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历史军事 > 我是赘婿,我无敌 > 第五十一章 一个人就是一个豪门!
?    “啪!”

    一声极其响亮的脆响!

    青年男子一巴掌直接狠狠抽在了正洋洋得意的林艺凤脸颊上。

    林艺凤当场就懵了,捂着脸颊,错愕不已的望着青年男子:“老公,我是让你教训他们,你好好的打我干什么?”

    “我他麻打的就是你这个贱女人!”

    青年男子怒火冲天,对着林艺凤直接就是一阵三连抽,直把她抽的鼻青脸肿,倒翻在地。

    心中犹不解气,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仿佛恨不得要把她打死一般。

    “徐家林,你疯了,她是你未过门的老婆,你打她做什么?”

    林母又惊又怒的呵斥道。

    “去你吗的,老子就只是随便玩玩她而已,什么时候说过要娶她了,就你们这两个有眼无珠的煞笔玩意,也配进我们林家?做你们的春秋大梦!老子今天要是不打死你们,老子就把林字倒过来写!”

    怒骂着,气急败坏的徐家林冲上去对准林母就是一顿暴揍,直把她和女儿林艺凤打的惨叫连连。

    夜天逸和秦雪儿眉头微微皱了皱,没有去阻止。

    这一切都是林母和林艺凤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既然徐家林很识时务,主动出手教训她们,正好免了他们的麻烦。

    不过此时一旁的两个保安却是被吓傻了眼,看着眼前这场闹剧,完全懵逼了。

    不明白这姓徐的富家大少怎么不去打敌人,却把自己未婚妻给往死里打,脑子是进水了吧!

    然而,下一秒,他们双目骤然爆睁,脑海中一片空白。

    只见富豪公子哥徐家林砰的往夜天逸和秦雪儿面前一跪,一边狂抽自己耳光,一边痛哭流涕道:“夜少,秦小姐,夜伯母,夜嫂子,都是我瞎了狗眼,认识了这两个有眼无珠的王八蛋贱女人,才会让她们冒犯得罪了你们!”

    “夜少,我知道错了,我认罚,您无论是打是骂都行,哪怕要废了我的手脚也可以,只求您能饶了我这一条狗命让我活着,我就是当牛做马也一定报答您!”

    “我向您发誓,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

    徐家林下手那叫一个狠,哭的那叫一个惨烈,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自己抽成了猪头脸,满脸的血丝煞是恐怖吓人。

    原本还在哀嚎惨叫的林艺凤母女看到这一幕,当场就被吓尿了,呆若木鸡的望着夜天逸和秦雪儿。

    徐家可是在天南市有头有脸的家族,他老爸更是副厅级高官,一般人见了都恨不得当舔狗,怎么现在徐家林却像孙子一样跪在夜天逸面前,祈求他的宽恕和饶命?

    夜家不是已经落魄了么?

    什么时候又变得这么牛笔了?

    “啪嗒!”

    一旁,早已被吓坏的两名保安眼前一黑,双膝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连徐家大少都惹不起的人物,他们刚才却怀疑夜天逸他们是小偷,还说要搜她们的身,这他麻还让他们怎么活,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够了?!?br>
    秦雪儿终究是女人,容易心软。

    眼看徐家林已经教训过林艺凤母女,也把他自己打的很惨,再打下去很可能就真的闹出人命,当即喝止道。

    “天逸,你看……”

    秦雪儿美眸望着夜天逸,询问他的意见。

    夜天逸默不作声,转头看向夜母和沈惜月。

    “让她们赔个礼道个歉,这事就算了吧?!?br>
    夜母道。

    “嗯,那就这样吧?!?br>
    夜天逸轻轻颔首。

    “谢谢夜少,谢谢夜少!”

    徐家林如蒙大赦,连忙感激涕零的向夜天逸磕了三个响头。

    见早已鼻青脸肿披头散发的林艺凤母女还在那里傻傻发愣,顿时怒从心头起,把她们一把揪过来,往地上一按,砰砰砰连磕了十几个头,直把她们撞的头破血流,眼冒金星。

    “行了,赶紧带她们滚蛋,别脏了我们的眼?!?br>
    夜天逸不耐的挥手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马上带她们滚!”

    徐家林吓得连忙躬身道歉一声,左右开弓,拖着满头是血的林艺凤母女逃也似的离开商场。

    “妈,嫂子,对不起,刚才肯定吓到你们了吧?!?br>
    秦雪儿一脸歉意的向夜母和沈惜月道。

    “傻丫头,我感谢你帮我们保住了面子还来不及,跟我们道什么歉。唉,虎落平阳被犬欺,这是我们夜家的注定无法逃过的一劫啊?;购谜獯味嗫髁擞心?,要不然我这老婆子的最后一点颜面都要保不住了?!?br>
    夜母轻轻摇头,叹声道。

    “妈,这可不是我的功劳,人家可是看在您儿子的面上才会这么主动认错的?!?br>
    秦雪儿美眸瞥了眼夜天逸,含笑道。

    “天逸?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夜母神情一怔,诧异问道。

    沈惜月也疑惑的看着夜天逸。

    “您不知道,您儿子现在的脸面可比我们秦家的招牌强多了?!?br>
    “想必您应该听说过这么一句话,一个人就是一个豪门!您儿子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只要他把名字往外一报,整个天南市的有钱人全部都得立刻吓得屁滚尿流!”

    秦雪儿笑意盈盈道。

    “他有这么厉害?”

    夜母更加迷糊了,一脸错愕的望着自家儿子。

    当年夜家最强盛的时候,顶多也就只是让各大家族对夜家多几分忌惮而已。

    现在夜家已经落魄,仅凭小儿子夜天逸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把所有人都震住,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嘻嘻,您要是不信的话,以后尽管试试不就知道了?!?br>
    秦雪儿笑意盎然道。

    一双波光流转的剪水双瞳忍不住偷偷瞧了夜天逸一眼,心中有些自得和骄傲。

    她的男人就是这么牛笔!

    现在在天南市上流阶层都流传着一个很吓人的恐怖名头‘金口阎王’!

    还有那句‘阎王难缠,天逸莫惹’的谚语!

    她早就全听说了,只是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见徐家林一听说夜天逸的名字,就立刻吓的屁滚尿流,她才知道夜天逸现在在天南市那些富豪眼里有多么可怕的威慑力!

    看来当初夜天逸在慈善晚宴上用诡异手段杀了赵家家主赵德成、地产大亨柯万年以及宋毅三人,还把江程鹏变成白痴,将宏盛集团占为己有,手段虽然都算不上光明磊落,但却都是实打实的震慑手段,非常有必要!

    这些人骨子里就是欺软怕硬、贪生怕死的主,活该!

    “哼,你现在知道自己名头这么大,心里肯定得意的不得了吧!”

    秦雪儿凑到夜天逸耳边,娇哼道。

    “小儿科而已,很值得得意么?真是没见识!”

    夜天逸瞥了她一眼,淡淡道。

    想当初他杀遍天元仙域诸天万界的时候,臣服跪拜在他脚下的人,都是以十亿百亿为单位,不知凡几!

    如今区区一个天南市的几个不入流家族而已,连给他帝宫里最弱小的仆人舔鞋底的资格都没有,他有什么好得意的。

    “哼,你就装,使劲装,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一副永远都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仿佛看不起天下所有人的嘴脸了!”

    秦雪儿气恼道。

    “妈,嫂子,我们买东西去,别管这个坏家伙,看到他我就来气?!?br>
    秦雪儿跺着脚,气呼呼的直接挽着夜母和沈惜月走人。

    夜天逸无语。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有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