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历史军事 > 我是赘婿,我无敌 > 第八十五章 帝魂之威,天南豪富求援兵【第三更】
?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br>
    慧远大师双手合十,低沉的吟了一句佛号,其垂垂老矣的眼眸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信念。

    叶姓老者目光灼灼的望着他,沉默无言。

    最后双手合十回了一礼,以示自己内心对这位大师的敬重。

    “不知大师可否告知那年轻人的模样,老夫很想见他一见?!?br>
    叶姓老者沉声道。

    “自是可以,叶施主请稍待片刻?!?br>
    慧远大师说着,找来一张宣纸,研磨,勾画。

    片刻后,一张栩栩如生的画像便已跃然纸上,吹了口气,递给叶姓老者。

    随后郑重其事嘱咐道:“此人性情不定,不可轻易触犯,否则恐招来祸端,因此此画像绝不可轻易示人,免得节外生枝激怒他,还请叶施主谨记?!?br>
    “老夫明白?!?br>
    叶姓老者郑重接过,细细打量那画像,双眸渐渐眯起,神色异样道,“此人面冠如玉,俊逸非常,如出尘脱俗的翩翩佳公子,但其内里却隐藏着几分桀骜不驯的强势霸道,眼眸之中更是透出一股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王者之气,果然非同常人,不可小觑!”

    “若是能将其收服,为我华夏所用最好?!?br>
    “若是不能,那恐怕就只能想方设法将其尽早清除,免得他祸乱四方,造成大患……”

    叶姓老者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画像,神情坚定,杀机凛然的说道。

    蓦得,他话声未落,陡然感觉那画像似乎突然活了过来,令他灵魂猛的一震,脑袋中一阵强烈晕眩感传来,令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他若有所悟,慌忙将目光移开,那种恐怖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怎么了?”

    慧远大师心中疑惑,连忙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刚才对这画像动了很强杀机之时,突然心慌意乱,似乎有大恐怖要降临的感觉?!?br>
    叶姓老者抹了把额头上冒出的细细冷汗,心有余悸的说道。

    “还有此等诡异之事?”

    慧远大师皱眉不语,沉吟片刻,神色凝重道,“若贫僧所料不差,只怕这年轻人的来头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大的多,可能已经达到了传说中天人感应的非人境界,可在冥冥之中与自然万物同类相通,相互感应?!?br>
    “你方才虽然只对这画像动了杀心,但这画像乃是贫僧亲手勾勒,有几分他的神韵,勉强可以算是你与他之间的媒介?!?br>
    “而叶施主你,是驰骋沙场的将军,身上沾满了非常人所能比的浓郁血腥杀伐之气,加上杀心太重,杀意太坚定,以致被他给感应到,给了你一个警告?!?br>
    “叶施主,听贫僧一句劝,今后万不可再对其轻易妄动杀念,否则恐惹来杀身之祸?!?br>
    慧远大师强忍内心震撼,郑重其事道。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把那年轻人预估的十分厉害,却没想到竟然还是远远不及。

    对方之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天人感应,那可是古往今来,无数人想要达到却触不可及的,传说中的境界!

    没想到那年轻人年纪轻轻,就已达到,简直堪称妖孽中的妖孽!

    “那年轻人真有如此恐怖,连我对着画像动了杀念都能知道?”

    叶姓老者面容惊骇,难以置信道。

    “贫僧也不敢确定,但世间之事,有时不能以常理度之?!?br>
    慧远大师讳莫如深道。

    “老夫明白,多谢大师指点?!?br>
    “但愿他不是什么作恶多端之人吧,否则我华夏恐怕有难矣?!?br>
    叶姓老者神色沉重的轻吁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画像卷起,提出了告辞,“若是无事,那老夫就先行离开了?!?br>
    “叶施主慢走不送,切记贫僧的话,不可再对其妄动杀念!”

    “老夫明白?!?br>
    叶姓老者轻轻颔首,转身离开。

    千里之外。

    无意中漫步来到黑龙酒吧外的夜天逸,霍然眉头一凝,抬头望天,深不可测的深邃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就在刚刚,他的一缕帝魂,居然冥冥之中感应到有人对他动了杀机。

    这是他重生回地球之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让他颇有些意外。

    只可惜他现在帝魂太过孱弱,只能通过天地大道隐约感应到那道杀念,并给予对方警告,却无法清楚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必定是一个杀心极重,杀伐果断的人。

    而从那人杀机骤起,到杀机退却,只有短短几秒,可见对方并不是真的一定要置他于死地,而只是本能的对他动了杀机而已。

    “还算你识趣,否则我不管你是谁,只要胆敢冒犯我,我照杀不误!”

    夜天逸俊逸面容上泛起一抹冷酷笑容,冷冷道。

    稍顷,他看了眼霓虹闪烁的黑龙酒吧招牌,正欲踏步进去,眼眸一凝,似有所觉的转头望向停在三十米之外的一辆车子。

    “过来?!?br>
    夜天逸勾了勾手指,对坐在那车子中的一名年轻女子说道。

    已经在黑龙酒吧外盯梢了一天一夜的慕云烟,神色微变,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在下属叶天南暧昧不清的目光中,下车走了过去。

    此时,明远山寺庙中。

    一群早已在院子中等候许久的诸多天南市豪门大佬,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慧远大师本人。

    “大师,我们天南市最近出现了一个手段极为诡异的人,能在悄无声息中杀人于无形,至今已经有数人惨死在他手里,弄得我们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日夜难安,不知可否请大师出手,为我们解决这个麻烦?!?br>
    柳英奎向慧远大师沉声道。

    “对啊,大师,那个家伙以前只是个窝囊废,但现在却变得极为厉害,而且手段极为残忍血腥,说杀人就杀人,我哥就是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割了脑袋的,但我却连仇都不敢找他报,您要是再不帮我们,我们就真的快要被他逼疯了?!?br>
    柯发才神情悲切的说道。

    他便是那个在慈善晚宴上被夜天逸给割了脑袋的柯万年的弟弟。

    “还有我老公,他也死的好惨,求求大师一定要帮我们报仇雪恨,否则我老公便是死也不瞑目??!”

    一名中年妇人跪伏在地,神色极为悲惨的嚎啕大哭道,正是那被夜天逸给宰了的宋毅的遗孀。

    其余众人闻言,也立即大声控诉夜天逸的罪行,俨然将他描绘成了一个手段残忍、虐杀成性、目无王法,已经到了天怒人怨地步的杀人恶魔。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想不到如今已是法治社会,竟还有如此凶残之徒?!?br>
    慧远大师凝眉道,神情悲悯的叹了句佛号。

    “也罢,既如此,那贫僧便随诸位施主走一趟吧,倘若事实真相真如诸位所说,那贫僧自然要好好惩治他一番,并将他绳之以法?!?br>
    慧远大师双手合十,沉吟道。

    “多谢大师!”

    众人大喜,忙不迭一一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