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在飞云城这种高度集权化的城池当中做这种生意的,怎么可能没有后台。

        甚至都不可能只是寻常的后台。

        这也是冷波为何一直并未刻意提升这里安全等级的原因之一,毕竟再怎么穷凶极恶之人,没不会傻到来这种绝逼会被吃掉都不吐骨头的大佬地头上闹事??!

        不过显然,被姜楚这个不知从哪来的愣头青直接就给弄得有些怀疑人生了……

        冷波此刻只能强压着心头的憋屈跟姜楚商量道:“兄弟,你来我这儿不过是为了求财,现在整个补给点都快被你搬空了,差不多了吧?”

        姜楚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那冷老板的意思呢?”

        “既然只为求财,那便不要动什么刀枪了?!崩洳ㄐ挠杏嗉碌乜醋沤谧约荷砬暗某す骸澳阕吣愕难艄氐?,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各自两便?!?br>
        “可以?!苯苁峭纯嗟卮鹩α艘簧?,但灵武长弓却丝毫没有收起撤回的意思。

        冷波的脸色顿时因此而一沉:“莫非兄弟你今天当真是奔着玉石俱焚来的?!”

        “你有点高看你的价值了?!苯涞灰训仡┝怂谎郏骸澳阋晕闶鞘裁椿跎??像你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渣,也配让我跟你同归于???”

        冷波恼羞成怒却又不敢发作,只能咬牙低喝了一声:“你……你什么意思?!”

        姜楚却并不回答,只是看都不看地冲一旁冷冷厉喝道:“那边儿那个狗腿子,你开始再想偷着往外溜,这一箭就直接奔着你去了?!?br>
        凌诚的一张老脸“唰”地一下惨白到了极点,本来都已蹭到自己飞船边上的脚步也被迫停了下来:“我……我跟这件事没关系??!我也不是他们七号补给点里的人……”

        “狼狈为奸的玩意儿?!?br>
        姜楚一脸鄙夷地斜了他一眼:“让他帮家伙滚出来吧,藏了这么久,我都替他们累得慌?!?br>
        凌诚脸色再度骤变,眉宇间的慌乱之色更是难以掩藏地露了出来。但眼看着姜楚目光中杀机骤现时,却还是立时反应过来地骤然以灵煞气向空中打出了一道讯号。

        只瞬息过后,七号补给点的大厅当中从天而降了十余艘大型的飞船,每艘上面都有数十名杀气腾腾的白袍男子冲下,只瞬间便已在七号补给点的那些护卫外部又围上了一圈。

        而与此同时,一个阴翳且暴躁的声音如霹雷般炸响在了所有人的耳边:“凌诚!黑鲨号呢?!凌家那两个小崽子呢?!”

        凌诚只是听到这个声音时便已经忍不住双腿打颤了,“扑通”跪倒的同时连连磕头哀求着:“莫……莫护法……凌阡刚刚都已经被引到圈套当中了,但是没想到突然……”

        “废物!”

        凌诚话都还没说完时,便已突然发现身前出现了一道暴躁不已的身影,都未容其反应过来时,便已单手抄住了他一边的脚踝。

        “嗤?。?!”

        一声诡异不已的声响过后,凌诚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已经被那五短身材的暴躁男子硬生生撕劈成了两半。

        血腥不已的气息,瞬间便已弥漫开来了。

        “莫冥!这里!”冷波见到这暴躁男子露面时虽说脸上的神色极为不自然,但此刻还是本能地向他求着救:“救我!”

        谁料那暴躁男子竟是直接出言暴喝道:“救什么啊救!一百多人都没围住十几个弱渣,你早就该死!”

        “嗡!”

        空气中震荡不已的恐怖灵煞气息竟是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密集波纹,这种强度的力量,连姜楚都不禁为之一惊。

        “轰?。?!”

        骤然调转的无生鬼母之箭正迎向了那男子猛然发力的一击,双方力量对撞之下的扩散而出的力量波纹,直接便将周遭近千名护卫与白袍男子冲得人仰马翻一般了。

        实打实的煞劲之境强者相斗,而且是舍弃了一切技巧纯粹在以灵煞气的强度与力量对轰。

        姜楚脸上的错愕一闪而逝,自己若不是有无生鬼母的力量作为二度加持,或许只一个照面便已经吃了暗亏了。

        饶是如此,对方在硬生生挨了自己长弓所射出的一箭时,除了后退半步之外竟是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但是这份抗击打的能力,也已十分骇人了。

        “嗯?这家伙好像跟你们这群废物不一样??!”莫名那张似乎永远带着霸道与嚣张的面孔上因此而多了一丝诧异:“小子,外来的?”

        “你从哪看出来的?”姜楚淡笑一声上下打量着他:“身高吗?”

        这话一出口时,整片七号补给点的大厅内霎时间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龙有逆鳞,蛇有七寸,人自然也不例外。

        谁都有脆弱而敏感的弱点,不要说被人伤害,即便只是略有提及,也同样极有可能让其在瞬间走向炸毛的边缘……

        例如莫名从未有机会超过一米五的身高。

        用他属下的话说:“敢嘲笑我们护法长得矮的人,最后尸体都是两截的,一米都不到了?!?br>
        这可能也是莫冥喜欢习惯性把人用这种方式弄死的原因。

        而此时此刻,姜楚当着近千人的面说出这种话,众人再看向他的目光基本已经是在看一具被撕成两截的尸体了。

        “呵……呵呵呵呵……”

        反观莫冥却是并未再直接动手,而是“咔咔”掰动自己的指节之余上下打量着姜楚:“小子,你有种!大爷我杀了那么多的废物,你是唯一一个还能反抗几招的?!?br>
        “不过我今天赶时间,就不跟你多磨叽了,死后别怪我下手太狠!”

        “是吗?”姜楚似笑非笑地与之对视着:“巧了,我今天还真就是不管怎么样都得跟你多磨叽会儿?!?br>
        莫冥一怔,转而却是面色有些怪异地反应了过来:“你是想替凌家那对兄妹拖延时间吗?”

        姜楚眯了眯眼,没说话。

        “呵,没用的?!蹦と词呛敛谎谑蔚乩湫α艘簧骸凹幢阄冶荒阃献∥尴境鍪?,他们今天同样是必死之人?!?br>
        “更何况……你凭什么觉得你能拖住我?”

        姜楚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不已的笑意,随后一伸手从背后的包袱当中摸出了几块补给能源:“我要说凭这东西,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