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历史军事 > 我是赘婿,我无敌 > 第一百零二章 拍**试
?    “聂处,再敢放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陈强愠怒无比的喝声道,脸色因为极度愤怒而涨的通红。

    他可是连秦雪儿的脸都不敢多看一眼,就是生怕会惹得夜天逸不高兴,一巴掌把他拍死。

    这厮倒好,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的盯着秦雪儿看,简直是找死。

    问题是这厮自己想死也就罢了。

    他可不想受这家伙连累,遭受无妄之灾。

    “无妨,眼睛长在别人身上,他想看就看吧?!?br>
    秦雪儿摆摆手,云淡风轻的阻止了陈强的发怒。

    “是?!?br>
    陈强连忙收敛怒火,恭敬的低头答应一声。

    同时用眼角余光偷偷瞥了眼夜天逸,发现他神色淡然,并无动怒的意思,紧绷的心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但心中对那聂处却是恼怒到了极点,扭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光头男虽然好色如命,喜欢美女,但却不是精/虫上脑的白痴蠢货。

    一看到陈强对那美女表现出的恭敬态度,脸色顿时一变,迅速收起了眼中的贪婪,目光满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这生面孔的漂亮女子,心中暗自惊疑不定。

    陈强现在可是天南市名副其实的大佬,比他的地位还要牛笔,谁敢给他脸色看?谁能命令得了他?

    但现在,眼前这名漂亮女子却做到了。

    而且仅仅只是一句话,就让陈强服服帖帖,这叫他如何不心惊震撼。

    不用说,这名女子定然有着极大的来头!

    一瞬间,聂处心中百念急转。

    一个极大的野心从心头窜起。

    他现在最迫切的就是一统天福市所有势力。

    如果他能征服这名极品女子,那岂不是就能借用她背后的力量,轻易征服整个天福市,甚至连天南市也要落入他的手中?

    思及此处。

    聂处眼眸中的光芒顿时越来越亮。

    尔后光芒迅速一敛,换上一副诚挚的笑脸,笑呵呵的对秦雪儿告歉道:“姑娘别介意,我刚才是一时失态,绝非故意冒犯,还请姑娘别介意?!?br>
    “无妨?!?br>
    秦雪儿面若秋水,不冷不热道。

    “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聂处立即打蛇随棍上,趁机试探道。

    “这就不必了,我老公不喜欢我跟别的男人多说话?!?br>
    秦雪儿玉手挽住夜天逸的胳膊,毫不客气的拒绝。

    聂处硬生生被逼着吃了个瘪,心中不禁很是羞恼。

    更让他郁闷和恼火的是,这女子竟然已经有了老公,而且还是个长相不错的小白脸。

    哼,一个小白脸而已,老子迟早做了他。

    聂处瞥了眼始终一言不发的夜天逸,心中暗自冷哼一声。

    “既然如此,那聂某还有点事要处理,就先告辞了?!?br>
    聂处向秦雪儿和陈强抱了个拳,转身便走。

    至于夜天逸,直接被他完全无视。

    陈强大怒。

    这厮居然敢怠慢夜先生,简直是活腻歪了。

    他正要叫人把聂处给留下。

    光头男身后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双手负背,突然说道:

    “聂老板,这拍卖会的拍卖品都是我们事先按照规矩商议好的,每家安排多少个都有定数,陈老板却突然要加塞,恐怕不妥吧?!?br>
    聂处身形一顿:“那依林老板的意思?”

    “这次是事关两市颜面的一次重大拍卖会,与会者遍及全国,那肯定必须得是越宝贝越值钱的东西才能摆到台面上去,绝不能让一些滥竽充数的歪瓜裂枣丢了我们的脸?!?br>
    “我的意思很简单,谁要加塞拍品,就拿出来亮亮相,让大伙都瞧瞧,然后比试一番,谁赢谁的上?!?br>
    那老者沉声道。

    聂处眼睛瞬间一亮。

    刚才陈强说那些要加塞的拍品他做不了主,不用问,肯定是因为那些拍品都是那个来历神秘的漂亮女子带来的。

    如果比试一番后,她的拍品落了下风,那他就有了大献殷勤的好机会,可以把他的撤下来,让她的上,到时肯定能博得她的好感。

    “陈老弟,你的意思呢?”

    聂处迅速转头看向陈强。

    陈强则马上将目光望向夜天逸。

    “如果我的全赢了,那到时候就只能全部拍卖我的东西,如果你们没意见,那我自然也没意见?!?br>
    夜天逸道。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微变,忍不住看向他。

    这家伙好大的口气!

    能上黑市拍卖会的,肯定都是珍品中的珍品,平常人能拥有一件或几件就已经很了不起。

    这家伙居然口出狂言,说要用他拿来的拍品把所有人各自拿出的最好拍品都比下去,这bi都快吹到银河系去了。

    他以为他是国家博物馆??!

    “哼,既然如此,那就把东西都拿出来比一比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br>
    林姓老者沉声道,衣袖一甩,转身就走。

    “陈老弟,姑娘,那咱们就地库中见了?!?br>
    聂处说着,也转身离去。

    只是在离开之前,他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目光狐疑的扫了眼秦雪儿和夜天逸,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这拍卖不是那女子拿来的么,怎么答应赌局的却是她那个小白脸老公。

    这跟他预想的剧本有一点点偏差啊。

    “夜先生,您这次的决定实在太冒失了?!?br>
    等聂处等人一离开,陈强立即忧心忡忡道,“这次的联合拍卖会,虽然是我和那聂处联手组织的,但拍品却是来自全国,不仅数量多,而且其中更是不乏独一无二、价值连城的珍稀之物,您的拍品就算再珍贵,也不可能把所有人的都比下去啊?!?br>
    “这是我的事,你就不必担心了,要去哪里比,你直接带路就行?!?br>
    夜天逸淡淡道。

    陈强又急又无奈。

    偏生他根本不敢对夜天逸的决定有任何意见,只好满心焦急的带着夜天逸和秦雪儿前往另一个大仓库。

    那大仓库明显经过重重改装,不仅守卫极为森严,明里暗里更是有无数全副武装的守卫在严密把守着。

    除此外,还有各种关卡检查,甚至连瑞土的特制检查设备和防盗门都有。

    等夜天逸一行人通过重重检查,进入那个专门收藏拍品的地库密室后,那些拍品的主人也很快相继到来。

    只不过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因为他们都已经听说了,说是有一个口气十分嚣张的家伙,扬言要把他们的拍品都比下去,让它们都上不了拍卖会。

    简直岂有此理!

    这年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拿出来的拍品代表的就是他们的颜面。

    如今夜天逸口出狂言,要把他们的拍品踩下去,那跟踩他们的脸有什么区别!

    “小子,刚才就是你说要把我们的拍品比下去的?”

    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中年男子走到夜天逸跟前,面色不善的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