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我是贅婿,我無敵 > 第五十一章 一個人就是一個豪門!
    “啪!”

    一聲極其響亮的脆響!

    青年男子一巴掌直接狠狠抽在了正洋洋得意的林藝鳳臉頰上。

    林藝鳳當場就懵了,捂著臉頰,錯愕不已的望著青年男子:“老公,我是讓你教訓他們,你好好的打我干什么?”

    “我他麻打的就是你這個賤女人!”

    青年男子怒火沖天,對著林藝鳳直接就是一陣三連抽,直把她抽的鼻青臉腫,倒翻在地。

    心中猶不解氣,又是一陣拳打腳踢,仿佛恨不得要把她打死一般。

    “徐家林,你瘋了,她是你未過門的老婆,你打她做什么?”

    林母又驚又怒的呵斥道。

    “去你嗎的,老子就只是隨便玩玩她而已,什么時候說過要娶她了,就你們這兩個有眼無珠的煞筆玩意,也配進我們林家?做你們的春秋大夢!老子今天要是不打死你們,老子就把林字倒過來寫!”

    怒罵著,氣急敗壞的徐家林沖上去對準林母就是一頓暴揍,直把她和女兒林藝鳳打的慘叫連連。

    夜天逸和秦雪兒眉頭微微皺了皺,沒有去阻止。

    這一切都是林母和林藝鳳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既然徐家林很識時務,主動出手教訓她們,正好免了他們的麻煩。

    不過此時一旁的兩個保安卻是被嚇傻了眼,看著眼前這場鬧劇,完全懵逼了。

    不明白這姓徐的富家大少怎么不去打敵人,卻把自己未婚妻給往死里打,腦子是進水了吧!

    然而,下一秒,他們雙目驟然爆睜,腦海中一片空白。

    只見富豪公子哥徐家林砰的往夜天逸和秦雪兒面前一跪,一邊狂抽自己耳光,一邊痛哭流涕道:“夜少,秦小姐,夜伯母,夜嫂子,都是我瞎了狗眼,認識了這兩個有眼無珠的王八蛋賤女人,才會讓她們冒犯得罪了你們!”

    “夜少,我知道錯了,我認罰,您無論是打是罵都行,哪怕要廢了我的手腳也可以,只求您能饒了我這一條狗命讓我活著,我就是當牛做馬也一定報答您!”

    “我向您發誓,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

    徐家林下手那叫一個狠,哭的那叫一個慘烈,沒一會兒的功夫就把自己抽成了豬頭臉,滿臉的血絲煞是恐怖嚇人。

    原本還在哀嚎慘叫的林藝鳳母女看到這一幕,當場就被嚇尿了,呆若木雞的望著夜天逸和秦雪兒。

    徐家可是在天南市有頭有臉的家族,他老爸更是副廳級高官,一般人見了都恨不得當舔狗,怎么現在徐家林卻像孫子一樣跪在夜天逸面前,祈求他的寬恕和饒命?

    夜家不是已經落魄了么?

    什么時候又變得這么牛筆了?

    “啪嗒!”

    一旁,早已被嚇壞的兩名保安眼前一黑,雙膝一軟,直接癱倒在地上,暈死了過去。

    連徐家大少都惹不起的人物,他們剛才卻懷疑夜天逸他們是小偷,還說要搜她們的身,這他麻還讓他們怎么活,不如早點死了算了!

    “夠了?!?br />
    秦雪兒終究是女人,容易心軟。

    眼看徐家林已經教訓過林藝鳳母女,也把他自己打的很慘,再打下去很可能就真的鬧出人命,當即喝止道。

    “天逸,你看……”

    秦雪兒美眸望著夜天逸,詢問他的意見。

    夜天逸默不作聲,轉頭看向夜母和沈惜月。

    “讓她們賠個禮道個歉,這事就算了吧?!?br />
    夜母道。

    “嗯,那就這樣吧?!?br />
    夜天逸輕輕頷首。

    “謝謝夜少,謝謝夜少!”

    徐家林如蒙大赦,連忙感激涕零的向夜天逸磕了三個響頭。

    見早已鼻青臉腫披頭散發的林藝鳳母女還在那里傻傻發愣,頓時怒從心頭起,把她們一把揪過來,往地上一按,砰砰砰連磕了十幾個頭,直把她們撞的頭破血流,眼冒金星。

    “行了,趕緊帶她們滾蛋,別臟了我們的眼?!?br />
    夜天逸不耐的揮手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馬上帶她們滾!”

    徐家林嚇得連忙躬身道歉一聲,左右開弓,拖著滿頭是血的林藝鳳母女逃也似的離開商場。

    “媽,嫂子,對不起,剛才肯定嚇到你們了吧?!?br />
    秦雪兒一臉歉意的向夜母和沈惜月道。

    “傻丫頭,我感謝你幫我們保住了面子還來不及,跟我們道什么歉。唉,虎落平陽被犬欺,這是我們夜家的注定無法逃過的一劫啊?;購謎獯味囁髁擻心?,要不然我這老婆子的最后一點顏面都要保不住了?!?br />
    夜母輕輕搖頭,嘆聲道。

    “媽,這可不是我的功勞,人家可是看在您兒子的面上才會這么主動認錯的?!?br />
    秦雪兒美眸瞥了眼夜天逸,含笑道。

    “天逸?這跟他有什么關系?”

    夜母神情一怔,詫異問道。

    沈惜月也疑惑的看著夜天逸。

    “您不知道,您兒子現在的臉面可比我們秦家的招牌強多了?!?br />
    “想必您應該聽說過這么一句話,一個人就是一個豪門!您兒子現在就是這種情況,只要他把名字往外一報,整個天南市的有錢人全部都得立刻嚇得屁滾尿流!”

    秦雪兒笑意盈盈道。

    “他有這么厲害?”

    夜母更加迷糊了,一臉錯愕的望著自家兒子。

    當年夜家最強盛的時候,頂多也就只是讓各大家族對夜家多幾分忌憚而已。

    現在夜家已經落魄,僅憑小兒子夜天逸一個人怎么可能會把所有人都震住,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嘻嘻,您要是不信的話,以后盡管試試不就知道了?!?br />
    秦雪兒笑意盎然道。

    一雙波光流轉的剪水雙瞳忍不住偷偷瞧了夜天逸一眼,心中有些自得和驕傲。

    她的男人就是這么牛筆!

    現在在天南市上流階層都流傳著一個很嚇人的恐怖名頭‘金口閻王’!

    還有那句‘閻王難纏,天逸莫惹’的諺語!

    她早就全聽說了,只是一直沒怎么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見徐家林一聽說夜天逸的名字,就立刻嚇的屁滾尿流,她才知道夜天逸現在在天南市那些富豪眼里有多么可怕的威懾力!

    看來當初夜天逸在慈善晚宴上用詭異手段殺了趙家家主趙德成、地產大亨柯萬年以及宋毅三人,還把江程鵬變成白癡,將宏盛集團占為己有,手段雖然都算不上光明磊落,但卻都是實打實的震懾手段,非常有必要!

    這些人骨子里就是欺軟怕硬、貪生怕死的主,活該!

    “哼,你現在知道自己名頭這么大,心里肯定得意的不得了吧!”

    秦雪兒湊到夜天逸耳邊,嬌哼道。

    “小兒科而已,很值得得意么?真是沒見識!”

    夜天逸瞥了她一眼,淡淡道。

    想當初他殺遍天元仙域諸天萬界的時候,臣服跪拜在他腳下的人,都是以十億百億為單位,不知凡幾!

    如今區區一個天南市的幾個不入流家族而已,連給他帝宮里最弱小的仆人舔鞋底的資格都沒有,他有什么好得意的。

    “哼,你就裝,使勁裝,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一副永遠都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仿佛看不起天下所有人的嘴臉了!”

    秦雪兒氣惱道。

    “媽,嫂子,我們買東西去,別管這個壞家伙,看到他我就來氣?!?br />
    秦雪兒跺著腳,氣呼呼的直接挽著夜母和沈惜月走人。

    夜天逸無語。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有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