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逸,晚上去表姐家,你要不要买点小礼物送给小萌萌?”

    路过一家童装玩具店时,秦雪儿回头向身后闲庭信步的夜天逸问道。

    礼物?

    夜天逸心中一动,扫了眼玩具店中的各种玩具,微微皱眉。

    这些玩具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除了纯粹当个小玩具玩乐之外,没任何实际用处。

    身为天帝,他要送自然就要送个牛笔点的有用的东西,否则太掉他的身份。

    “去那家‘云水斋’看看吧?!?br>
    夜天逸转头四顾,指了指对面的一家玉石珠宝店说道。

    “云水斋?”

    夜母反复看着那招牌,微微讶异。

    “妈,您知道这家店呀?”

    秦雪儿好奇道。

    “嗯,听说过,这云水斋是咱们华夏玉石珠宝界响当当的招牌之一,据说已经传承了上百年,在玉石珠宝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br>
    “但他们只做国际顶级定制,我以前找了好几次,人家都把预约排到两三年以后了,根本没时间,我只好退而求几次,找了其他家,没想到他们现在也开始做门店了,还开到了天南市?!?br>
    夜母唏嘘感慨道。

    “能让您这么中意,说明这云水斋肯定有实力,那咱们先进去看看吧?!?br>
    秦雪儿含笑道,挽着夜母进入店中。

    两个美女导购立刻很热情的迎上来。

    “不急,我们先看看?!?br>
    秦雪儿摇头婉拒,领着夜母看了一圈,道,“妈,您有没有看中那一款?”

    “算了,我就不用了,帮你嫂子挑一件就行?!?br>
    夜母目光在一对小巧玲珑又十分精致的翡翠耳环上停留了片刻,恋恋不舍的摇头道。

    心思细腻的秦雪儿立即发现了她看中的那对耳环,主动对导购员招呼道:“麻烦把这对翡翠耳环给我拿一下?!?br>
    “这款耳环售价388万,诸位是确定要买吗?”

    一名女导购员问道。

    “怎么,怕我们买不起?”

    秦雪儿秀眉一蹙,冷着脸不悦道。

    “女士别误会,因为这耳环比较贵重,店里只有这一件,为了慎重起见,所以我们才冒昧有此一问,还请别见怪?!?br>
    女导购员连忙解释道。

    秦雪儿脸色稍缓,颔首道:“那把它拿出来看看吧,如果合意,我就买了?!?br>
    “好的,您请稍等?!?br>
    女导购微微迟疑,小心翼翼的将那对耳环取出。

    秦雪儿立即给夜母戴上。

    这K金翡翠耳环,十分华丽炫目,以钻石璀璨绚丽的华彩,与翡翠的典雅高贵相互辉映,灵动洒脱,充满了典雅大方的华贵气质。

    夜母一戴上,便立刻摇身一变,成了一位雍容端庄的贵妇夫人,仿佛恢复了当年盛世夜家时的主母风范。

    “不错,这耳环太适合妈了,简直就像是专门为妈您量身定做的一样?!?br>
    秦雪儿情不自禁的惊叹道。

    “这太贵了?!?br>
    夜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对那耳环越发喜爱,但一想到这是要花秦雪儿的钱买,就立即摇头道。

    “哎呀妈,您还跟我客气什么,这花的是您儿子的钱,不是我的,您就别顾虑那么多了?!?br>
    秦雪儿知道夜母心中所想,立即轻笑着安抚道。

    “真的?”

    夜母转头看向夜天逸。

    “嗯,咱们不差钱,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要是都喜欢,把这家店买下来都没事?!?br>
    夜天逸点点头,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两名导购迅速转头瞥了他一眼,闪过一丝鄙夷。

    没想到这男的看着挺帅,原来却是个喜欢在女人面前打肿脸充胖子,说大话装逼的主。

    这店里的玉石珠宝全部加起来,至少价值好几千万,甚至上亿,是你说买就能买下的?装逼也不看地方!

    “嫂子,你也挑几件吧?!?br>
    秦雪儿把一直站在后边的沈惜月拉到柜台前说道。

    她知道沈惜月肯定不好意思说,于是干脆主动给她挑了一对非常适合她的翡翠耳环和一条紫罗兰翡翠项链,还有一只翡翠手镯。

    “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br>
    无功不受禄,这么昂贵的礼物沈惜月哪里敢接受,连忙摇头拒绝。

    “这几年一直都是你独自一人辛辛苦苦的照顾妈,我都没尽到一点孝心,这算是我对你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br>
    秦雪儿态度坚决道。

    沈惜月还想拒绝。

    夜天逸忽然皱眉道:“这几样东西做工都有点粗糙,样式也不好看,既然嫂子不要,那就别买了,直接另外买几件素面翡翠,回去我亲自雕了送给你们?!?br>
    “先生,这几件翡翠首饰都是出自新厂目乱干的上等冰种翡翠,后由我们云水斋总部的裴大师专门为本店定制的限量版,全球独一无二,还请您注意言辞!”

    一名导购员眉头一拧,很是不高兴的盯着夜天逸,不满说道。

    “裴大师?没听过,很有名吗?”

    夜天逸皱眉。

    “连裴大师都不知道,真是个土包子?!?br>
    那导购员心里暗自对夜天逸更加鄙夷不屑,越发确定他根本就是一个不懂翡翠,自以为有点臭钱就了不起的暴发户公子哥。

    当即下巴微扬,略有几分傲慢道,“裴大师乃是我们云水斋老斋主的关门弟子,国内年轻一代中最强的佼佼者,至今已在国际上斩获许多大奖,与腾冲的‘翡翠大王’寸家的天才寸儒亭并称为‘翡翠双雄’,你觉得他名气大不大?”

    “就这粗糙技术,名气再大也不过如此,很值得骄傲么?我随便雕几刀,就能让他仰望几辈子都赶不上?!?br>
    夜天逸摇摇头,淡淡道。

    “先生,如果你今天是刻意来捣乱闹事的,还请你马上离开,否则我就要叫保安了?!?br>
    导购员气愤道。

    “是哪位高人说我裴某人的技艺粗糙不堪入目呀?”

    店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嘹亮的声音。

    紧接着,一名身姿笔挺的青年男子在一个黑色制服的女子陪伴下踏入店中。

    “裴大师,店长!”

    两名导购员神情一正,连忙躬身问好。

    夜天逸只转头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那两人。

    什么老斋主、裴大师、寸家天才,在他眼里,连他帝宫中最低级的炼器师都比不上,哪里有资格让他去多关注一眼。

    “刚才就是你说我们裴大师的手艺很差的?”

    女店长冷着脸,目光不善的盯着夜天逸沉声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