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我是贅婿,我無敵 > 第二十七章 你們連仰望他的資格都沒有
    “他們人呢?”

    慕云煙從辦公室出來問道。

    “已經走了?!?br />
    葉南天小心翼翼的偷偷瞄了她一眼,心中狐疑,不知道隊長和那個叫夜天逸的家伙到底是什么關系。

    慕隊雖然才來刑偵大隊半年,但卻是全局上下公認的最美女神和鐵一般的女漢子,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眉頭都從來不皺一下,永遠都是一副英姿颯爽的酷酷樣子,是N多人欽佩和崇拜的偶像,局里暗戀她的人絕對多的要老命。

    但今天,她卻在一個男人面前紅了眼睛,還為那個男人掉眼淚!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尤其那個叫夜天逸的家伙,還是一個有婦之夫,是天南市眾人皆知的無能上門女婿!

    葉南天實在想不通,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好,居然不僅能攀上高枝倒插進豪門秦家,把天南市最美的女神秦雪兒給騙到手,還把他們偷偷愛慕的女戰神慕云煙也給拐跑了。

    想想都覺得可氣!

    憑什么呀!

    像他們這樣憑自己本事吃飯,又勤勞又專一還有能力的顧家好男人,連個老婆都找不到。

    夜天逸這種吃軟飯的家伙卻偏偏左右逢源,享盡齊人之福。

    真是旱得旱死,澇的澇死,人比人,氣死人!

    葉南天越想越郁悶,忍不住嘀咕暗罵了幾句人渣!禽獸!畜生!

    “慕隊,您和那個夜天逸……”葉南天忍不住試探的低聲問道。

    “他只是我一個多年老友而已?!蹦皆蒲糖屏搜劬置趴詵較?,已經看不見夜天逸的身影,神情微微一黯,淡淡說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那夜天逸在本市名聲很不好,是個非常有名的軟飯男,被所有人瞧不起,全靠他老婆秦雪兒給他撐門面,以后您要是沒事,我覺得還是盡量少跟那種人打交道比較好,免得被人誤會?!幣賭咸旃兆磐淙八檔?。

    “軟飯男?被人瞧不起?誤會?”

    慕云煙精致的俏臉上泛起一絲冷笑,“當初那個男人稱霸世界,無敵天下之時,你們天南市所有人連仰望他的資格都沒有,居然有人敢瞧不起他?也不看看到底誰瞧不起誰!”

    輕哼一聲,慕云煙踩著制式皮鞋徑自離開。

    葉南天傻呆呆站在原地,一臉懵逼,完全被震住,怎么也想不到他們崇拜的女神偶像,對那夜天逸的評價居然會那么高。

    “稱霸世界,無敵天下?慕隊這是在編故事吧?!幣賭咸煳捫緣淖匝宰雜?,心里暗自郁悶嘆氣,看來素來對男人不假辭色的慕隊,這次是真的掉進夜天逸那個人渣的坑里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用什么甜言蜜語和迷魂湯把慕隊的心給騙走的。

    女人啊,一旦陷入戀愛,智商果然立馬變成負數。

    但愿慕隊不要陷得太深,否則以后就有的受了。

    葉南天無奈搖頭,正欲轉身回位子上繼續辦公。

    慕云煙回頭問道:“那個叫柳晟的人呢?”

    “還在拘留室里呆著呢,您是要親自詢問他嗎?”葉南天連忙道,“慕隊,那柳晟一直在喊冤,還控告夜天逸和秦雪兒夫婦想謀殺他,身上也有些淤青傷痕,我覺得以他的身份應該不是在撒謊,您是不是再好好調查一下那個夜天逸……”

    “嗯,那你去好好調查一下,看看那柳晟身上是不是有前科,或者做過什么違法亂紀的事,等調查清楚了就立刻把結果交給我。唔,如果他沒有,那就連他的家人也一起調查,一定要查出點東西來?!蹦皆蒲壇烈韉?。

    話音未落,已經轉身走人。

    葉南天傻愣愣瞧著她姣好的美麗背影,再次被震住,徹底傻眼了。

    慕隊這是要以公謀私,公然違紀,特意為夜天逸那個家伙找柳晟的麻煩??!

    日哦,那個夜天逸到底有什么地方這么優秀,能把原本鐵面無私的慕隊都給迷得神魂顛倒、黑白不分了!

    “這是氣死人了!”

    葉南天悶悶不樂的嘟囔一聲,滿心無奈的找人調查柳晟去。

    回家路上。

    夜天逸坐在秦雪兒車里,閉著眼眸低頭沉思。

    一旁,秦雪兒不時用眼角余光瞄著他,心情很不好,臉色臭臭的,腦子里想的全都是慕云煙紅著眼從審訊室里跑出來的一幕。

    換做以前,她根本不會在乎夜天逸到底和什么女人勾搭,只要不帶回家里,敗壞她的名聲,隨便他怎么折騰都行。

    但現在卻絕不可以,哪怕夜天逸只是多看別的女人一秒,她都會感覺心里不舒服?;瘓浠八?,在感情上,她有些小心眼。

    她知道自己這樣不對,也知道一個真正優秀有涵養的成功女人,除了要有良好的自我修養和品位之外,還應該要有廣闊的胸襟和包容心,要懂得寬容,要善解人意,要懂得體貼男人。

    她也一直都是這么做的。

    但她發現,當真正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真的很難做到這么完美。

    尤其這個她喜歡的男人正在變得越來越優秀,已經引起其她女人的覬覦。

    也許,我應該是時候好好向她們正式宣告一下我的主權了,把一切苗頭都扼殺在搖籃里。

    秦雪兒收回繁雜的思緒,對夜天逸道:“今晚在康城會所有一個大型的私人慈善晚宴,你陪我去參加吧?!?br />
    “非去不可?”對這些聚會晚宴之類應酬素來不喜的夜天逸微微皺眉。

    “嗯,他們要求必須帶配偶一起去?!鼻匱┒崆岬閫?,眼角余光偷偷瞄了眼夜天逸,心里有些緊張,萬一他不答應怎么辦。

    “那就去吧?!幣固煲菸⑽Ⅱナ?,古井無波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緒。

    秦雪兒摸不透他的真實想法,猶豫道:“如果你真不想去,那就不要勉強,我自己一個人也能應付?!?br />
    “不用,在沒有離婚之前,我有責任和義務?;つ愕陌踩??!幣固煲菀⊥返?。

    秦雪兒貝齒輕輕一咬嘴唇,忽然有種想掀桌子的沖動。

    這個可惡又可恨的家伙,為什么還是要提離婚兩個字,難道不知道今天是5.20情人節,一個本應該非常浪漫的日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