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姜先生?!”

        邹易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里再遇见姜楚,立时便满面激动之色地小跑扑到了他的跟前:“看到您安然无事我就放心了!”

        邹易归根究底并不是什么奸恶之徒,况且姜楚对自己又有救命之恩,此刻能见到他完好无损地从那座诡异的墓穴当中归来,是真的发自内心地替他高兴。

        姜楚哭笑不得地看了他一眼:“邹大师啊,你这是又来新买卖了?交际不浅呐!这种极品都认识?!?br>
        “???”

        邹易怔了一下之后才发觉了此刻的气氛有些不对,立时双眉紧锁地转看向了一旁的孔家父子:“有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呀你问这么多干嘛?!”

        孔有德虽说也有些诧异于姜楚竟然认识邹易,但随后还是分外自信地上前拉住了邹易:“马上跟我离开这儿!”

        “离开?不是时候??!”邹易连连摇头拒绝着:“现在关家的那个小姑娘被阴煞所围,我刚刚才勉强以风水阵术将其压下了?!?br>
        “如果不进一步加以处理的话,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孔有德听到这话是冷笑着看了旁边的关觞一眼:“哦?是这样吗?”

        “那就更要走了!咱可没必要为了这种不相干的人费时费力!”

        孔方在一旁也是嗤笑不已地帮着腔:“我说关叔叔啊,你现在还要护着这个臭要饭的吗?为了这路货色搭上自己宝贝女儿的一条命……啧啧,想想都替你不值得??!”

        关觞向来就是火爆的性子,此刻被孔家这对父子一再相逼,脸色早已铁青到了极点。

        不过还未容他发作时,姜楚已经面色平淡地抬头看了邹易一眼:“这件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邹易一脸无语地苦笑了一声:“不过我跟老孔也算是相识多年的故交了,如果他执意要我跟他走的话,我也只能……”

        “里面躺的关慕琪,是我未婚妻?!苯嫡庀够笆毖燮ざ济徽R幌?。

        估计也是习惯冒充各种小姐姐的男友、老公及各种雄性配偶了……

        “这父子俩不光利用你威胁我,还想借机抢我的未婚妻?!?br>
        “是走是留的,你看着办吧?!?br>
        邹易听罢姜楚这番话时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嗤啦”一声硬生生扯掉了自己道式长衫的下摆,将其狠狠摔在了那爷儿俩的脸上:

        “打今天起老子就算跟你割袍断义了,以后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呸!人渣?。?!”

        孔有德抹了一把被喷了满脸的唾沫星子,整个人都怔在原地了。

        姜楚没再理会那父子俩,一边往关慕琪的房间里走一边招呼了邹易一声:“跟我详细说下她的情况,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必须把她救回来!”

        “是?!弊抟兹缤桓銮笱У耐肀舶愀诹私纳砗?,脸上没有半点虚假的毕恭毕敬之意,让孔家的那父子二人都快看傻了。

        “听说你们要威胁我是吗?!”

        关觞面无表情地亲自关上了身后静室的房门,随后目光露凶光地缓步走向了他们。

        “?。。?!”

        经久不息的惨叫声,霎时间回荡在了关家的上空。

        而那间静室当中,姜楚则已经在眉头紧锁地查探关慕琪的情况了。

        “这风水阵式布的没什么毛病,也算对症?!?br>
        姜楚大致扫了一眼邹易所布下的阵法,转而却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可是太过温和了,最多只是延缓一下阴煞入侵的速度,治标不治本??!”

        邹易闻言满面惭愧地垂下了头:“姜先生,我才疏学浅,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br>
        “没,我还要多谢你替她拖延了这么久,否则就算现在再想往阳世抢人都不容易了?!?br>
        姜楚面色凝重地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三个指头轻扣在了关慕琪腕间的寸关尺上。

        一股阴寒不已的煞气,霎时间开始往姜楚与关慕琪肌肤相碰的地方聚集了。

        但不同于林清浅当初被九阴冲煞的劲力弄昏,关慕琪此刻体内所聚的阴煞更像是被人刻意深埋入体内的一颗种子。如附骨之疽一般盘踞于此,不断汲取着她体内的阴人血气作为养料,并不断扩散生长着。

        “取一截红绳来?!?br>
        邹易连忙从自己盛放风水法器的箱子中找出了一卷红绳,扯下一截来递到了姜楚的手中。

        姜楚的右手加力紧扣着关慕琪的脉门,另一只手则极为麻利地用那段红绳在她的手腕上缠了几圈,并咬破自己的指尖将鲜血滴在了系死的绳结之上。

        在此之后,整间静室当中的阴煞气息似乎开始缓缓消退了,到后来甚至已经完全没有了踪迹。

        “姜先生真是神人??!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种奇景,就是现在让我去死都值了!”

        邹易是行里的人,自然知道姜楚方才看似简单的几个动作究竟是何等的玄妙,满脸激动之意地连声夸赞着。

        姜楚对此却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照样没能去的了根,只是把风险降得更低一些罢了?!?br>
        邹易一怔,转而满面诧异地看向了病榻上的关慕琪:“还是不治本吗?不能吧?”

        姜楚指着她腕间的红绳道:“我现在是把她全身上下的所有阴煞都用它封在了这只手中?!?br>
        “即便有你在此继续以风水阵术护佑,也最多只能再撑上三天?!?br>
        邹易面露紧张之意地吞了下口水:“那如果三天之后,这道煞气还是没能被化解呢?”

        “那就只能牺牲这只手了吧……”

        姜楚的神色间因此而多了几分阴霾,随后更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种手段,还真真他妈的似曾相识。我这几天可能要离开寻找破解的方式,不在的时候就劳烦你多受累了?!?br>
        邹易也不明白姜楚这话是在特指谁,只能郑重不已地直视着他道:“姜先生,我这条命是您那天捡回来的。我邹易虽然只是个浪迹江湖的风水先生,可我不是白眼狼!”

        “不管有什么要我做的,您只管吩咐就是!”

        姜楚神情凝重地缓缓点了点头:“多谢了?!?br>
        就在此时,床榻上的关慕琪柳眉微蹙着轻哼了一声,随之缓缓睁开了眼睛。

        邹易见状连忙从旁边桌上倒了杯水给她递过去了:“姜夫人!您醒了???!”

        一旁的姜楚听到这个称呼时,原本正经不已的那张脸上顿时多了一抹难掩的尴尬:“我就随口一说,你这记性怎么就那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