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啦!”

    “嘩啦啦!”

    每隔一兩分鐘,游戲廳里便響起一陣清脆悅耳的響聲。

    那些推幣機就像瘋了一樣,夜天逸才剛投十幾個幣,就立刻爭先恐后,把好不容易堆成小山一樣高的游戲幣拼命往外吐。

    短短一會的功夫,五臺推幣機就基本被清空,夜天逸賺了足足三千多枚游戲幣。

    圍觀的觀眾此時看夜天逸的眼神已經不僅僅只是簡單的崇拜,而是徹徹底底的膜拜,恨不得立馬對他五體投地,燒高香敬起來!

    這家伙哪里還是人,簡直就是神人??!

    “兄弟,哥,我知道錯了,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對,或有得罪過你的地方,還請你寬宏大量,放我一馬。這一點是我的小意思,兄弟我請你們夫妻倆喝杯小茶,可以不?”

    眼看夜天逸還要去玩‘海底捕魚’,店老板臉色一白,渾身一哆嗦,慌忙上前拉住他,語氣懇切的低聲哀求道。

    夜天逸低頭看了眼手里被趁機塞進來的幾張百元大鈔,又瞧了他一眼,轉頭對秦雪兒道:“要不我們今天就先到這?”

    “可以呀,我都聽你的?!鼻匱┒σ獍蝗壞?。

    “那就這樣吧?!幣固煲蕕愕閫?,離開了‘海底捕魚’的游戲臺。

    “多謝多謝?!鋇昀習逅閃絲諂?,忙不迭謝道。

    “不過這些游戲幣應該可以退吧?”秦雪兒指著那已經摞成一座小山的游戲幣問道。

    店老板表情一僵,哭喪著臉強笑道:“可以,當然可以?!?br />
    “哎哎,大神,別走啊,再玩幾把,或者教我們幾手,讓我們發點小財也行呀?!?br />
    那些圍觀觀眾不樂意了,著急忙慌的叫道。

    店老板哪里敢讓夜天逸和秦雪兒留下,連忙三下五除二把那些游戲幣兌換成鈔票,恭送他們夫妻二人離開。

    游戲廳里頓時響起一陣此起彼伏的遺憾嘆息聲。

    “哇,沒想到只投入兩百塊錢,居然就賺了三千多,這錢也太好賺了?!鼻匱┒懦?,開心笑道。

    “幾千塊錢而已,你有必要這么高興嗎?”夜天逸無法理解道。

    “你不懂,玩游戲玩的其實不是本身,而是這其中的樂趣。而且這錢是我們親手贏來的,意義更加非凡。我決定了,這三千塊錢我要好好珍藏起來,把它當作傳家寶?!?br />
    秦雪兒說著,鄭重其事的把三千塊錢貼身藏好。

    “那這些娃娃呢?”夜天逸指著兩只手上掛滿的布娃娃,皺眉道。

    “這些娃娃我也要全部帶回家,把整個房間都鋪滿!”秦雪兒猶如快樂的精靈,抱過幾個娃娃,喜滋滋的笑道。

    夜天逸搖頭,完全想不明白女人這種生物的腦回路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秦雪兒的身家,輕輕送送就能把這整個商場都買下來,卻偏偏只是拉著他到處亂逛,什么都不買,贏了十幾個娃娃和幾千塊錢就高興成這樣。

    “算了,隨你高興吧?!?br />
    夜天逸無奈搖頭,大步流星朝商場外走去。

    他堂堂天帝居然淪落到在游戲廳這種地方裝逼,實在是太low太沒逼格了。

    有那時間,他還不如想辦法恢復修為,盡快了結地球的一切恩怨。

    “嗯?”

    驀得,夜天逸腳步一頓,轉頭望向正在廣場邊上拉扯的一名少年和一個老婦人。

    “怎么了?”秦雪兒疑惑問道。

    “有點事要處理一下,在這等我?!幣固煲蕕?,隨手將娃娃塞到秦雪兒懷中,快步朝那兩人走去。

    被勾起好奇心的秦雪兒連忙跟上。

    “老太婆,你這個手鐲我看上了,兩百塊成交,錢你拿著,手鐲趕緊脫下來給我?!?br />
    少年態度極為蠻橫的說道,兩百塊往老婦人手里一塞,就想強行把老婦人手腕上的手鐲摘走。

    “小伙子,你干什么,你這是搶劫,是犯法的……”老婦人急忙護著手腕,緊張叫道。

    “你說對了,我就是在搶劫,識相的就立刻乖乖把手鐲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br />
    少年滿臉狠戾之氣的說道,雙手極為粗魯的用力掰扯老人的手腕,疼的老婦人額頭直冒冷汗,口中連呼救命。

    “小鬼,立刻把你的爪子給我放下來?!幣固煲荽由硨笠話蚜嘧∧巧倌甑囊鋁?,冷冷道。

    “滾一邊去,小爺的事你都敢管,活膩了你!”少年大怒,轉頭朝夜天逸就是一頓破口大罵。

    “不知死活的東西!”

    夜天逸眼眸一凝,一巴掌直接將那少年扇飛。

    但那少年卻好像無事人般,剛摔倒就立即迅速從地上爬起,雙眸如毒蛇死死盯著夜天逸。

    “敢管小爺的事,我看不想活的那個人是你吧?!鄙倌昴稅炎旖茄?,陰冷笑道。

    話落,他手中突然多出一樣奇怪物事,朝夜天逸用力一甩。

    夜天逸隨手抓住,赫然是一只拇指大小的蟲子。

    “桀桀,你可以去地下見閻王了?!鄙倌昝婺空?,咧著嘴得意的瞧著他。

    夜天逸低頭看了眼那只蟲子,眉頭微微一皺,沒想到居然會在地球上看到這專門以吸取他人精氣為生的**蟲。

    **蟲,一種很邪惡但很少見,能殺人于無形的毒蟲。

    模樣有點類似蚊子,口器中的6根口針能分泌出一種強烈毒素,可瞬間致人昏迷,然后把目標身上的精氣全部吸走,使其變成癟癟的干尸。

    夜天逸曾在天元仙域見過,沒想到地球上也會有。

    看這少年年齡不大,十五六歲左右,但心性卻狠毒至極,一言不合就要殺人,而且從他能擁有這**蟲來看,來歷絕不尋常。

    “說吧,這**蟲是你從哪里弄來的?”夜天逸面無表情的問道。

    “你……你怎么會知道這是**蟲?”少年面色一變,錯愕問道。

    緊接著,他見夜天逸任憑那**蟲叮咬,卻始終無事,臉色不由變得十分難看,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道:“你居然沒事?”

    “這小小的**蟲還奈何不了我,但我對你的來歷卻有些感興趣,是你自己老實交代,還是要我嚴刑逼供?”

    夜天逸兩指一搓,直接將**蟲捏死,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