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夫人半信半疑的挥了挥手臂,又扭了扭手腕,发现自己原本僵硬生痛的手竟然活动自如,一点痛感都没有,不禁大感意外,又惊又喜。

    接着她立刻来回跑跳了几步,发现腿脚居然也变好了。

    而且整个人好像突然被卸下了重负般,身轻如燕,四肢畅快,就算让她现在跑个一万米都不是问题。

    “竟然真的全好了!”

    老夫人欣喜若狂,激动不已的一把抓住夜天逸的手,喜极而泣道:“小伙子,不不不,应该是神医,大神医,你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没想到不打针不吃药,你竟然这么简简单单就把我的关节炎给治好了,恐怕华佗再世,都没你厉害!”

    “来来,这手镯给你,我一分钱都不要,就当是我老婆子的一点心意,真是太谢谢你了?!?br>
    老夫人忙手忙脚的把玉镯脱下,立刻往夜天逸手里塞。

    看她激动的情难自禁的模样,显然是高兴坏了。

    秦雪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又瞧瞧淡然自若的夜天逸,心里暗自震惊,这家伙不会真有这么神奇吧?

    “我这人向来说到做到,说了给你两百万,就是两百万,一分都绝不会少,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马上转给你?!?br>
    夜天逸收下血玉手镯,边道。

    “不用,真的不用,我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拿再多钱也远不如有副好身板,你能帮我治好这关节炎,那是用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大恩,要是再拿你的钱,那我岂不是枉为人了么?!?br>
    老夫人连连推辞,就是不给银行账号。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币固煲莸?。

    “神医,您等等,能不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老夫人一脸殷切的望着夜天逸道,不自觉对他用起了尊称。

    夜天逸微微犹豫,颔首道:“可以,不过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br>
    “您放心,我保证不随便打电话,就是我家老头子过几天也要来天南市,我想请您也帮他瞧瞧,看看能不能把他身上的一些老毛病治治?!?br>
    老夫人忙不迭道。

    “嗯?!币固煲莸愕阃?,给老夫人留了个手机号码,便带着仍处于难以置信震惊中的秦雪儿转身离开。

    “真是太神奇了,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年轻又厉害的神医!”

    老夫人站在原地,一边极其轻松的活动手脚,一边望着夜天逸的背影犹自连连惊叹。

    “夜天逸,老实交代,你刚才医治那个老婆婆的病,不会是在忽悠她老人家吧?”

    秦雪儿一脸严肃的盯着夜天逸问道。

    “你看我像是那种忽悠别人的人吗?”夜天逸把玩着手中的血玉手镯,淡淡道。

    “当真?可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会治???”秦雪儿狐疑的上下不停打量他。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的是?!?br>
    夜天逸漫不经心道,同时以指驭气,对着手镯比划了一通,然后抓住秦雪儿的手,套在她手腕上。

    秦雪儿一怔,继而俏脸飞上一抹迷人红晕,结结巴巴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只是送给你的一个小礼物而已。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把它摘下来,它在关键时刻能保你的命?!?br>
    夜天逸扫她一眼,说道。

    “哦,哦,好,那我就收下了?!?br>
    秦雪儿贝齿轻咬红唇,强忍着心中羞涩低低应道,浑然忽略了夜天逸后面说的那句话。

    没想到死木头也会有开窍的那一天,居然都懂得给自己送定情信物了。

    看来他虽然一天天嚷着要离婚,但其实早就已经爱她爱的不可自拔,只是一直不好意思表现出来罢了。

    秦雪儿偷偷摩挲着那价值高达四百万的血玉手镯,心中涌起一阵甜蜜蜜,嘴角情不自禁的泛起一丝丝甜甜笑容。

    还好夜天逸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否则非得郁闷的朝她直翻白眼。

    他之所以把这血玉手镯送给她,可不是什么定不定情的信物,而是送她一件对常人来说无比珍贵的护身法宝。

    就在刚才,他已经在手镯中刻画了一个他自创的帝级守护阵法,虽然是简单初级版,但已经够用,一旦秦雪儿遭遇任何危险,手镯中的守护阵法就会立刻被自动触发,保证她的人身安全。

    而且只要手镯中的能量没有被全部消耗殆尽,那阵法就能一直?;に?。

    换句话说,如今这玉镯的价值,已经不是简单的四百万,而是哪怕花几十个亿都未必买的上。

    “对了,赵家人已经到天南市了,没事的话就不要随便独自一个人外出?!币固煲萃蝗坏?。

    “他们已经来了?”秦雪儿脸色微变,神情一下变得凝重。

    “嗯,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他们掀不起任何风浪?!币固煲萜ㄉ裣械?。

    “夜天逸,我怎么总觉得你好像总是一副神通广大,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样子,仿佛天底下就没有能让你紧张又办不到的事,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夜天逸?”

    秦雪儿心神安定下来,美眸炯炯有神的望着夜天逸。

    “我本来就是这么强大,只是你一直没发现而已,有什么问题吗?”夜天逸淡淡道。

    “你这三年来的表现,和你现在的表现,相差太大了,总让我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就好像在做梦一样?!?br>
    “如果不是你现在的样子没有变,我都以为你是另外一个人了?!?br>
    秦雪儿明眸望着夜天逸的俊脸道。

    “那你是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币固煲菥簿参实?。

    秦雪儿表情一滞,俏脸升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绯红,没想到他竟然会问的这么直接。

    “以前的你懦弱、无能,现在却十分野蛮、霸道、还很自以为是……不管哪一个,我都不喜欢?!?br>
    秦雪儿掰着手指头,很嘴硬的说道。

    “你说的都是真话?”夜天逸皱眉看着秦雪儿。

    “当然,我秦雪儿从来不说假话?!鼻匮┒两康?,“我喜欢的男人,必须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绝世大英雄,顶天立地,无人能敌,有大男子汉气概……”

    “除了我,这世上没有人能符合你的标准!”夜天逸下巴微扬,傲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