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哗啦啦!”

    “哗啦啦!”

    每隔一两分钟,游戏厅里便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

    那些推币机就像疯了一样,夜天逸才刚投十几个币,就立刻争先恐后,把好不容易堆成小山一样高的游戏币拼命往外吐。

    短短一会的功夫,五台推币机就基本被清空,夜天逸赚了足足三千多枚游戏币。

    围观的观众此时看夜天逸的眼神已经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崇拜,而是彻彻底底的膜拜,恨不得立马对他五体投地,烧高香敬起来!

    这家伙哪里还是人,简直就是神人??!

    “兄弟,哥,我知道错了,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对,或有得罪过你的地方,还请你宽宏大量,放我一马。这一点是我的小意思,兄弟我请你们夫妻俩喝杯小茶,可以不?”

    眼看夜天逸还要去玩‘海底捕鱼’,店老板脸色一白,浑身一哆嗦,慌忙上前拉住他,语气恳切的低声哀求道。

    夜天逸低头看了眼手里被趁机塞进来的几张百元大钞,又瞧了他一眼,转头对秦雪儿道:“要不我们今天就先到这?”

    “可以呀,我都听你的?!鼻匮┒σ獍蝗坏?。

    “那就这样吧?!币固煲莸愕阃?,离开了‘海底捕鱼’的游戏台。

    “多谢多谢?!钡昀习逅闪丝谄?,忙不迭谢道。

    “不过这些游戏币应该可以退吧?”秦雪儿指着那已经摞成一座小山的游戏币问道。

    店老板表情一僵,哭丧着脸强笑道:“可以,当然可以?!?br>
    “哎哎,大神,别走啊,再玩几把,或者教我们几手,让我们发点小财也行呀?!?br>
    那些围观观众不乐意了,着急忙慌的叫道。

    店老板哪里敢让夜天逸和秦雪儿留下,连忙三下五除二把那些游戏币兑换成钞票,恭送他们夫妻二人离开。

    游戏厅里顿时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遗憾叹息声。

    “哇,没想到只投入两百块钱,居然就赚了三千多,这钱也太好赚了?!鼻匮┒懦?,开心笑道。

    “几千块钱而已,你有必要这么高兴吗?”夜天逸无法理解道。

    “你不懂,玩游戏玩的其实不是本身,而是这其中的乐趣。而且这钱是我们亲手赢来的,意义更加非凡。我决定了,这三千块钱我要好好珍藏起来,把它当作传家宝?!?br>
    秦雪儿说着,郑重其事的把三千块钱贴身藏好。

    “那这些娃娃呢?”夜天逸指着两只手上挂满的布娃娃,皱眉道。

    “这些娃娃我也要全部带回家,把整个房间都铺满!”秦雪儿犹如快乐的精灵,抱过几个娃娃,喜滋滋的笑道。

    夜天逸摇头,完全想不明白女人这种生物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秦雪儿的身家,轻轻送送就能把这整个商场都买下来,却偏偏只是拉着他到处乱逛,什么都不买,赢了十几个娃娃和几千块钱就高兴成这样。

    “算了,随你高兴吧?!?br>
    夜天逸无奈摇头,大步流星朝商场外走去。

    他堂堂天帝居然沦落到在游戏厅这种地方装逼,实在是太low太没逼格了。

    有那时间,他还不如想办法恢复修为,尽快了结地球的一切恩怨。

    “嗯?”

    蓦得,夜天逸脚步一顿,转头望向正在广场边上拉扯的一名少年和一个老妇人。

    “怎么了?”秦雪儿疑惑问道。

    “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在这等我?!币固煲莸?,随手将娃娃塞到秦雪儿怀中,快步朝那两人走去。

    被勾起好奇心的秦雪儿连忙跟上。

    “老太婆,你这个手镯我看上了,两百块成交,钱你拿着,手镯赶紧脱下来给我?!?br>
    少年态度极为蛮横的说道,两百块往老妇人手里一塞,就想强行把老妇人手腕上的手镯摘走。

    “小伙子,你干什么,你这是抢劫,是犯法的……”老妇人急忙护着手腕,紧张叫道。

    “你说对了,我就是在抢劫,识相的就立刻乖乖把手镯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br>
    少年满脸狠戾之气的说道,双手极为粗鲁的用力掰扯老人的手腕,疼的老妇人额头直冒冷汗,口中连呼救命。

    “小鬼,立刻把你的爪子给我放下来?!币固煲荽由砗笠话蚜嘧∧巧倌甑囊铝?,冷冷道。

    “滚一边去,小爷的事你都敢管,活腻了你!”少年大怒,转头朝夜天逸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不知死活的东西!”

    夜天逸眼眸一凝,一巴掌直接将那少年扇飞。

    但那少年却好像无事人般,刚摔倒就立即迅速从地上爬起,双眸如毒蛇死死盯着夜天逸。

    “敢管小爷的事,我看不想活的那个人是你吧?!鄙倌昴税炎旖茄?,阴冷笑道。

    话落,他手中突然多出一样奇怪物事,朝夜天逸用力一甩。

    夜天逸随手抓住,赫然是一只拇指大小的虫子。

    “桀桀,你可以去地下见阎王了?!鄙倌昝婺空?,咧着嘴得意的瞧着他。

    夜天逸低头看了眼那只虫子,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居然会在地球上看到这专门以吸取他人精气为生的**虫。

    **虫,一种很邪恶但很少见,能杀人于无形的毒虫。

    模样有点类似蚊子,口器中的6根口针能分泌出一种强烈毒素,可瞬间致人昏迷,然后把目标身上的精气全部吸走,使其变成瘪瘪的干尸。

    夜天逸曾在天元仙域见过,没想到地球上也会有。

    看这少年年龄不大,十五六岁左右,但心性却狠毒至极,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而且从他能拥有这**虫来看,来历绝不寻常。

    “说吧,这**虫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夜天逸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是**虫?”少年面色一变,错愕问道。

    紧接着,他见夜天逸任凭那**虫叮咬,却始终无事,脸色不由变得十分难看,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道:“你居然没事?”

    “这小小的**虫还奈何不了我,但我对你的来历却有些感兴趣,是你自己老实交代,还是要我严刑逼供?”

    夜天逸两指一搓,直接将**虫捏死,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