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历史军事 > 我是赘婿,我无敌 > 第九十章 如果求饶有用的话
?    “大师,您嫉恶如仇,慈悲为怀,可千万不能因为和他认识,就包庇杀人凶手啊?!?br>
    柯万年迅速道。

    “不错,这个夜天逸杀人无数,是个彻头彻尾的杀人恶魔,绝不能姑息,您今天一定要把他给除了,否则他将来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呢?!?br>
    柳英奎扫了夜天逸一眼,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

    他儿子现在还在公安局里关着呢,那边已经放出话来,只要夜天逸不松口,柳晟这辈子就都别想出来。

    而他也不敢贸然去救,否则万一夜天逸下狠手,把他儿子给弄死,那他柳家的根可就要彻底断了。

    这次他好不容易才把慧远大师请来,正是除掉夜天逸的最好机会,怎么能让它轻易错过。

    只是可惜,他并不知道慧远大师此时心里早已没有要和夜天逸动手对着干的心思,甚至恨不得马上转身走人。

    “包庇凶手?除掉夜天逸?”

    慧远大师表面镇定,心中却是满满的悲苦和无奈自嘲。

    夜天逸实力超群,轻松碾压他,他包庇个鬼。

    夜天逸不把他直接给宰了,他就已经要烧高香阿弥陀佛了,还哪里轮的到他去干掉夜天逸。

    而且他严重怀疑这些人说的话。

    他的佛心告诉他,夜天逸身上虽然戾气极重,杀伐凌厉,手上占满了血腥,但却绝非穷凶极恶之人。

    因为他的眼神清澈坚定,透着一股强大的信念,和一种睥睨天下的狂傲,仿佛这天底下根本就没有人能入他的法眼,也丝毫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像骄傲到如此境界的人,怎会随便滥杀无辜,弄脏了自己的手。

    “夜施主,别来无恙?!?br>
    慧远大师朝夜天逸稽了个佛礼,招呼道。

    “嗯,别来无恙,怎么,你今天来,是特意为他们打抱不平的?”

    夜天逸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好整以暇问道。

    “贫僧之前的确有这个想法,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br>
    慧远大师神情平静,极为坦诚的回答道。

    “大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柯万年和柳英奎面色同时一变,表情极为难看的望着慧远大师。

    “抱歉,这件事,贫僧真的帮不了你们?!?br>
    慧远大师从容说道。

    “大师这话的意思是,你今天是铁定不会帮我们除掉这夜天逸了?”

    柳英奎面色阴沉,眼神阴鹜道,连称呼都从您变成了你。

    “正是如此?!?br>
    慧远大师无悲无喜,坦然道。

    “哼,什么狗屁大师、得道高僧,全都是假的,都只不过是你弄出来哄骗世人的把戏而已,亏得我们之前居然还一直那么相信你,你简直就是个混蛋、王八蛋、老秃驴?!?br>
    柯万年瞬间翻脸无情,气急败坏的骂道。

    慧远大师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辩驳。

    斗米恩升米仇。

    他答应帮忙,那是因为他惩恶扬善的信念。

    对他们而言是情分,他们应该感谢才对。

    他帮不了忙,那是因为他真的技不如人。

    他们并没有任何指责他的权利和资格。

    可在这些自私自利的人心里,却变成好象是他亏欠了他们很多似的。

    人心,自古以来便是如此狭隘。

    “诸位施主,此事贫僧真的无能为力,只能请诸位好自为之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br>
    慧远大师道了声佛号,又微微躬身向夜天逸行了个佛礼,便欲转身离去。

    夜天逸静静的看着他,没有挽留。

    一个老和尚而已,既然他这么有自知之明,那便放他一马,未尝不可。

    不过。

    这些去找老和尚的人,他可没打算轻易放过。

    “现在该算算我们之间的帐了,说吧,你们准备怎么向我赔罪?!?br>
    夜天逸背负双手,下巴微扬,如一尊高高在上的帝王,傲然问道。

    柯万年和柳英奎,及其余诸人脸色同时一变,眼眸中骤然闪过一抹惊惧和恐慌。

    此时,他们才霍然想起,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可是威震天南,杀人于无形的‘金口阎罗’,是能随时要了他们老命的存在。

    一瞬间,众人心底彻底慌了。

    “你……你要干什么,现在可是光天化日之下,难道你还想当街杀人不成?”

    柯万年面色苍白,哆嗦着嘴唇子,色厉内荏道。

    柳英奎也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吓得身子一抖,慌忙往后连退几步,躲进人群中,免得成为夜天逸的目标。

    人老胆小,越有钱越怕死。

    说的就是他。

    虽然他已经年老体衰,连女人都快享受不动,但他可不想就这么白白死了,还得多活几年才行。

    “从你们动了念头准备找我麻烦的那一刻开始,你们早就应该有这个觉悟?!?br>
    夜天逸面色淡然,不紧不慢的徐徐说道。

    一双深邃的眼眸却是冷漠无情,如万年不化的雪山,令在场众人如坠冰窟,脚底寒气直冒。

    连四周的空气都好像突然降到了零度以下。

    众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噤若寒蝉。

    只感觉这家伙的眼神,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仅被他瞧了一眼,他们就有种大难临头,脑袋不保的恐怖感觉。

    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打死他们也绝不会来找夜天逸的麻烦。

    都怪那个该死的老秃驴,要不是他出尔反尔,事情怎么会弄到这个地步。

    柳英奎和柯万年等众人心中恨恨的想着,对慧远大师更加恨了几分。

    “还有心情责怪别人,看来你们这些人果然一个个都是不知道感恩为何物的禽兽,既然如此,那留着你们也无用,干脆全杀了?!?br>
    夜天逸冷哼一声,眼中寒芒一闪,一掌挥出,元气化刀,瞬间斩向柳英奎等人。

    柳英奎和柯万年等人没想到他居然真敢动手,登时吓得面无血色,慌忙争先恐后的往后夺命狂奔,只恨爹妈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但夜天逸的‘元刀’岂是他们这些蝼蚁一般的家伙能躲得掉的。

    “噗!”

    “噗!”

    “噗”

    跑的最快的柳英奎,和另外两人的人头几乎同时落地,像皮球一样在地上滚动,那目眦欲裂的惊恐眼眸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这是连死都死的不瞑目??!

    无边的绝望顿如瘟疫般,瞬间弥漫在所有人心间。

    “别,大哥,大爷,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们一条狗命吧?!?br>
    柯万年双膝一软,不敢再跑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大声求饶道。

    “我们也不敢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这一回吧?!?br>
    其余人见状,也慌忙下跪磕头求饶。

    “如果所有人在得罪我之后,向我求饶,我都放过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一个圣母婊一样的白痴!”

    夜天逸面容冷峻,冷声道。

    此言一出,柯万年等人顿时吓的脸色更加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