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逸,晚上去表姐家,你要不要買點小禮物送給小萌萌?”

    路過一家童裝玩具店時,秦雪兒回頭向身后閑庭信步的夜天逸問道。

    禮物?

    夜天逸心中一動,掃了眼玩具店中的各種玩具,微微皺眉。

    這些玩具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除了純粹當個小玩具玩樂之外,沒任何實際用處。

    身為天帝,他要送自然就要送個牛筆點的有用的東西,否則太掉他的身份。

    “去那家‘云水齋’看看吧?!?br />
    夜天逸轉頭四顧,指了指對面的一家玉石珠寶店說道。

    “云水齋?”

    夜母反復看著那招牌,微微訝異。

    “媽,您知道這家店呀?”

    秦雪兒好奇道。

    “嗯,聽說過,這云水齋是咱們華夏玉石珠寶界響當當的招牌之一,據說已經傳承了上百年,在玉石珠寶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br />
    “但他們只做國際頂級定制,我以前找了好幾次,人家都把預約排到兩三年以后了,根本沒時間,我只好退而求幾次,找了其他家,沒想到他們現在也開始做門店了,還開到了天南市?!?br />
    夜母唏噓感慨道。

    “能讓您這么中意,說明這云水齋肯定有實力,那咱們先進去看看吧?!?br />
    秦雪兒含笑道,挽著夜母進入店中。

    兩個美女導購立刻很熱情的迎上來。

    “不急,我們先看看?!?br />
    秦雪兒搖頭婉拒,領著夜母看了一圈,道,“媽,您有沒有看中那一款?”

    “算了,我就不用了,幫你嫂子挑一件就行?!?br />
    夜母目光在一對小巧玲瓏又十分精致的翡翠耳環上停留了片刻,戀戀不舍的搖頭道。

    心思細膩的秦雪兒立即發現了她看中的那對耳環,主動對導購員招呼道:“麻煩把這對翡翠耳環給我拿一下?!?br />
    “這款耳環售價388萬,諸位是確定要買嗎?”

    一名女導購員問道。

    “怎么,怕我們買不起?”

    秦雪兒秀眉一蹙,冷著臉不悅道。

    “女士別誤會,因為這耳環比較貴重,店里只有這一件,為了慎重起見,所以我們才冒昧有此一問,還請別見怪?!?br />
    女導購員連忙解釋道。

    秦雪兒臉色稍緩,頷首道:“那把它拿出來看看吧,如果合意,我就買了?!?br />
    “好的,您請稍等?!?br />
    女導購微微遲疑,小心翼翼的將那對耳環取出。

    秦雪兒立即給夜母戴上。

    這K金翡翠耳環,十分華麗炫目,以鉆石璀璨絢麗的華彩,與翡翠的典雅高貴相互輝映,靈動灑脫,充滿了典雅大方的華貴氣質。

    夜母一戴上,便立刻搖身一變,成了一位雍容端莊的貴婦夫人,仿佛恢復了當年盛世夜家時的主母風范。

    “不錯,這耳環太適合媽了,簡直就像是專門為媽您量身定做的一樣?!?br />
    秦雪兒情不自禁的驚嘆道。

    “這太貴了?!?br />
    夜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對那耳環越發喜愛,但一想到這是要花秦雪兒的錢買,就立即搖頭道。

    “哎呀媽,您還跟我客氣什么,這花的是您兒子的錢,不是我的,您就別顧慮那么多了?!?br />
    秦雪兒知道夜母心中所想,立即輕笑著安撫道。

    “真的?”

    夜母轉頭看向夜天逸。

    “嗯,咱們不差錢,你想買什么就買什么,要是都喜歡,把這家店買下來都沒事?!?br />
    夜天逸點點頭,漫不經心的說道。

    那兩名導購迅速轉頭瞥了他一眼,閃過一絲鄙夷。

    沒想到這男的看著挺帥,原來卻是個喜歡在女人面前打腫臉充胖子,說大話裝逼的主。

    這店里的玉石珠寶全部加起來,至少價值好幾千萬,甚至上億,是你說買就能買下的?裝逼也不看地方!

    “嫂子,你也挑幾件吧?!?br />
    秦雪兒把一直站在后邊的沈惜月拉到柜臺前說道。

    她知道沈惜月肯定不好意思說,于是干脆主動給她挑了一對非常適合她的翡翠耳環和一條紫羅蘭翡翠項鏈,還有一只翡翠手鐲。

    “不行不行,這太貴重了?!?br />
    無功不受祿,這么昂貴的禮物沈惜月哪里敢接受,連忙搖頭拒絕。

    “這幾年一直都是你獨自一人辛辛苦苦的照顧媽,我都沒盡到一點孝心,這算是我對你的一點心意,你就收下吧?!?br />
    秦雪兒態度堅決道。

    沈惜月還想拒絕。

    夜天逸忽然皺眉道:“這幾樣東西做工都有點粗糙,樣式也不好看,既然嫂子不要,那就別買了,直接另外買幾件素面翡翠,回去我親自雕了送給你們?!?br />
    “先生,這幾件翡翠首飾都是出自新廠目亂干的上等冰種翡翠,后由我們云水齋總部的裴大師專門為本店定制的限量版,全球獨一無二,還請您注意言辭!”

    一名導購員眉頭一擰,很是不高興的盯著夜天逸,不滿說道。

    “裴大師?沒聽過,很有名嗎?”

    夜天逸皺眉。

    “連裴大師都不知道,真是個土包子?!?br />
    那導購員心里暗自對夜天逸更加鄙夷不屑,越發確定他根本就是一個不懂翡翠,自以為有點臭錢就了不起的暴發戶公子哥。

    當即下巴微揚,略有幾分傲慢道,“裴大師乃是我們云水齋老齋主的關門弟子,國內年輕一代中最強的佼佼者,至今已在國際上斬獲許多大獎,與騰沖的‘翡翠大王’寸家的天才寸儒亭并稱為‘翡翠雙雄’,你覺得他名氣大不大?”

    “就這粗糙技術,名氣再大也不過如此,很值得驕傲么?我隨便雕幾刀,就能讓他仰望幾輩子都趕不上?!?br />
    夜天逸搖搖頭,淡淡道。

    “先生,如果你今天是刻意來搗亂鬧事的,還請你馬上離開,否則我就要叫保安了?!?br />
    導購員氣憤道。

    “是哪位高人說我裴某人的技藝粗糙不堪入目呀?”

    店門外,突然響起一個嘹亮的聲音。

    緊接著,一名身姿筆挺的青年男子在一個黑色制服的女子陪伴下踏入店中。

    “裴大師,店長!”

    兩名導購員神情一正,連忙躬身問好。

    夜天逸只轉頭看了一眼,便不再關注那兩人。

    什么老齋主、裴大師、寸家天才,在他眼里,連他帝宮中最低級的煉器師都比不上,哪里有資格讓他去多關注一眼。

    “剛才就是你說我們裴大師的手藝很差的?”

    女店長冷著臉,目光不善的盯著夜天逸沉聲質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