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龙十八手,一套克敌制胜、招招致命的拳术,因为其招式过于阴险早已被部队禁止学习,只有特种作战部队成员才可以修习。

    没想到这慕云烟一上来就直接用这套拳法,也不知道她对自己哪来这么大的怨气。

    “砰!”

    夜天逸抬脚一挡,将其攻向腿部的修长玉腿击开,同时瞬息之间右肘攻出,格挡住慕云烟想要扣住他喉咙的手掌。

    慕云烟反应和速度极快,眼见一击不成,立即变招继续猛攻,一记阴险下/流的腋底偷桃已经袭到夜天逸跟前,直取他的裆部。

    夜天逸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妮子还是这么凶残,要是他没恢复实力,非得被她给废了根子不可。

    “我早就说过,你一个女孩子,练点正常的拳法多好,非得练这么阴险的,多不雅观?!?br>
    夜天逸一边从容拆招,一边说道。

    慕云烟敏捷身形微微一滞,脑海中闪过某人曾把她制服压在身下后,用很无奈语气对她说过的一番话,与眼前这人所说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他真的是地狱修罗,否则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仅只有他们俩个才知道的私密事?

    可为什么他的模样跟以前截然不同?

    而且三年前,传闻他早已经在爆炸中死去,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她调查了两年,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家伙,说他是地狱修罗,她如何能相信。

    “砰砰砰!”

    眨眼之间,慕云烟已经连续攻出金银双钩、龙盘玉柱、毒龙出洞、黑龙摆爪等十余招,招招迅捷凶猛、杀意冲天,直击要害,俨然就是一个十分凶残又威武霸气的女战神。

    可惜,她现在对上的是夜天逸,攻击再凶猛也对他无效,举手抬足间便被夜天逸全部轻易化解。

    而且这还是夜天逸只拆招不还手的缘故,否则夜天逸随便一出手,她早就败了。

    “几年不见,你的身手退步了一些,得继续坚持,不能偷懒?!币固煲萜ㄉ裣械牡?。

    饶是慕云烟心性再好,在接连攻击无果后,又被夜天逸如此评判,也难免变得心浮气躁,招式越来越急,攻击越来越猛,连骑龙入水(插档击胸)、乌龙摆尾(闪身撩档)这样更加阴险凶残的招式也使了出来,完全是要跟夜天逸拼命的架势。

    夜天逸知道这妮子是真的已经被他逼急,眼看她的身手已然测试的不多,再打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当即随手一拂,一道元气击出,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将攻到身前的慕云烟按趴在审讯桌上,反手将她的双手扣在后背,令她动弹不得。

    “够了,你不是我的对手,放弃吧?!毖劭茨皆蒲袒挂缌艺踉谕阉目刂?,夜天逸说道。

    慕云烟瞬间不动,完全放弃反抗,在桌子上趴了好一会儿,才声音冷冽道:“你真是地狱修罗?可为什么你不是原来的样子?”

    “很多事情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你只要知道我还活着就行了?!币固煲菥采?,同时将慕云烟松开。

    慕云烟站起身,转头望着他,美眸里的情绪复杂莫名,那浓浓的幽怨眼神,直把夜天逸看的心里微微发毛,好像他做了什么大错事一般。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夜天逸纳闷道。

    “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个混蛋!”慕云烟俏面寒霜,冷冷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恨声骂道,然后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喂,你别急着走啊,先把我们的案子说清楚再走?!币固煲萘械?。

    “滚!”慕云烟头也不回的丢下一个字,匆匆离开。

    秦雪儿走进来,目光直勾勾盯着夜天逸,板着脸问道:“夜天逸,你是不是和这个女人有一腿?”

    “别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币固煲莩撩嫉?。

    “那她刚才出去的时候为什么眼眶是红红的?”秦雪儿不高兴道。

    作为堂堂一个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曾经还是一个特种部队千锤百炼出来的女汉子,慕云烟绝对不可能轻易哭,唯一的可能就是感情受到了伤害。

    而这个伤害她的人,就只能是夜天逸。

    要说他们两个之间没有猫腻,打死她都不相信。

    “她哭了?”

    夜天逸微微错愕,百思不得其解,他只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而已,慕云烟有什么好哭的,总不可能是被他给打哭了吧,貌似他都没真正动过手。

    “我还以为你以前有多纯洁,原来也是一个大猪蹄子,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鼻匮┒盏囊黄ü勺诘首由?,扭头不看夜天逸,心里酸酸的很不舒服,有种被背叛的感觉,好像心爱东西突然被人抢走。

    “行了,她应该只是看到我这死对头还活着,又打不过我所以才哭的,你别说些有的没的?!币固煲葜迕嫉?,神念一扫,就找到了慕云烟,发现她果然伏在办公桌上耸着肩膀低声哭着。

    这情况让他满头雾水,以前这妮子追缉他的时候,没少被他欺负虐待,甚至有一次她被他抓住,把她打趴下,她站起来,再打趴下,再站起来,如此反复虐了千百回,她都从来没掉过一颗眼泪,怎么今天好端端的就哭了。

    “看来她不仅身手退步了,连心里素质也降低了?!币固煲菖∽琶纪?,很是可惜的轻叹一声。

    虽然不管前世今生,慕云烟都不是他的对手,但她却是他最看好的一个女孩,有着成为世界第一女兵王的巨大潜力,因此他才一直对她手下留情,没杀她,甚至故意用很多残酷的方法折磨她,就是想看看她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却没想到才三年不见,一切变化跟他预想的相差甚远,他心里忽然有种淡淡的失落和遗憾可惜。

    “我们队长发话,你们暂时可以走了,但与案情有关的问题,我们依然会传讯你,希望你们近期内暂时不要离开本市?!币赌咸齑游萃庾呓?,面色严肃道,只是在看夜天逸时,眼神很是古怪和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