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我是贅婿,我無敵 > 第八十章 四百年佛杖法器,它們只是我的寵物!
    夜天逸神念一掃,瞬間將一切盡收眼底。

    只見一群人正熱情滿滿的圍在一名滿臉皺紋、身披袈裟、手持佛杖的老和尚邊上,態度顯得很是恭敬、謙卑,仿佛在朝圣一般。

    而且這老和尚似乎威望不小,口中只念了一句阿彌陀佛,原本嘈雜的眾人立刻瞬間安靜下來,欽慕的望著他。

    “這和尚很有名?”

    夜天逸隨手攔下一名匆匆趕往老和尚方向的男游客,問道。

    “什么這和尚那和尚的,你有沒有一點禮貌,那可是華嚴寺的慧遠大師,真正普度眾生的得道高僧!”

    那男游客十分不客氣的瞪了夜天逸一眼,沒好氣的丟下一句話,便甩開夜天逸的手,繼續朝那邊跑去。

    “普度眾生?得道高僧?”

    夜天逸眼眸微凝,面無表情的掃了眼那老和尚,踏步走過去。

    此時,那慧遠大師已經開始準備降服白狐,一手持杖,單手佛禮,口中念念有詞,面色很是莊嚴肅穆。

    那白狐似乎感覺到了危險,不住往墻角后退,眼神驚懼的望著老和尚。

    “嗚嗚?!?br />
    白狐忽然頭痛難忍的在地上翻滾,口中發出一聲聲哀鳴。

    “慧遠大師果然厲害,沒想到竟然真的能除妖降魔?!?br />
    “廢話,慧遠大師可是咱們華夏赫赫有名的得道高僧,普度眾生,佛法無邊?!?br />
    “據說大師曾經可是醫治好了咱們省立醫院院長的老母親,還治過好幾個身患疑難雜癥的大官,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當官的和有錢的人都寧愿不遠千里也想要慕名拜訪他,偏偏大師喜歡云游四方,行蹤不定,導致他們常常撲空,我們今天能在這里見到大師一面,都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br />
    圍觀眾人交頭接耳的低聲議論,話里話外,對那慧遠大師無不肅然起敬,萬分崇拜。

    夜天逸站在人群之外,雙手負背,靜靜看著那慧遠大師的頭頂。

    那頭頂之上,赫然有一縷佛光蕩漾,一圈圈微薄法力如波紋,不斷向白狐襲去,使得白狐疼痛難忍,哀嚎不止。

    這老和尚,的確是一個難能一見,身負真正佛法的得道高僧。

    不過對夜天逸來說,這些一點都不重要。

    他今天是來救治白狐的,老和尚卻要收了它,那就是在跟他作對。

    這老和尚若是識趣倒也就罷了,若不識趣,他一點都不介意把他暴打一頓,教他怎么做人。

    “喵?!?br />
    正當眾人全神貫注看著高僧收服白狐,一只小黑貓驀得怒叫一聲,從斜地里沖出,朝老和尚瘋狂撲去。

    “咦,竟還有一只更大的妖孽!”

    老和尚霍然睜眼,精光爆射,望向小黑貓,面露驚異。

    “這小黑貓居然比那白狐還厲害?”

    眾人聞言大驚。

    “諸位施主莫慌,貧僧依舊會收了它?!?br />
    老和尚不慌不忙,對眾人道了一聲阿彌陀佛,口中開始吟誦《楞嚴咒》。

    這《楞嚴咒》,叫佛頂光明,是佛的頂上化佛所說,被稱為咒中之王,亦是咒中最長者。

    據說其有大威力,放大光明,能以佛之凈德覆蓋一切,以白凈大慈悲遍覆法界,有不可思議之大威德,持此咒的人,能退避一切怨敵,摧毀一切邪巫詛咒,避免一切災難橫禍,能降伏一切天魔外道,消除一切奇難雜癥惡疾……

    歷史上廣為人知并真實存在的濟公李修緣,就是專門修行《楞嚴咒》,因此具有各種大神通,后世尊稱為濟公活佛。

    夜天逸沒想到這個老和尚也會用《楞嚴咒》,稍稍意外了一下,但并不怎么擔心。

    如今的小黑貓在他的指點之下,已經開始修行他融合諸天萬道所自創的無上功法《太上混元真錄》,實力早已今非昔比。

    即便老和尚身具佛光和法力,是妖的天敵,一時半會也奈何不了她。

    因此他并不打算出手,而是讓小黑貓與那和尚對敵,鍛煉她的戰斗能力。

    不出所料,小黑貓在聽到《楞嚴咒》之后,身形只是微微滯了一下,眼中閃過一抹痛苦之色,攻勢略緩,但很快便重新斗志昂揚,向老和尚發起攻擊。

    “好一只貓妖,竟是已經修煉有成!”

    眼看貓妖竟然無懼《楞嚴咒》,慧遠大師面色更加驚訝,立刻加速吟誦《楞嚴咒》,同時將手中佛杖輕錘地面,發出咚咚咚的沉悶聲響。

    那聲音與《楞嚴咒》結合,形成了一種十分特殊的頻率,落在貓妖耳中,就好像雷霆在它腦海中轟隆作響,震得它腦袋一陣暈眩疼痛,仿佛靈魂都要被震散。

    它當即顧不得繼續攻擊老和尚,轉而退守到白狐身邊護著它,同時一雙眼眸可憐兮兮的望著夜天逸,希望他能出手救命。

    夜天逸目不轉睛的望著那根佛杖,面色微異。

    剛才他沒注意,這根佛杖居然是一件地球上難得一見的法器,且至少傳承了四百年以上,已經沾染了歷代持杖高僧的氣息,可為繼承此杖之人增幅佛光和法力。

    剛才小黑貓之所以不敵,便是因為這佛杖的緣故。

    若夜天逸料想不差,這慧遠大師之所以能替人消災除病,很大程度上就是倚仗了這根佛杖的能力。

    “有點意思?!?br />
    夜天逸嘴角一扯,馭氣撥開擁堵的人群,如入無人之境般,走到老和尚身后,輕輕一拍他的肩膀。

    “施主,貧僧正在降妖,還請勿驚擾?!?br />
    慧遠大師轉頭看了夜天逸一眼,凝聲說了一句,回頭便想吟誦《楞嚴經》,繼續他的降妖除魔大業。

    “老和尚,這黑貓和白狐都是我的寵物,你當著我的面說要降服她們,好像有點過份了吧?!?br />
    夜天逸神情慵懶道。

    老和尚眼眸一瞪,盯著夜天逸,不悅道:“阿彌陀佛,這位施主,飯不能亂吃,話更不可胡說,此黑貓與白狐皆已修煉成妖,隨時都可能會禍亂人間,如何能是你的寵物?!?br />
    “就是,大師要降妖,你瞎搗什么亂,趕緊閃一邊去?!?br />
    “壞了大師的降妖伏魔大事,你可承擔不起那嚴重后果?!?br />
    “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你是想出名想瘋了吧,那貓和白狐都是妖怪,你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你養得起它們么?”

    人群一陣騷亂,眾人紛紛你一言我一語的大肆對夜天逸口誅筆伐,讓他趕緊滾蛋,別在這里礙事。

    夜天逸置若罔聞,朝小黑貓攤出手掌。

    小黑貓立即喵的一聲一步飛躍到他掌心,乖巧的趴著。

    “你也過來?!?br />
    夜天逸望向小白狐,淡淡道。

    小白狐微微猶豫,待小黑貓朝它喵的叫了一聲后,立刻乖乖的跳出石墻,溫順的蹲在夜天逸腳旁。

    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都立刻全部驚呆,瞠目結舌的看著夜天逸和那一貓,一白狐,被徹底震驚到了。

    這小黑貓和白狐居然那么聽他的話,說過去就過去了,而且還那么乖巧溫順?

    眾人不敢置信的連忙直揉眼睛,生怕自己看花了眼。

    但眼前實實在在的一幕告訴他們,這就是事實。

    登時,眾人不可思議的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面面相覷,傻愣住了。

    難道它們還真是這年輕男子的寵物不成?

    可這里明明是動物園,它們怎么可能會是私人的寵物。

    “施主,看來你與這兩妖物果然有所關聯?!?br />
    慧遠大師神情驟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退后一步,灼灼目光警惕的緊緊盯著夜天逸,心中戒備提到了最高點,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