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母和沈惜月虽然受惊不轻,但在夜天逸的元气安抚下,静心凝神,经过一夜休息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而废弃工厂突然发生大爆炸,据统计,死了足足四十多人,且全部都是死无全尸,现场十分惨烈,另外还发现了诸多枪支炸药的残留物。

    如此伤亡惨烈又极度敏感的重大刑事案件,立刻在天南市引起了轩然大波。

    无数人都在暗中猜测,这究竟会是哪个势力干的,居然弄出这么大动静。

    也有不少人怀疑,可能是两个黑势力黑吃黑,火拼之后,选择了两败俱伤的方式,结果没想到最后居然同归于尽了。

    反正各种流言皆有,但始终没有定论。

    倒是几乎天南市的所有老百姓都对这起事件暗自拍手称快。

    少了这些堪称社会最大毒瘤的黑恶势力分子,他们的生活无疑会变得安全稳定的多,无需再像以往那样,晚上上个街都要提心吊胆,实乃大快人心之事。

    另外,国家也正好一直在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各种关于‘扫黑除恶,除恶务尽’的标语,贴的满天下都是,这些黑势力分子可谓死的恰是时候。

    当然,这些是老百姓的想法。

    警方不可能就这样随意草草了事,毕竟涉及四十多条人命。

    在连续召开几次会议之后,立刻派出专案组进行调查,对象主要针对天南市和周边城市的一些地下势力组织。

    很显然,他们根本想不到,化工厂那么大的案子,其始作俑者其实是某个人顺手为之得后果,根本不是某个势力干的。

    如今他们搞错了对象,调查注定不会有任何结果。

    “这两块玉佩已经给你们雕好了,要时刻戴在身上,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摘下来,它们会?;つ忝堑陌踩?。另外,你们暂时先不要外出,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说一声?!?br>
    秦家别墅里,夜天逸将两块刚雕刻好的玉佩递给夜母和嫂子沈惜月,同时认真叮嘱了一句。

    嫂子沈惜月的神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显然夜天逸虽然用元气让她们心情平静,但脑子里记忆却还一直保留着,影响到了她的休息。

    对此,夜天逸暂时也没办法,除非他用神魂抹去她的这段记忆,但这会对她的大脑造成一定影响。

    另一个办法就是夜天逸早点修复神魂,等恢复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毫发无损的抹去她记忆,不会产生任何副作用。

    “你自己也注意点安全?!?br>
    夜母关切的叮嘱道。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br>
    夜天逸点点头,到别墅后花园,一边躺在太师椅上晒太阳,一边将聚灵阵集聚起的天地元气悉数汲取殆尽,那怡然自得得模样,仿佛外面的一切纷纷扰扰都和他没有半点关联。

    “天逸,慕警官给你的电话?!?br>
    秦雪儿拿着手机到后花园,对夜天逸说道。

    “什么事?”

    夜天逸随手接过电话,向慕云烟问道。

    秦雪儿瞧了一眼,正准备回屋子做事。

    突然感觉腰间一紧,整个人被搂着坐到了夜天逸的大腿上。

    “这大白天的,你干什么呢,要是被妈和嫂子看见,多丢人?!?br>
    秦雪儿又羞又急的就要起身。

    “老实坐着?!?br>
    夜天逸板着脸,将她的纤腰搂的更紧,语气十分霸道的说道。

    秦雪儿低眉垂眼,忸怩不安,有心想要挣脱,却又十分舍不得离开。

    因为她发现,自己其实还挺喜欢夜天逸这样抱着她,能给她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

    有时候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斗M,夜天逸对她越坏越霸道,她就越喜欢他多一分。

    “我现在遇到了两个麻烦,你能不能帮帮我?!?br>
    慕云烟在电话另一头道。

    “你说?!?br>
    夜天逸言简意赅道。

    “这几天,在观山湖酒店附近,连续发生了多起离奇命案,死者全部都是被人吸干生命精气而亡,干枯的像木乃伊,我仔细检查过,发现死者身上残留有微弱的元气波动,很可能跟修行者有关,你觉得我的分析有没有道理?”

    慕云烟道。

    “去观山湖酒店1816号房吧,找一个叫李默的少年,十五岁,身高一米六二,这事是他和他爷爷干的?!?br>
    夜天逸就像远在千里却运筹帷幄得贤者,淡淡说道。

    “观山湖酒店,李默?你早就知道了?”

    慕云烟一愣,错愕道。

    “昨晚才知道的,另外他爷爷已经死了,你就不必再耗费时间和精力去找了?!?br>
    夜天逸补充道。

    “昨晚?”

    慕云烟脑海中灵光猛地一闪,“他爷爷是昨晚死的,不会是跟城郊那个废弃化工厂爆炸案有关吧?!?br>
    “他是其中之一?!?br>
    夜天逸不置可否道。

    “好,那我现在就去抓人?!?br>
    心思灵敏的慕云烟俨然敏锐察觉到了什么,没再继续追问,说了一句,便挂断电话,带着人马杀向观山湖酒店。

    “化工厂的案子影响那么大,她明显已经猜出来和你有关,为什么却不继续详细向你询问情况?”

    秦雪儿不解的看着夜天逸。

    “正因为她知道和我有关,才不问,因为她心里很清楚,问了也是白问,只要我不承认,她永远都找不到证据,就算找到证据,也奈何不了我?!?br>
    夜天逸自信十足的淡然道。

    随手一拍秦雪儿的屁暾,让她起身,道:“去收拾一下,待会跟我出去买点东西?!?br>
    秦雪儿双手捂着被打的地方,俏脸红红的看着他若无其事的模样。

    这个坏家伙,不会是在故意吃她豆腐吧。

    疑车,无据。

    她只好踩着小碎步快速跑回屋子里。

    “你要买什么?”

    出了别墅,上了车,秦雪儿问道。

    “一些比较稀有珍贵的药材?!?br>
    夜天逸随口道。

    “如果要买稀有药材,那天南市有一个地方可能会有?!?br>
    秦雪儿沉吟道。

    “哪儿?”

    “舜王城药材市场,华夏十七家大型中药材市场之一?!?br>
    “那就去舜王城药材市场?!?br>
    “好?!?br>
    秦雪儿点头,驾车直指舜王城。

    与此同时。

    在天南市一家空荡荡的地下酒吧里。

    四周影影绰绰的站着一些人。

    一个面容枯瘦的老者闭眼坐在卡座上,脚边跪着一个肥头大耳、满身肥膘,却浑身簌簌发抖的青年胖子。

    “你个没用的废物,老子把人交给你打理,你倒好,借出去弟兄四十五个,定金只收了一半,现在你却告诉我,人全部都死光了,余款也一分钱都收不到,你他麻就是这么办事的?”

    老者一脚狠狠踹在那胖子的胸口上,直接将他踹了个狗吃shi,破口大骂道。

    “爸,这事我也万万没想到啊,那赵氏兄弟只说要找人对付一个仇家,有点棘手,需要人手,他付的钱又爽快,我就把人借给他了,哪知道他仇家会这么厉害,竟然把兄弟们全部都给炸死了,连他们自己都没活下来?!?br>
    胖子心惊胆战的解释道。

    此刻坐在他面前的,虽然是他亲爹,但却同时也是天南市最凶名赫赫的的地下双雄之一,人称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雷震子’。

    他老妈当年就因为摸了一下某个年轻英俊的夜总会男模,他老爸就直接把他老妈的手给砍了,还把那个男模给生生活埋。

    连对自己女人都这么狠,他这个做儿子的,这次损失了这么多人手和金钱,还不知道会被他打成什么样,这叫他心里如何不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