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姜楚无心还是有意,总之在他离开的时候,七号补给点中不止所以的补给能源都被搬空了,连带着那些可能需要补给的飞船也无一例外地化成了一堆堆的废墟。

        冷波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叹息了一声:“莫护法,你不追追看吗?”

        莫冥此刻绝望到都已经变得理智起来了:“还追个锤子??!那混蛋是飞走的,只靠着两条腿上哪追去?!真说追上又有谁打得过他?!”

        冷波对此只是冷笑了一声:“我不管你们追不追得上,总之这笔账我算是记在你们白鬼的头上了,之后会有人找你们商量今日之事的解决方式的?!?br>
        莫冥本就暴躁的那张脸上因为这话而多了一抹阴云:“姓冷的,你吓唬谁呢?别给脸不要脸!”

        “就是因为还顾忌着脸面,我才只说是商量?!崩洳抗庖醭恋乜戳怂谎郏骸拔税锬闵枵飧鋈μ?,我算是跟凌家彻底撕破脸了?!?br>
        “结果你呢?不光没能擒得住那兄妹俩,反倒把我这儿搅得乌烟瘴气的。这笔账不跟你算,你觉得我还能找谁算?”

        “你爱找谁就找谁!”莫冥暴怒不已地冷哼了一声,转而直接不再理会冷波再说什么了,径自指挥着自己的手下把那些同伴的残骸收拾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七号补给点中。

        冷波身旁的一名护卫脸色有些难看地低声询问着:“老板,就这么任由他们走了吗?”

        “不然呢?你以为你也是能够一个包围一群的狠人?”

        冷波白了他一眼,转而却也是分外感慨地长叹了一声:“突然杀出这么位小爷,说不准凌家真的有可能玩一手兔子蹬鹰啊……”

        一众护卫各自有些无奈道:“那咱们这里可怎么办?都被抢空了……”

        “上报,暂停营业,等待能源补充?!崩洳ǘ杂谧约翰垢惚磺酪皇滤坪醪⒉皇翘乇鹕闲?,而是依旧目露玩味地抬头注视着姜楚方才所飞离的方向。

        姜楚离开这座补给点之后,便开始有些漫无目的地往前飞着。

        在黑鲨号上的短短一天,自己已经大致将搜魂术的搜查范围确定到了飞云城的核心位置。

        尽管依旧并未精确发现林清浅的下落,但总归比绵延万里的整条飞云山脉范围要小多了。

        而之后究竟该以怎样的方式进行接下来一步的探查,姜楚其实也是有些不甚确定的。

        就在此时,一道甚为熟悉的大网,凭空骤然出现就把姜楚给罩在其间了。

        姜楚一怔,随后只能哭笑不得地任由自己被那张网给拽到了隐匿飞行当中的黑鲨号甲板上。

        “不是说好了不再拉人入伙了吗?怎么又……”

        姜楚本想调侃几句,但下一刻却是面色骤变地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浓重不已的血腥气,在姜楚身处于此地时瞬间弥散开来,甲板上还有尚未擦洗干净的一滩滩血迹。

        “姜楚!我哥他受了重伤……他快要死了!”凌陌的声音憔悴而惊慌,一直等姜楚在此露面时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姜楚很快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无暇顾忌其它地紧锁双眉道:“带我去看看?!?br>
        片刻之后,姜楚在众人的带领下进到了黑鲨号的一间船舱当中,其间的气温比其他房间要低得多,一进门便觉寒意逼人。

        而此刻的凌阡,就这么面无血色地躺在房中的一张软榻上,在他旁边不远处,还安置着同样昏迷不醒的二三十名黑鲨号人员。

        这几乎已经是这艘飞船上半数的人员了。

        “又死了一个……”原本在此看守照顾的那几人面露痛苦之色地垂下了头,而后沉默无语地处理着自己同伴的尸体。

        姜楚迅速俯身查探了一番众人的情形,发现他们体表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但精神状态却无一例外地虚弱到了极点,似在被某种炙热不已的力量持续灼烧着。

        姜楚双眉紧锁地询问道:“看到他们受伤时的具体情形了吗?”

        凌陌慌张不已地回答道:“我们从补给点里逃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往黑鲨号的方向逃,然后就被一群人在旁边给埋伏偷袭了?!?br>
        “我哥拼死一战带着我们逃回了这里,但飞船起飞之后没多久,所有人就都变成了这样!短短片刻,已经有好几个人在昏迷中死去了!”

        “我……我好怕我哥他也……”

        凌陌终归只是个刚刚成人不久的小姑娘,家中突遭变故只剩了自己和哥哥相依为命,本就情绪极为不稳定。

        而现在,唯一能够视为依靠的兄长也危在旦夕,甚至随时可能死在自己的面前,对此凌陌是真的已经近乎于绝望了。

        “都出去,从现在开始不要有任何人接触这里的人!”姜楚厉喝一声的同时,骤然以一道灵煞气罩住了这间船舱。

        众人也明白,事已至此唯一还能指望的只有姜楚,当即便没有任何迟疑地纷纷退出船舱在外面守候着。

        姜楚单手按在凌陌的额头上,以自己的灵煞气缓缓抽离着他体内那股诡异不已的阴热:“你也出去?!?br>
        “可是我不放心我哥??!我也想在这……”

        “出去!”

        姜楚的语调冷淡而不带半点感情,凌陌还是头一次见他这副模样,微微颤抖一下之余,鬼使神差一般没有再继续坚持,一步一回头地缓步退出了房间。

        而在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姜楚几乎瞬间便张开了自己曾经从失魂领域当中所蓄积的力量。

        但凡被此力量笼罩于其间的人,即便于昏死当中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闷哼,随后脸色也稍稍恢复了一些。

        可与此同时,姜楚脸上的血色却在反向消退着。

        那些诡异不已的阴森热气,直接被他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封存于了自己的体内。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是再不处理这些人的伤势,怕是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只能向方才那几人一般一命呜呼了。

        片刻之后,姜楚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出了这个房间,顺手回身关紧了舱门。

        凌陌见状急忙冲到了姜楚的近前发问着:“怎么样了?我哥他们得救了吗?”

        姜楚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他们能不能活过来,待定?!?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