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不好惹 > 第319章 让你一只手
?        顾云虹不过而立之年便已升任了飞云城王权护卫队的队长,可谓前途不可限量。加之又是顾家家主的独子,自小几乎就是只说上句的主儿,哪里受过姜楚这样的冷嘲热讽?

        都还未容顾云虹动怒时,那些紧随他而来的顾家人便已暴躁不已地开始出言谩骂了:

        “哪来的小崽子如此胆大包天?!我顾家的领地是你能够胡闹的地方?!”

        “而且居然还敢对虹爷出言不敬!我看你真是活到头儿了!”

        “马上跪下磕头认错,说不定少爷一时心软还能饶了你一条狗命,快些照做!”

        而眼见得到这种声势助威时,先前那名小头目顿时又精神抖擞了起来,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半边脸之余,还不忘趾高气扬地对姜楚叫嚣着:“看到没?!这就是跟我们顾家作对的下??!”

        姜楚闻言也不恼怒,只是哑然失笑地看了他一眼:“我下场怎么样目前还没看出来,但你吃饭估计都只能用另一边嚼了吧?”

        “姓姜的!你少在这儿说那么多废话!”顾云虹目光冷然地看向了姜楚,与此同时,那根巨型的石柱也已骤然出现在了他的肩头,一股堪称恐怖的压力,顿时笼罩了姜楚的全身。

        “别说我们顾家以多欺少地欺负你,今天就凭我一人,也足以将你这种徒有其表的垃圾货色轰杀?。?!”

        姜楚听到这话时眯眼轻笑着看了一旁的顾云蒙一眼:“他是不是在变相地夸我帅?”

        顾云蒙原本略带紧张的情绪立时便被这二货给冲散了,无奈叹息一声之余,上前一步劝阻顾云虹道:

        “虹少,你也知道他的身份,何必还要苦苦相逼?听我一句劝,不要把这件事弄得太过分了吧?”

        顾云虹听到这话时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上来劝我?滚开!”

        顾云蒙厚厚脂粉下的脸色顿时一白,但还是依旧紧咬了咬下唇沉声道:“不管你认与不认,他现在都算是半个顾家的人!你真说对他下了杀手,你有办法跟他的女人交代吗?!”

        “聒噪!我不是都让你滚开了吗!”

        顾云虹前番便被杨千刃与顾云裳先后出现威胁了一通,本就不爽得很,现在眼见连顾云蒙这路族中八竿子打不着的旁系人物居然都敢站出来挡事时,登时便暴怒到了极点。

        “轰?。?!”

        一声沉闷不已的巨响瞬间响起,而原本扛在顾云虹肩头的石柱,此刻已经骤然猛砸向了近在咫尺的顾云蒙,即便只是石柱破空的轰鸣,居然已经声势如此恐怖了。

        顾云蒙似是也没想到这位族中的少主已经嚣张跋扈到了听不得人劝的程度,本能地想要躲闪时,却因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而连动都难动分毫了。

        “嘭……轰??!”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顾云蒙必将被这位族中少主一击轰杀时,一道懒散不已的身影却是身形犹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地挡在了他的面前,并在此之后单手持着一柄造型古怪不已的乌光长剑反手撩了上去。

        “这不是找死么?!”

        人丛中但凡见到这一幕者无不冷然嗤笑出了声,少主的力量何等恐怖,怕是只有亲自见证过的人才有资格说话。

        不夸张的说,纵观整座飞云城中的同辈之人,便没有人能在这一项上胜过他,更何况对面那小子手里只是一柄细弱不已的长剑那里抵得住少主的青金玉柱?

        但下一刻,令所有人都错愕不已的一幕发生了:那小子手中的长剑在触及青金玉柱时,竟是犹如煮熟的面条一般突然弯曲成环将其套住了,而后更是猛地往旁边一拉,直接硬生生改变了它轰砸的方向。

        其间沉重的力量龟裂不已地四下延伸着,方圆百米之内几乎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土地了,唯独被姜楚错开了灵煞劲气的那块方寸之地,依旧一如从前那般平整。

        “看你刚才动手打女人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是干这种事干惯了?!?br>
        姜楚似笑非笑地再度收剑而立看着顾云虹:“照这么看来,我们都是渣男??!,无非是渣的方式好像不太一样罢了?!?br>
        “嗯,万幸吧?!?br>
        姜楚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叨叨念念着,完全没有单手挡住顾云虹一击过后的紧张与压力之态。

        只这一幕,便足以让在场众人错愕不已许久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不会真的有跟虹爷一战之力吧……”

        “闭嘴吧!疯了还是傻了?估计少主只是猫抓老鼠地想玩玩他罢了,看着吧!”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的言语时,顾云虹的脸色顿时铁青到了极点。

        自己或许确实并未动用全力,但自以为方才一击,轰杀那个女人连同姜楚绝对绰绰有余了。

        然而事实却是现在这样,着实令他有些难以接受。

        “打个架又不是什么脑力活动,需要考虑那么久吗?”

        姜楚轻描淡写地把乌鳞剑往肩头上一扛:“你要是没空的话,我建议可以让你旁边那个狗腿子先行上来打一场试试?!?br>
        顾云虹身侧的那名小头目听到姜楚这话时,顿时就被吓得满脸立时没有半分血色了。

        开玩笑!自家少主一柱子砸过去都被这小子单手拨开了,自己上了还不跟送死一样?!

        万幸自己招惹了不该惹的人之后马上就喊族中人出来了啊……

        想到此时,那名小头目满脸狰狞地瞪了姜楚一眼:“垃圾东西!不过是个坐井观天的癞蛤蟆罢了!侥幸接下了我们少主依照便能如此得意洋洋了?”

        “我呸!那是我们少主一时恻隐没下死手罢了!”

        “况且即便如此,你还不是都不敢正面硬接那一招吗!只从这一点来看,你跟我家少主的力量就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注定只是个比常人稍稍强一些的废物罢了!”

        小头目既为护主也为泄愤,一番看似有道理的胡搅蛮缠,竟是立时便引来了周遭众人的随声附和:“就是就是!你不会真以为你能上是我们虹爷的对手吧?”

        “前几天要是被问这话,我还真觉得有些不好回答?!?br>
        姜楚轻叹一声面露玩味地看着不远处的顾云虹:“但现在的话,如果只比力量,我让他一只手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