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我是贅婿,我無敵 > 第六十六章 地下雙雄
    夜母和沈惜月雖然受驚不輕,但在夜天逸的元氣安撫下,靜心凝神,經過一夜休息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而廢棄工廠突然發生大爆炸,據統計,死了足足四十多人,且全部都是死無全尸,現場十分慘烈,另外還發現了諸多槍支炸藥的殘留物。

    如此傷亡慘烈又極度敏感的重大刑事案件,立刻在天南市引起了軒然大波。

    無數人都在暗中猜測,這究竟會是哪個勢力干的,居然弄出這么大動靜。

    也有不少人懷疑,可能是兩個黑勢力黑吃黑,火拼之后,選擇了兩敗俱傷的方式,結果沒想到最后居然同歸于盡了。

    反正各種流言皆有,但始終沒有定論。

    倒是幾乎天南市的所有老百姓都對這起事件暗自拍手稱快。

    少了這些堪稱社會最大毒瘤的黑惡勢力分子,他們的生活無疑會變得安全穩定的多,無需再像以往那樣,晚上上個街都要提心吊膽,實乃大快人心之事。

    另外,國家也正好一直在嚴厲打擊黑惡勢力,各種關于‘掃黑除惡,除惡務盡’的標語,貼的滿天下都是,這些黑勢力分子可謂死的恰是時候。

    當然,這些是老百姓的想法。

    警方不可能就這樣隨意草草了事,畢竟涉及四十多條人命。

    在連續召開幾次會議之后,立刻派出專案組進行調查,對象主要針對天南市和周邊城市的一些地下勢力組織。

    很顯然,他們根本想不到,化工廠那么大的案子,其始作俑者其實是某個人順手為之得后果,根本不是某個勢力干的。

    如今他們搞錯了對象,調查注定不會有任何結果。

    “這兩塊玉佩已經給你們雕好了,要時刻戴在身上,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摘下來,它們會?;つ忝塹陌踩?。另外,你們暫時先不要外出,有什么需要,就跟我們說一聲?!?br />
    秦家別墅里,夜天逸將兩塊剛雕刻好的玉佩遞給夜母和嫂子沈惜月,同時認真叮囑了一句。

    嫂子沈惜月的神色看起來有些不太好,顯然夜天逸雖然用元氣讓她們心情平靜,但腦子里記憶卻還一直保留著,影響到了她的休息。

    對此,夜天逸暫時也沒辦法,除非他用神魂抹去她的這段記憶,但這會對她的大腦造成一定影響。

    另一個辦法就是夜天逸早點修復神魂,等恢復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毫發無損的抹去她記憶,不會產生任何副作用。

    “你自己也注意點安全?!?br />
    夜母關切的叮囑道。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br />
    夜天逸點點頭,到別墅后花園,一邊躺在太師椅上曬太陽,一邊將聚靈陣集聚起的天地元氣悉數汲取殆盡,那怡然自得得模樣,仿佛外面的一切紛紛擾擾都和他沒有半點關聯。

    “天逸,慕警官給你的電話?!?br />
    秦雪兒拿著手機到后花園,對夜天逸說道。

    “什么事?”

    夜天逸隨手接過電話,向慕云煙問道。

    秦雪兒瞧了一眼,正準備回屋子做事。

    突然感覺腰間一緊,整個人被摟著坐到了夜天逸的大腿上。

    “這大白天的,你干什么呢,要是被媽和嫂子看見,多丟人?!?br />
    秦雪兒又羞又急的就要起身。

    “老實坐著?!?br />
    夜天逸板著臉,將她的纖腰摟的更緊,語氣十分霸道的說道。

    秦雪兒低眉垂眼,忸怩不安,有心想要掙脫,卻又十分舍不得離開。

    因為她發現,自己其實還挺喜歡夜天逸這樣抱著她,能給她一種很強烈的安全感。

    有時候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點斗M,夜天逸對她越壞越霸道,她就越喜歡他多一分。

    “我現在遇到了兩個麻煩,你能不能幫幫我?!?br />
    慕云煙在電話另一頭道。

    “你說?!?br />
    夜天逸言簡意賅道。

    “這幾天,在觀山湖酒店附近,連續發生了多起離奇命案,死者全部都是被人吸干生命精氣而亡,干枯的像木乃伊,我仔細檢查過,發現死者身上殘留有微弱的元氣波動,很可能跟修行者有關,你覺得我的分析有沒有道理?”

    慕云煙道。

    “去觀山湖酒店1816號房吧,找一個叫李默的少年,十五歲,身高一米六二,這事是他和他爺爺干的?!?br />
    夜天逸就像遠在千里卻運籌帷幄得賢者,淡淡說道。

    “觀山湖酒店,李默?你早就知道了?”

    慕云煙一愣,錯愕道。

    “昨晚才知道的,另外他爺爺已經死了,你就不必再耗費時間和精力去找了?!?br />
    夜天逸補充道。

    “昨晚?”

    慕云煙腦海中靈光猛地一閃,“他爺爺是昨晚死的,不會是跟城郊那個廢棄化工廠爆炸案有關吧?!?br />
    “他是其中之一?!?br />
    夜天逸不置可否道。

    “好,那我現在就去抓人?!?br />
    心思靈敏的慕云煙儼然敏銳察覺到了什么,沒再繼續追問,說了一句,便掛斷電話,帶著人馬殺向觀山湖酒店。

    “化工廠的案子影響那么大,她明顯已經猜出來和你有關,為什么卻不繼續詳細向你詢問情況?”

    秦雪兒不解的看著夜天逸。

    “正因為她知道和我有關,才不問,因為她心里很清楚,問了也是白問,只要我不承認,她永遠都找不到證據,就算找到證據,也奈何不了我?!?br />
    夜天逸自信十足的淡然道。

    隨手一拍秦雪兒的屁暾,讓她起身,道:“去收拾一下,待會跟我出去買點東西?!?br />
    秦雪兒雙手捂著被打的地方,俏臉紅紅的看著他若無其事的模樣。

    這個壞家伙,不會是在故意吃她豆腐吧。

    疑車,無據。

    她只好踩著小碎步快速跑回屋子里。

    “你要買什么?”

    出了別墅,上了車,秦雪兒問道。

    “一些比較稀有珍貴的藥材?!?br />
    夜天逸隨口道。

    “如果要買稀有藥材,那天南市有一個地方可能會有?!?br />
    秦雪兒沉吟道。

    “哪兒?”

    “舜王城藥材市場,華夏十七家大型中藥材市場之一?!?br />
    “那就去舜王城藥材市場?!?br />
    “好?!?br />
    秦雪兒點頭,駕車直指舜王城。

    與此同時。

    在天南市一家空蕩蕩的地下酒吧里。

    四周影影綽綽的站著一些人。

    一個面容枯瘦的老者閉眼坐在卡座上,腳邊跪著一個肥頭大耳、滿身肥膘,卻渾身簌簌發抖的青年胖子。

    “你個沒用的廢物,老子把人交給你打理,你倒好,借出去弟兄四十五個,定金只收了一半,現在你卻告訴我,人全部都死光了,余款也一分錢都收不到,你他麻就是這么辦事的?”

    老者一腳狠狠踹在那胖子的胸口上,直接將他踹了個狗吃shi,破口大罵道。

    “爸,這事我也萬萬沒想到啊,那趙氏兄弟只說要找人對付一個仇家,有點棘手,需要人手,他付的錢又爽快,我就把人借給他了,哪知道他仇家會這么厲害,竟然把兄弟們全部都給炸死了,連他們自己都沒活下來?!?br />
    胖子心驚膽戰的解釋道。

    此刻坐在他面前的,雖然是他親爹,但卻同時也是天南市最兇名赫赫的的地下雙雄之一,人稱心狠手辣,六親不認的‘雷震子’。

    他老媽當年就因為摸了一下某個年輕英俊的夜總會男模,他老爸就直接把他老媽的手給砍了,還把那個男模給生生活埋。

    連對自己女人都這么狠,他這個做兒子的,這次損失了這么多人手和金錢,還不知道會被他打成什么樣,這叫他心里如何不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