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半信半疑的揮了揮手臂,又扭了扭手腕,發現自己原本僵硬生痛的手竟然活動自如,一點痛感都沒有,不禁大感意外,又驚又喜。

    接著她立刻來回跑跳了幾步,發現腿腳居然也變好了。

    而且整個人好像突然被卸下了重負般,身輕如燕,四肢暢快,就算讓她現在跑個一萬米都不是問題。

    “竟然真的全好了!”

    老夫人欣喜若狂,激動不已的一把抓住夜天逸的手,喜極而泣道:“小伙子,不不不,應該是神醫,大神醫,你簡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沒想到不打針不吃藥,你竟然這么簡簡單單就把我的關節炎給治好了,恐怕華佗再世,都沒你厲害!”

    “來來,這手鐲給你,我一分錢都不要,就當是我老婆子的一點心意,真是太謝謝你了?!?br />
    老夫人忙手忙腳的把玉鐲脫下,立刻往夜天逸手里塞。

    看她激動的情難自禁的模樣,顯然是高興壞了。

    秦雪兒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又瞧瞧淡然自若的夜天逸,心里暗自震驚,這家伙不會真有這么神奇吧?

    “我這人向來說到做到,說了給你兩百萬,就是兩百萬,一分都絕不會少,把你的銀行賬號給我,我馬上轉給你?!?br />
    夜天逸收下血玉手鐲,邊道。

    “不用,真的不用,我都已經一大把年紀了,拿再多錢也遠不如有副好身板,你能幫我治好這關節炎,那是用多少錢都換不來的大恩,要是再拿你的錢,那我豈不是枉為人了么?!?br />
    老夫人連連推辭,就是不給銀行賬號。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告辭了?!幣固煲蕕?。

    “神醫,您等等,能不能給我留個聯系方式?”老夫人一臉殷切的望著夜天逸道,不自覺對他用起了尊稱。

    夜天逸微微猶豫,頷首道:“可以,不過如果沒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給我打電話了?!?br />
    “您放心,我保證不隨便打電話,就是我家老頭子過幾天也要來天南市,我想請您也幫他瞧瞧,看看能不能把他身上的一些老毛病治治?!?br />
    老夫人忙不迭道。

    “嗯?!幣固煲蕕愕閫?,給老夫人留了個手機號碼,便帶著仍處于難以置信震驚中的秦雪兒轉身離開。

    “真是太神奇了,沒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這么年輕又厲害的神醫!”

    老夫人站在原地,一邊極其輕松的活動手腳,一邊望著夜天逸的背影猶自連連驚嘆。

    “夜天逸,老實交代,你剛才醫治那個老婆婆的病,不會是在忽悠她老人家吧?”

    秦雪兒一臉嚴肅的盯著夜天逸問道。

    “你看我像是那種忽悠別人的人嗎?”夜天逸把玩著手中的血玉手鐲,淡淡道。

    “當真?可我怎么從來不知道你還會治???”秦雪兒狐疑的上下不停打量他。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的是?!?br />
    夜天逸漫不經心道,同時以指馭氣,對著手鐲比劃了一通,然后抓住秦雪兒的手,套在她手腕上。

    秦雪兒一怔,繼而俏臉飛上一抹迷人紅暈,結結巴巴道:“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就只是送給你的一個小禮物而已。記住,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要把它摘下來,它在關鍵時刻能保你的命?!?br />
    夜天逸掃她一眼,說道。

    “哦,哦,好,那我就收下了?!?br />
    秦雪兒貝齒輕咬紅唇,強忍著心中羞澀低低應道,渾然忽略了夜天逸后面說的那句話。

    沒想到死木頭也會有開竅的那一天,居然都懂得給自己送定情信物了。

    看來他雖然一天天嚷著要離婚,但其實早就已經愛她愛的不可自拔,只是一直不好意思表現出來罷了。

    秦雪兒偷偷摩挲著那價值高達四百萬的血玉手鐲,心中涌起一陣甜蜜蜜,嘴角情不自禁的泛起一絲絲甜甜笑容。

    還好夜天逸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否則非得郁悶的朝她直翻白眼。

    他之所以把這血玉手鐲送給她,可不是什么定不定情的信物,而是送她一件對常人來說無比珍貴的護身法寶。

    就在剛才,他已經在手鐲中刻畫了一個他自創的帝級守護陣法,雖然是簡單初級版,但已經夠用,一旦秦雪兒遭遇任何危險,手鐲中的守護陣法就會立刻被自動觸發,保證她的人身安全。

    而且只要手鐲中的能量沒有被全部消耗殆盡,那陣法就能一直?;に?。

    換句話說,如今這玉鐲的價值,已經不是簡單的四百萬,而是哪怕花幾十個億都未必買的上。

    “對了,趙家人已經到天南市了,沒事的話就不要隨便獨自一個人外出?!幣固煲萃蝗壞?。

    “他們已經來了?”秦雪兒臉色微變,神情一下變得凝重。

    “嗯,不過你放心,有我在,他們掀不起任何風浪?!幣固煲萜ㄉ襝械?。

    “夜天逸,我怎么總覺得你好像總是一副神通廣大,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樣子,仿佛天底下就沒有能讓你緊張又辦不到的事,你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夜天逸?”

    秦雪兒心神安定下來,美眸炯炯有神的望著夜天逸。

    “我本來就是這么強大,只是你一直沒發現而已,有什么問題嗎?”夜天逸淡淡道。

    “你這三年來的表現,和你現在的表現,相差太大了,總讓我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就好像在做夢一樣?!?br />
    “如果不是你現在的樣子沒有變,我都以為你是另外一個人了?!?br />
    秦雪兒明眸望著夜天逸的俊臉道。

    “那你是喜歡以前的我,還是現在的我?!幣固煲菥簿參實?。

    秦雪兒表情一滯,俏臉升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緋紅,沒想到他竟然會問的這么直接。

    “以前的你懦弱、無能,現在卻十分野蠻、霸道、還很自以為是……不管哪一個,我都不喜歡?!?br />
    秦雪兒掰著手指頭,很嘴硬的說道。

    “你說的都是真話?”夜天逸皺眉看著秦雪兒。

    “當然,我秦雪兒從來不說假話?!鼻匱┒兩康?,“我喜歡的男人,必須是這世界上最厲害的絕世大英雄,頂天立地,無人能敵,有大男子漢氣概……”

    “除了我,這世上沒有人能符合你的標準!”夜天逸下巴微揚,傲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