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历史军事 > 我是赘婿,我无敌 > 第八十四章 轰动华夏,舍身饲虎【第二更】
?    “它不是妖,但比我们妖要厉害,而且已经开启了灵智,是一个得道高僧的法器,威力很大?!?br>
    玲珑很是忌惮的说道。

    “得道高僧?法器?那岂不是很厉害,而且还专门克制你们妖怪的?”

    秦雪儿闻言一怔,随后连忙道:“你们等一下,我先把它丢远点,免得影响到你们?!?br>
    说着,她立刻依照夜天逸的话,把那佛杖丢到了外面院子里不是很常用的卫生间里。

    还好那佛杖不会开口说话,否则非得哭死不可。

    没想到它堂堂一件被无数佛门弟子奉若至宝,沾染了十代高僧佛力的四百年佛门法器,如今却被人嫌弃的丢进了卫生间里。

    这要是被慧远大师知道,非得哭晕在厕所,然后找夜天逸拼命不可。

    “走,先跟我去楼上,我给你们安排房间?!?br>
    秦雪儿走回来,亲昵的拉着玲珑和白狐上楼。

    夜母和沈惜月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帮忙整理房间和生活用品。

    闲来无事的夜天逸决定独自出门走走,到天南市逛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他把慧远大师打败后,在华夏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

    ……

    “慧远大师竟然斗法失败了?”

    当这消息传出,天南市乃至整个华夏都瞬间一片哗然。

    慧远大师乃是华夏有名的得道高僧,在佛门中辈分极高,真正称得上是德高望重,佛法强大,备受诸方各界的尊崇。

    据说国家领导人都曾亲自接见过他,并委以重任,希望他能领导华夏佛门,为宗教树立榜样,但被慧远大师给婉拒了。

    但众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就这样一个佛法强大的得道高僧,竟然会斗法失败,而且还是败在了一个年轻人手里,这简直太令人不可思议。

    而更让人感觉诡异的是,很多人都知道慧远大师败了,却没人知道他究竟败在何人手中,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大师,外面有传言,说是您斗法败给了一个年轻人,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在天南市郊外明远山中的一座静谧寺庙里,一名七十余岁的中山装老者,一边品茗,一边笑着问道。

    坐在他对面的,正是耗尽心思,好不容易才刚从动物园脱困回来不久的慧远大师。

    而在禅室之外的清净院子里,还有诸多得知慧远大师消息后,特意慕名赶来拜访的天南市诸多豪门大佬。

    不过与静室中那位七十余岁的军中大佬相比,他们身份地位却又差了一些,只能暂且在外面候着。

    “虽然传言多以讹传讹,不能相信,不过这次说的倒是真的,贫僧的确是败给了一个极为年轻的施主?!?br>
    慧远大师坦然道。

    “您,真的败了?这怎么可能?”

    本是一脸笑意的老者神色愕然,难以置信的看着慧远大师。

    他本只是无心开个玩笑,没想到居然会是真的,这要是让外界议论纷纷的人知道,绝对要惊倒不少人。

    “胜如何,败如何,难道就因为贫僧略有薄名就败不得?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慧远大师不以为然的含笑道,“贫僧已经垂垂老矣,不知何时就要去见佛主,这世界终究是属于年轻人的,若我华夏能有更多年轻施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打败贫僧,此乃民族之幸,亦国之大幸也,贫僧即便败了,又有何不可?!?br>
    “大师天下为怀,民族大义为先,才是我华夏之幸?!?br>
    老者神色动容,由衷钦佩的盛赞道。

    外人只知道慧远大师辈分高,佛法高深,治病行医,解忧解难,还受过国家领导人接见,所以德高望重。

    却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一名真正的爱国者,曾单枪匹马,一人独闯边藏,力辩活佛,化解了一场大叛乱。

    曾远赴东瀛,粉碎了某岛国宗教挑拨离间,妄图分裂的阴谋。

    还曾替国家抵御外侮,多次剿灭了境外入侵势力。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非我族者,其性必恶!

    泱泱华夏,威震四夷,德及八方,神圣不可侵犯。

    这可以说是慧远大师崇佛后最坚定的信念,也一直如此终生践行着。

    正因如此,身为堂堂将军的老者才会素来对慧远大师敬佩有加,多次不惜千里迢迢,前来与大师相见,秉烛长谈。

    “叶施主谬赞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华夏隐者众多,比之贫僧修为高深者,多不胜数,贫僧只不过是其中沧海一粟,当不起如此盛誉?!?br>
    慧远大师道。

    “大师过谦了,只不知大师能否告知那年轻人的身份,也好让老夫好好见识一番?!?br>
    老者道。

    “那叶施主恐怕要失望了,贫僧也不知道那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甚至至今都不知道贫僧到底是怎么败的?!?br>
    “而最令贫僧震撼和无奈的是,那个年轻人,已经妖孽出了天际,修为比贫僧不知要强大了多少,在他面前,贫僧几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br>
    慧远大师苦笑一声道。

    叶姓老者神色一震,双眸陡然精光爆射:“那年轻人真有如此妖孽?”

    “不错,只不过贫僧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br>
    慧远大师轻叹一声,面色犹疑道。

    “怎么,难道其中还有其它什么隐情?”

    叶姓老者迫不及待问道。

    “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我族者,其性必恶,那年轻人修为强大,固然可喜,但其身边却跟了两只修行数百年已然成精的妖,且其为人行事极为强势霸道,我行我素,不喜受制约,若是他要为害四方,祸乱天下,只怕无人能制?!?br>
    慧远大师神色骤然无比凝重的沉声说道。

    “这世上当真有妖存在?那年轻人也已强到令大师如此忌惮的程度?”

    叶姓老者面色再次动容,只觉慧远大师今天给了他太多不可思议的冲击,颠覆了他以往的所有认知。

    “那两只妖是华夏硕果仅存的最后两只,那年轻人也的确强大到让人不得不忌惮的境地,所以贫僧自脱困归来后,心中一直有一个想法?!?br>
    “您说?!?br>
    叶姓老者道。

    “我佛曰: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贫僧打算,舍身饲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