到劉健這帶頭不踢了,馬上又有一個賊眉鼠眼,好偷奸?;難乓慘幌倫擁乖諏說厴?,同樣捂著自己的小腿裝出一副痛苦的樣子,大聲喊叫起來:
    “哎呀,我的腿抽筋了,我的腿抽筋了!我跑不動了!我也要換人!”
    突然出現這樣的意外,頓時讓關媚有點措手不及,她沒有想到自己班上的這幾個男生,居然會使出這樣狡猾的計謀來避免繼續在球場上丟臉!
    本來之前趙明惡意犯規被紅牌罰下場,葉天班級的球隊就已經少了一個球員了,這一下子又因為“受傷”退下來了兩個球員,難道要以八個球員去迎戰對面網絡班的十一個人?
    “絕對不能夠讓網絡班繼續這樣下去,至少我們也要進上一個球!而要進球,至少得讓隊員們盡量上齊!”
    關媚深吸了一口氣,若是能夠進上一個球,那么4-1總歸要比剃光頭要好聽一些,多多少少還能夠留下一絲顏面。
    想到此處,她心頭有了決議,當即轉頭朝葉天和張杰走了過去。
    “葉天同學,張杰同學,現在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一下你們兩位?!?br />    關媚來到了葉天的身旁,喊了他一聲,道:“先前我聽張杰同學說,葉天同學你擅長踢球?”(O酷sz匠w網oa首$“發0
    “額……”
    對于關媚突然到來說出這樣的話,葉天先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也就笑著點點頭:“的確會一點?!?br />    “那好,我希望這一次你們兩位能夠為班級出戰,爭取為我們贏下一分就可以了,可以辛苦你們嗎?”
    關媚朝葉天看了過去,她是一個比較要強的人,賽前鼓舞了那么多同學一起努力,還許下了勝利的獎勵,心里對這場涉及到班級榮譽的友誼賽確實是比較看重的。
    正因為此,關媚才會在一開始就強調讓大家力爭贏下這一場比賽,不過現在看這局勢,估計贏球是無望了,所以心里只能想著最后別輸得太難看就行了。
    而且,關媚是真的喜歡足球運動,算得上是一名足球愛好者。
    看到自己班級的球隊輸出了這么大的比分,她的心里也是難受得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