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這是我自己寫的?”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會做這么愚蠢的事!不對,我根本就沒做過這些事,這也根本不是我寫的!”

    看著眼前鋪滿了一地的罪狀,吳坤面色慘然,狀若癲狂的尖聲大叫。

    “你寫都已經寫了,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你現在還想反悔?哼,就老老實實等著處理吧!”

    徐明像看白癡一樣瞅著他,怒聲哼道。

    “怎么會這樣,不應該這樣的……”

    吳坤聞言,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嗚嗚嗚,你這個挨千刀的,怎么突然就犯糊涂了,你現在叫我們娘倆還怎么活啊……”

    吳坤妻子在一旁,抓著吳坤的手臂,呼天喊地的哀嚎慘叫。

    但在場之中根本沒人會同情他們一家人半分。

    猥褻學生,潛規則學校老師,包養情人,貪污受賄,吃拿卡要,這一系列罪行,足以讓他把牢底給坐穿。

    “丟人現眼的東西,簡直就是社會毒瘤,國家的蛀蟲,立刻把他給我帶走?!?br />
    徐明臉色陰沉,對兩名紀委干部道。

    隨后,他一臉歉意的對夜天逸道:“夜先生,實在抱歉,因為這只蛀蟲的膽大妄為和目無法紀,給二位帶來了一些困擾,我深感抱歉。不過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秉公處理,還你們一個公道?!?br />
    “另外,天南市的投資環境其實還是很好的,而且現在本市也一直處于高速發展中,非常適合長期投資,所以關于撤資的事,還希望夜先生和秦小姐能多加考慮?!?br />
    徐明鄭重其事的說道。

    “徐副市長放心,關于這一點,我們一定會慎重考慮?!?br />
    一旁秦雪兒見夜天逸沒有開口的意思,立即接過話頭道。

    “好,那沒什么事,我們就先回去了,兩位如果還有什么問題,可以隨時聯系我?!?br />
    徐明說著,立刻帶著兩個紀委同志,及面如死灰的吳坤匆匆離開。

    那幼兒園的廖院長和一旁看熱鬧的兩民警,都面色異樣的望著夜天逸和秦雪兒,心中佩服的不得了,還有濃濃的羨慕。

    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果然如此。

    只需一個電話,連副市長都不得不親自出動為他們解決問題。

    人要是能活到這份上,還有什么可求的。

    “夜先生,秦小姐,那我們也先走了?!?br />
    為首民警說道。

    “不急,這母子二人仗著他丈夫的身份,公然欺凌我家侄女和她母親,我要告她們尋釁滋事,毆打他人,沒問題吧?!?br />
    夜天逸一指中年婦女和他兒子,淡然道。

    “呃,沒,沒問題,我們這就馬上把她們帶回去?!?br />
    為首民警微微錯愕,點頭道。

    心中卻是暗自駭然,沒想到這夜先生這么狠狠,抓了人家的老公不夠,居然還要把人家孤兒寡母都給往絕路上逼,簡直是不給對方一點活路啊。

    看來這有錢人果然都是心狠手辣的主,以后還是能有多遠就趕緊躲多遠。

    “廖園長,我侄女退學的事……”

    夜天逸轉頭看向廖園長。

    “夜先生放心,萌萌的事,我們會重新處理,您知道,剛才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br />
    廖園長神色惶恐,連忙道。

    “那就這樣吧,不過萌萌今天受到了一些驚嚇,我要帶她去散心,沒問題吧?!?br />
    夜天逸道。

    “沒問題,沒問題,您要散心多久都行?!?br />
    廖園長忙不迭點頭。

    開玩笑,連副市長都必須得親自出面招待的人,她哪敢多說半句廢話。

    “那我們走吧?!?br />
    夜天逸抱起小萌萌,轉頭對秦雪兒和林婉茹道。

    一行四人浩浩蕩蕩離開了幼兒園。

    “嘻嘻,姨丈剛才好威武,萌萌都快被姨丈給迷住了?!?br />
    小萌萌在夜天逸懷里嬉笑,一臉崇拜的說道。

    “你個小丫頭,還算你聰明,知道打電話給姨丈,不然今天你就要被欺負慘了?!?br />
    夜天逸刮著她的小俏鼻道。

    “那都怪姨丈送給萌萌的玉佩太漂亮了?!?br />
    小萌萌揚著精致嫩臉,笑嘻嘻道。

    “真是個嘴甜的小家伙?!?br />
    夜天逸寵溺一笑。

    身后,秦雪兒和林婉茹看著前面有說有笑的大男人和小丫頭,臉上情不自禁露出姨母般的笑容。

    “他變化真的好大,你不知道,剛才他差點都把我給嚇壞了?!?br />
    想起夜天逸在幼兒園中云淡風輕,卻極為強勢霸氣的一幕幕,林婉茹心有余悸道。

    “他真正的變化你還沒瞧見呢,等以后有機會了,我再讓你見識見識?!?br />
    秦雪兒嘴角微揚,露出一副與有榮焉的得意笑容。

    隨即面色一苦,悶悶不樂道,“不過這家伙對小萌萌是真的寵到了骨子里,連我都好羨慕嫉妒,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親父女呢?!?br />
    “別瞎說,你要是真想要孩子,就趕緊抓時間和他生一個,正好萌萌也能有個伴?!?br />
    林婉茹面色一紅,嗔怪道。

    “姐夫呢?還沒有消息嗎?”

    秦雪兒道。

    林婉茹面色一滯,輕輕搖頭,平靜道:“沒有,我也不想知道,他現在是死是活,已經跟我們母女倆無關?!?br />
    秦雪兒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最后化為一個暖心的擁抱,用力將她抱在懷中。

    “姨丈,你說要帶萌萌去散心,那準備帶萌萌去哪里玩呀?”

    小萌萌奶聲奶氣的問道。

    “那你想去哪里玩?”

    “動物園,游樂園,還有海底世界,我都想去……”

    小萌萌興奮不已道。

    “好,那我們就去把這些地方全部都玩一遍?!?br />
    夜天逸微笑道。

    “噢噢哦,我就知道姨丈最疼萌萌了,萌萌最喜歡姨丈!”

    小萌萌開心不已的大呼小叫,在夜天逸臉上連連親了好幾口。

    當即,一行四人直接開車前往動物園。

    園中的獅子、老虎、豹子、黑熊、猴子、孔雀、白天鵝等等動物,把小萌萌給看的津津有味,樂此不彼。

    “哇,姨丈快看,有狐貍,白色的狐貍,好漂亮?!?br />
    小萌萌拉著夜天逸使勁往一個狐貍圈那么轉,口中不住驚嘆,然后又指著一只趴在圍墻上的小貓咪叫道,“哇,還有貓咪,好可愛!”

    夜天逸轉頭看去,目光在觸及到那只白狐和黑色小貓咪時,眉頭驀得微微一凝。

    而那白狐和貓咪似乎也發現了他的存在,渾身驟然一緊,毛發瞬間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