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安内乱,比姜楚想象中爆发得还要突兀且迅速。

        自己作为半个局外人,本不该如此上心。但要真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从失魂牢狱中带出的这帮人惨死于蓝越这帮人之手,姜楚总觉良心上会有所不安。

        而且直至这一刻姜楚还是想不通,失魂牢狱究竟是作为一种怎样的机构存在的?又为什么要只将那些人囚禁,而并不直接定罪杀死?

        “烦躁?!?br>
        姜楚叹息一声再度架起了手中的机关炮,目光冷漠地厉喝一声道:“蓝越!你要是不想这帮人白白丧命的话,就立时带着他们给我滚!”

        蓝越是并未见过姜楚手里这东西的,自然更不清楚它的威力,稍怔了一下之后不住破口大骂着:“你他妈一个废物在这儿吓唬谁呢?!死去吧!”

        “动手?。?!”

        伴随着蓝越的一声怒吼,随他而来的那些人各自发出了一声狞笑,而后怪叫不已地纷纷冲向了被自己众人包围在正中的那千余人。

        “既然一个听劝的都没有,那就看你们自己的命够不够硬了?!?br>
        姜楚神色间闪过了一抹黯然之色,着实不想对这些人出手。

        但事已至此,注定你死我活。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无生鬼子爆裂的轰鸣之声骤然响起时,以不剑上师等人为中心的方圆百米之外,直接被姜楚硬生生轰出了一条环形的真空地带。

        但凡敢有从外界突入其间者,都在下一刻没什么悬念地化为了被轰杀的一堆碎肉。

        “这……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原本还想一马当先亲自折磨死姜楚的蓝越看到这一幕时顿时就傻了眼了。

        而只是在他发愣的短短瞬间,原本冲杀在最前面的那上千人,已经被姜楚这一手无差别的AOE攻击给轰击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一时间,逃窜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只一个照面,数百名精锐强者在姜楚一击之下灰飞烟灭,而且大半都是实力颇为强劲的灵劲之境。

        这种为了包围而刻意缩紧的密集站位,在遭遇到一个拥有大范围无视防御杀伤性灵武的狠人时,几乎注定是要被人屠戮的。

        “逃……逃啊……”

        本就来意不甚坚定的一群人,在面对这种毫无还手之力的局面时,几乎想都没想就下意识选择了逃命。

        只瞬息过后,蓝越的大半手下便已经心惊胆战地迅速逃离了战场,而余下除了极少一部分头铁选择硬刚继而没什么悬念地被轰死之外,大部分都是极力躲藏着无生鬼子的轰击。

        “妈的!老子还是小看这小崽子了!”蓝越双目血红赤红不已地骤然抬头看向了姜楚,但下一刻,双瞳却是骤然因此而一缩:“弓……弓?!”

        这个他是见过的。

        即便姜楚尚且只是身处于灵劲之境时,蓝越也没敢跟这个手持这把长弓灵武的家伙正面硬刚。

        而此刻,只一眨眼的功夫,姜楚便已经将无生鬼母的力量尽皆注入了那把长弓当中。

        与此同时,一对巨型的臂膀自灵翼之外破体而出,霎时便将长弓拉了个满圆。

        “这一箭,本就是特意给你留的?!苯醋爬对揭谎?,而后在其骤然惊恐不已的目光中松开了弓弦。

        “嗡…………轰?。?!”

        原本被无生鬼子轰击得满目疮痍的战场间,骤然传来了一声令人耳鸣般的嗡鸣。而后却又犹如潮水倒卷一般,再度与拍案之势翻卷而起了一片震耳的声浪。

        “这不……可能的……”

        蓝越甚至已来不及感受自己身躯之上一闪而过的痛感。

        “不可能?。。?!”

        他最后歇斯底里的一声狂吼,还是伴随着他的整副身躯一般在姜楚那一箭之下彻底化为了齑粉,被天际间至上而下穿开的一道恐怖裂隙鸿沟彻底掩埋了。

        “滚还是不滚?”

        姜楚面无表情地静立于半空当中,双扣依旧死死扣住机关炮的扳机指向了那些心有不甘的围剿之人,而背后虚无双臂间的巨型长弓,也甚为躁动地缓缓冲那些人瞄着。

        只一箭,煞劲之境的强者毫无还手之力地被一击轰杀,甚至连遗言都未来得及交代。

        “为……为家主报仇?蓝家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

        一名蓝家的家奴颤颤巍巍地想要再度朝姜楚冲杀过去,却是立时便被身边的同伴给拦住了:“你这是被炸傻了?!”

        “家主跟少家主都没了,你他妈还管个鸡儿的蓝家?。??”

        “再者说他们两个都是死在这个年轻人手里的啊……这种翻手间就能弄死一片的煞星你也敢惹?!”

        极为短暂的眼神接触之后,但凡还有些许求生欲望的人几乎都在第一时间选择了第二波的战术撤离。

        至于之后还敢不敢再杀回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顷刻之间,集结了上万人的围剿队伍竟是立时土崩瓦解,在场一片寂然无声,谁都难以想象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当真会发生。

        “瞅我干啥?不知道什么叫弹尽粮绝吗?”

        姜楚无奈苦笑着收起了两把暂时等同于废置一般的灵武,面露疲惫地冲自己这帮人挥了挥手:“过去舔包吧,有这些个尸首上尚未散去的灵煞气,也足够你们暂用自保了?!?br>
        众人这才意识到姜楚居然考虑得这么长远,各自恭敬不已地答应了一声过后,井然有序地开始汲取着那些被轰杀而死的尸体身上正在逐渐弥散的灵煞气息。

        “走吧?!?br>
        不剑上师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满脸疲惫的姜楚身后:“仁至义尽,现在纵然真的选择离开,也没人会怪你什么的?!?br>
        “现在走了,又能去哪呢?”

        姜楚脚步略有些踉跄地缓缓走向了城主府所在的方向:“那是我唯一的线索,就算前面的路再难走,我也必须硬砍出一条通道来!”

        “可是你现在凭什么呢?”不剑上师格外冷静地看了看躺倒在地的上千具尸体:“你还能有第二轮不成?”

        姜楚略抬眼皮淡笑了一声:“还可以拼刺刀?!?br>
        “前提是你得有把刺刀??!”不剑上师似有些怅然地叹息了一声:“罢了,这就是命啊?!?br>
        “铮!”

        一声铿锵不已的金铁之声骤然立于了姜楚的脚下,险些直接戳中姜某人的大脚趾头。

        “这东西送你了,拿上,拼去吧?!?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