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不好惹 > 第216章 好值钱的鸡(感谢艳阳天d25f5大佬的解封)
?        彭玉原本便面色不善的那张脸,顿时因此而阴沉到了极点。

        “咔嚓!”

        那枚质量一般的储物扳指直接被彭玉一把捏为了碎末:“小子,你耍我?!”

        “你挺逗??!”姜楚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把袋子往怀里一抱:“我刚才都说了,这玩意儿是我二百灵币买的,你要非转买的话就得拿四百的原价出来?!?br>
        “现在都钱货两清了,你还想怎么着?”

        “放屁!”彭玉竟是被姜楚气得直接爆了一句粗口:“谁要这破玩意儿了?!我要买的是你手里的那只木鸡!”

        “哦,你说这个???”

        姜楚低头看了看袋子当中的木鸡玩偶:“这是非卖品,我准备留着自己玩了?!?br>
        彭玉脸色阴晴不定地死死盯着姜楚:“行,算我今天打了眼了,你小子比我阴!”

        姜楚眯眼一笑道:“这话说的就不讲究了??!这家老板说买东西有赠品,我又没说?!?br>
        “你非得要买,买完了还要因为我不送东西骂我,我现在还能心平气和地跟你讲道理,本身就很光明正大了好么?”

        彭玉被姜楚这番话怼得瞬间就有些哑口无言了,确实自己一开始就没安什么好心,为的就是从这小子那里截胡把那样东西给弄来。却没想到这家伙看着一脸的傻笑,做起事来竟然比自己还要精明得多。

        “行了,见好就收吧……再跟他叨叨下去,咱都未必能离得开着破地方……”张三面露几分紧张地低低劝阻着姜楚。

        姜楚对此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你以为现在不说话他就能放咱们离开了?多痛快一句是一句吧?!?br>
        张三听到这话时顿时就一脸的生无可恋了:自己这到底是跟了个什么玩意儿在作死啊……

        “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彭玉目光阴狠地直视着姜楚威胁道:“现在乖乖把东西交出来,我放你们几个老弱病残离开,否则的话……一切后果都将由你自己承担!”

        几乎就在他话音落处,几道不甚起眼的黑影一闪而逝地出现在了人丛当中,各自以灵劲之境的威压将姜楚联合封锁于了正中。

        “后果?!?br>
        姜楚目光渐冷地迅速捕捉到了人群当中那些强者的位置:“那你最好也想想自己的后果?!?br>
        “就凭你?!”彭玉满面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即便不动用这些魂卫,单凭我一人也足可以……”

        “嗤!”

        一声刺破空气的轻响,骤然响起在了众人耳畔。

        而下一刻,一道似有若无的灵煞气尖刺,竟是瞬间突破数名灵劲强者的压制突至了彭玉的咽喉之下。

        不足半寸,看上去随时都可能猛然将其穿透。

        “我是未必走得了,但我死之前,你绝对是那个垫背的?!?br>
        姜楚平静的目光中甚至微带着一抹笑意,但惊呼不已的众人,谁都不会怀疑他下一刻会真将以那枚尖刺洞穿彭玉的咽喉。

        彭玉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细密不已的冷汗。

        自己今天居然连续在一个人身上打了两次眼吗……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难不成是故意借这个机会来找泰泽黑市的麻烦的?!

        那自己先前种种,也算是推波助澜了吧……

        彭玉越想越觉心下慌乱不已,但现在最难解决的还是眼前,真的是动手也不行、认怂也不行的两难局面??!

        而就在此时,自屏息凝神观望战局的人丛之后,突然由远及近地传来了一阵颇为有节奏的“嘎吱”声。

        众人下意识回头望去时,发现有几十名脚步整齐的壮汉正簇拥着一顶软榻朝这边而来。

        “是城主家的张大公子!”

        逛个黑市都能有这种势派的,找遍整片泰泽湖底怕是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而这位张大少到场之后,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是倚靠在软榻之上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挺热闹啊?!?br>
        “姓张,你本家吗?”

        姜楚略然转头瞅了张三一眼:“你们五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家,要不您老人家靠着这层关系让他管管这档子事?”

        张三面无表情地瞅了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说了。

        “行了,该收的都收了吧,别一来就拿刀动杖的,我胆儿小见不得这些?!?br>
        张家大少只随意一挥手时,人丛当中的那些威压气息竟是同时被其强压了下去。

        姜楚一时有些愕然地发现,自己的灵煞气也隐隐有些动荡了。

        “嗯?!”张家大少略带诧异地看了姜楚一眼:“这就难怪了啊……”

        “嗤!”

        再度一声轻响过后,姜楚自行将那根尖刺收回了,这一幕任谁看来,怕都是张家大少以一己之力碾压了在场所有对峙的强者。

        “哇!大公子不愧是名门之后??!单是这份实力就远非寻常之辈可比的!”

        在一片颂扬夸赞之声中,大公子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但似乎却并非是因为这些。

        “张福,落轿?!?br>
        “???!”

        原本走在最前面替张家大少轰赶闲人的那名中年男子满满脸难以置信地看向了他:“少爷,您……您说什么?”

        “我口齿有那么不清楚吗?”张家大少双眼微眯着露出了一抹寒意:“这种事也得我重复第二遍?”

        “不敢不敢……还愣着干嘛?!赶紧落轿??!”张福面色苍白不已地连声呼喊着,生怕自己一时迟慢就再度触怒这位大公子了。

        软榻落地之时,当即又引来了众人诧异不已的议论声:

        “不会吧?张公子居然有亲自落足于黑市的时候?”

        “可不是嘛!久闻这位大少高傲得很,历来是不愿如此的?!?br>
        “邪了门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而在众人因此议论不已时,张家大少已经亲自迈步走到了姜楚的近前:“张无归?!?br>
        姜楚听到这个名字时稍楞了一下,转而随口也爆出了自己的名字:“姜楚?!?br>
        张无归与姜楚对视片刻后,目光下移挪到了他怀中的袋子上:“你的?”

        姜楚不答,只是随口反问了一句:“很明显吧?”

        “张少!这东西是……”

        “闭嘴?!?br>
        张无归冷淡不已地直接喝止了彭玉,甚至都没正眼去看他。

        “一百万灵币,买你怀里的这东西?!?br>
        “一百万?!”

        在众人骇然不已的倒吸凉气之声中,姜楚却只是面色平淡地微然感慨了一声:“好值钱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