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我是贅婿,我無敵 > 第八十四章 轟動華夏,舍身飼虎【第二更】
    “它不是妖,但比我們妖要厲害,而且已經開啟了靈智,是一個得道高僧的法器,威力很大?!?br />
    玲瓏很是忌憚的說道。

    “得道高僧?法器?那豈不是很厲害,而且還專門克制你們妖怪的?”

    秦雪兒聞言一怔,隨后連忙道:“你們等一下,我先把它丟遠點,免得影響到你們?!?br />
    說著,她立刻依照夜天逸的話,把那佛杖丟到了外面院子里不是很常用的衛生間里。

    還好那佛杖不會開口說話,否則非得哭死不可。

    沒想到它堂堂一件被無數佛門弟子奉若至寶,沾染了十代高僧佛力的四百年佛門法器,如今卻被人嫌棄的丟進了衛生間里。

    這要是被慧遠大師知道,非得哭暈在廁所,然后找夜天逸拼命不可。

    “走,先跟我去樓上,我給你們安排房間?!?br />
    秦雪兒走回來,親昵的拉著玲瓏和白狐上樓。

    夜母和沈惜月也緊隨其后跟了上去,幫忙整理房間和生活用品。

    閑來無事的夜天逸決定獨自出門走走,到天南市逛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此時的他還不知道,他把慧遠大師打敗后,在華夏引起了多么大的轟動。

    ……

    “慧遠大師竟然斗法失敗了?”

    當這消息傳出,天南市乃至整個華夏都瞬間一片嘩然。

    慧遠大師乃是華夏有名的得道高僧,在佛門中輩分極高,真正稱得上是德高望重,佛法強大,備受諸方各界的尊崇。

    據說國家領導人都曾親自接見過他,并委以重任,希望他能領導華夏佛門,為宗教樹立榜樣,但被慧遠大師給婉拒了。

    但眾人萬萬想不到的是,就這樣一個佛法強大的得道高僧,竟然會斗法失敗,而且還是敗在了一個年輕人手里,這簡直太令人不可思議。

    而更讓人感覺詭異的是,很多人都知道慧遠大師敗了,卻沒人知道他究竟敗在何人手中,甚至連對方長什么模樣都不知道。

    “大師,外面有傳言,說是您斗法敗給了一個年輕人,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在天南市郊外明遠山中的一座靜謐寺廟里,一名七十余歲的中山裝老者,一邊品茗,一邊笑著問道。

    坐在他對面的,正是耗盡心思,好不容易才剛從動物園脫困回來不久的慧遠大師。

    而在禪室之外的清凈院子里,還有諸多得知慧遠大師消息后,特意慕名趕來拜訪的天南市諸多豪門大佬。

    不過與靜室中那位七十余歲的軍中大佬相比,他們身份地位卻又差了一些,只能暫且在外面候著。

    “雖然傳言多以訛傳訛,不能相信,不過這次說的倒是真的,貧僧的確是敗給了一個極為年輕的施主?!?br />
    慧遠大師坦然道。

    “您,真的敗了?這怎么可能?”

    本是一臉笑意的老者神色愕然,難以置信的看著慧遠大師。

    他本只是無心開個玩笑,沒想到居然會是真的,這要是讓外界議論紛紛的人知道,絕對要驚倒不少人。

    “勝如何,敗如何,難道就因為貧僧略有薄名就敗不得?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慧遠大師不以為然的含笑道,“貧僧已經垂垂老矣,不知何時就要去見佛主,這世界終究是屬于年輕人的,若我華夏能有更多年輕施主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打敗貧僧,此乃民族之幸,亦國之大幸也,貧僧即便敗了,又有何不可?!?br />
    “大師天下為懷,民族大義為先,才是我華夏之幸?!?br />
    老者神色動容,由衷欽佩的盛贊道。

    外人只知道慧遠大師輩分高,佛法高深,治病行醫,解憂解難,還受過國家領導人接見,所以德高望重。

    卻鮮少有人知道,他還是一名真正的愛國者,曾單槍匹馬,一人獨闖邊藏,力辯活佛,化解了一場大叛亂。

    曾遠赴東瀛,粉碎了某島國宗教挑撥離間,妄圖分裂的陰謀。

    還曾替國家抵御外侮,多次剿滅了境外入侵勢力。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非我族者,其性必惡!

    泱泱華夏,威震四夷,德及八方,神圣不可侵犯。

    這可以說是慧遠大師崇佛后最堅定的信念,也一直如此終生踐行著。

    正因如此,身為堂堂將軍的老者才會素來對慧遠大師敬佩有加,多次不惜千里迢迢,前來與大師相見,秉燭長談。

    “葉施主謬贊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華夏隱者眾多,比之貧僧修為高深者,多不勝數,貧僧只不過是其中滄海一粟,當不起如此盛譽?!?br />
    慧遠大師道。

    “大師過謙了,只不知大師能否告知那年輕人的身份,也好讓老夫好好見識一番?!?br />
    老者道。

    “那葉施主恐怕要失望了,貧僧也不知道那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甚至至今都不知道貧僧到底是怎么敗的?!?br />
    “而最令貧僧震撼和無奈的是,那個年輕人,已經妖孽出了天際,修為比貧僧不知要強大了多少,在他面前,貧僧幾乎沒有半點反抗之力?!?br />
    慧遠大師苦笑一聲道。

    葉姓老者神色一震,雙眸陡然精光爆射:“那年輕人真有如此妖孽?”

    “不錯,只不過貧僧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br />
    慧遠大師輕嘆一聲,面色猶疑道。

    “怎么,難道其中還有其它什么隱情?”

    葉姓老者迫不及待問道。

    “正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非我族者,其性必惡,那年輕人修為強大,固然可喜,但其身邊卻跟了兩只修行數百年已然成精的妖,且其為人行事極為強勢霸道,我行我素,不喜受制約,若是他要為害四方,禍亂天下,只怕無人能制?!?br />
    慧遠大師神色驟然無比凝重的沉聲說道。

    “這世上當真有妖存在?那年輕人也已強到令大師如此忌憚的程度?”

    葉姓老者面色再次動容,只覺慧遠大師今天給了他太多不可思議的沖擊,顛覆了他以往的所有認知。

    “那兩只妖是華夏碩果僅存的最后兩只,那年輕人也的確強大到讓人不得不忌憚的境地,所以貧僧自脫困歸來后,心中一直有一個想法?!?br />
    “您說?!?br />
    葉姓老者道。

    “我佛曰: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所以貧僧打算,舍身飼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