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历史军事 > 我是赘婿,我无敌 > 第九十三章 无法无天大魔头
?    “砰!”

    一声剧烈声响。

    两车相撞。

    法拉利几乎被撞飞,车身被拦腰撞得凹陷进去一大片。

    原本华丽的超豪华跑车,瞬间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坐在驾驶位上的年轻车主,早已被震得晕头转向,眼前发黑,身子被夹住,满头是血。

    “马少,你没事吧?”

    一个穿着休闲沙滩裤的年轻男子从兰博基尼下来,脸色急变的跑到法拉利车主旁焦急的大声叫唤。

    ”居然连马少的车都敢撞,你们死定了,他要是伤了一根毛发,绝对要你们全家陪葬!”

    兰博基尼车主转头怒视夜天逸和柯万年,面色狰狞的厉喝道。

    “要我全家陪葬?”

    夜天逸两眼微眯,一道寒芒闪过。

    “砰!”

    那兰博基尼车主立即像被大卡车撞了一般,倒飞出去。

    随后,夜天逸推开车门,踏步而下。

    像拎小鸡般将困在法拉利车子中的所谓马少提起,又像垃圾似的往地上一丢,对已经被吓惨的柯万年淡淡道:“过来,把这家伙往死里打!”

    柯万年哆嗦着身子,颤颤巍巍的从车子中下来,看着夜天逸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恐怖的大魔王,口中喃喃自语。

    “疯子,疯子,一个个全都是不要命的疯子!”

    “揍人!”

    夜天逸不悦道。

    柯万年吓得浑身一激灵,慌忙用颤抖的拳头往那马少身上招呼。

    “没吃饭吗?”

    夜天逸皱眉道。

    柯万年赶紧使出全身力气,对着那马少就是一通拳打脚踢,直把他打的鼻青脸肿,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其余人此时都发现了这边的车祸,慌忙停下车看情况。

    只是看到夜天逸命令柯万年狂揍那个年轻人,感觉很不理解,要打人他干嘛不自己亲自动手。

    “走了?!?br>
    等那马少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差不多半死不活,夜天逸看了眼车头几乎报废的宝马,又瞧了瞧那辆崭新的兰博基尼,径自走过去。

    “大爷,这不是咱们的车……”

    柯万年跟在身后,连忙小声道。

    “我就想坐这辆,有问题吗?”

    夜天逸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

    “没问题没问题?!?br>
    柯万年嘴巴一闭,慌忙摇头。

    心里暗自嘀咕,这厮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撞了别人的车,把别人打个半死,还明目张胆的把人家价值上千万的豪车给抢走。

    这简直就是个土匪??!

    “上车?!?br>
    夜天逸坦然坐进车中,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柯万年小心翼翼的抿着嘴,也不敢发出声音,对夜天逸这个无法无天的大魔头已经惊惧敬畏到了骨子里。

    马家。

    “什么,有人把小腾给撞了,还把他打的浑身都是伤,连你的兰博基尼也给抢走了?”

    “混账,哪个狗胆包天的东西,居然连我马华云的孙子都敢动,老子灭他全家!”

    刚接到电话的马华云勃然大怒,猛地拍案而起,连连怒斥道。

    “去,马上传我命令,把那辆车牌为XXXXXX的红色兰博基尼给我找到,再把那抢车的人给我抓回来,老子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再沉到天南江喂鱼?!?br>
    马华云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对一旁老管家道。

    老管家连忙点头答应,快速将命令传了下去。

    不一会儿。

    一个黑衣劲汉快步进来,躬身道:“老爷,那辆车已经找到了?!?br>
    “这么快?那人呢?”

    马华云一愣。

    “人也找到了……”

    黑衣劲汉面色古怪,吞吞吐吐道,“不过那车和人都不是我们找到的,而是对方主动送上门来的,现在就在我们家门外?!?br>
    “唔?”

    马华云脸色微微一变,瞬间敏锐感觉到了些许不同寻常之处。

    他马华云好歹是天南市响当当的一代枭雄人物。

    跺跺脚,整个天南都要抖一抖。

    现在对方撞了他孙子,还把他孙子打进了医院,居然还敢光明正大的跑到他家里来,这是要造反么!

    “哼,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有这么大胆子,连我马某人的孙子都敢动!”

    马华云面色阴沉,冷哼一声,负着双手,龙行虎步的朝门外走去。

    担心会有变故的老管家,立刻把家里所有的明哨和暗哨都集中起来,足足四十多人,全副武装,浩浩荡荡的朝门外行去。

    门口。

    马华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一个年轻男子,眼眸微眯。

    以他数十年的江湖阅历,瞬间就看出了这个男子身上有着一股与年龄完全不吻合的沉稳气质,气定神闲间更是透着强大的自信与傲然,显得尤为与众不凡。

    他视线往后移去,当看到柯万年和一众天南市的有钱大佬,此刻却像仆从一样老老实实的躬身站在那年轻男子身后时,脸色霍然一变,瞳孔剧烈收缩。

    这些人可全都是天南市的亿万富翁,平日里无一不是前呼后拥,一掷千金,意气风发的主。

    连他见了都要给他们几分客气的面子。

    而如今,他们居然甘心站在那年轻男子身后,当一个背景板!

    难道那年轻男子有什么非同一般的身份和来历。

    电光火石间,马华云心中已经快速转过千万个念头。

    随后脸色一变,面泛笑容的拱手迎了上去,笑呵呵道:“我就说今天一大喜鹊就在老夫院子里叫个不停,原来是有贵客要登门啊?!?br>
    “柯老板,宋老板,钱老板,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风,把诸位都给吹到寒舍来了?”

    马华云笑容满面的对柯万年等人招呼道,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子打探情报的味道。

    然而。

    柯万年等人却依旧低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的就像一尊塑像,仿佛对他的招呼置若罔闻。

    这诡异的情况,让马华云心里瞬间警钟长鸣,笑容渐渐消失,面色凝重的望着那年轻男子。

    “老爷,刚才从那兰博基尼下来的,就是这个小子?!?br>
    先前汇报的劲衣大汉邀功似的凑到马华云身侧,低声道。

    “滚!”

    马华云眼眸一瞪,羞怒不已的呵斥一声,几乎撕了他的心都有了。

    眼下这情况,连柯万年都成了那年轻人的孙子,显然其来历极为不凡,很可能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是追究他孙子和那辆破兰博基尼的时候么?

    “你就是马华云?”

    夜天逸背负双手,语气淡薄的问道。

    马华云神情微变,瞳孔中闪过一抹警惕。

    这整个天南市,还从来没人敢当面直呼他的名字,这个年轻人是花姑娘上轿,头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