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十八手,一套克敵制勝、招招致命的拳術,因為其招式過于陰險早已被部隊禁止學習,只有特種作戰部隊成員才可以修習。

    沒想到這慕云煙一上來就直接用這套拳法,也不知道她對自己哪來這么大的怨氣。

    “砰!”

    夜天逸抬腳一擋,將其攻向腿部的修長玉腿擊開,同時瞬息之間右肘攻出,格擋住慕云煙想要扣住他喉嚨的手掌。

    慕云煙反應和速度極快,眼見一擊不成,立即變招繼續猛攻,一記陰險下/流的腋底偷桃已經襲到夜天逸跟前,直取他的襠部。

    夜天逸哭笑不得,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這妮子還是這么兇殘,要是他沒恢復實力,非得被她給廢了根子不可。

    “我早就說過,你一個女孩子,練點正常的拳法多好,非得練這么陰險的,多不雅觀?!?br />
    夜天逸一邊從容拆招,一邊說道。

    慕云煙敏捷身形微微一滯,腦海中閃過某人曾把她制服壓在身下后,用很無奈語氣對她說過的一番話,與眼前這人所說幾乎一模一樣。

    難道他真的是地獄修羅,否則怎么會知道這么多僅只有他們倆個才知道的私密事?

    可為什么他的模樣跟以前截然不同?

    而且三年前,傳聞他早已經在爆炸中死去,連尸體都沒有留下,她調查了兩年,也沒有他的任何消息。

    現在突然冒出一個家伙,說他是地獄修羅,她如何能相信。

    “砰砰砰!”

    眨眼之間,慕云煙已經連續攻出金銀雙鉤、龍盤玉柱、毒龍出洞、黑龍擺爪等十余招,招招迅捷兇猛、殺意沖天,直擊要害,儼然就是一個十分兇殘又威武霸氣的女戰神。

    可惜,她現在對上的是夜天逸,攻擊再兇猛也對他無效,舉手抬足間便被夜天逸全部輕易化解。

    而且這還是夜天逸只拆招不還手的緣故,否則夜天逸隨便一出手,她早就敗了。

    “幾年不見,你的身手退步了一些,得繼續堅持,不能偷懶?!幣固煲萜ㄉ襝械牡?。

    饒是慕云煙心性再好,在接連攻擊無果后,又被夜天逸如此評判,也難免變得心浮氣躁,招式越來越急,攻擊越來越猛,連騎龍入水(插檔擊胸)、烏龍擺尾(閃身撩檔)這樣更加陰險兇殘的招式也使了出來,完全是要跟夜天逸拼命的架勢。

    夜天逸知道這妮子是真的已經被他逼急,眼看她的身手已然測試的不多,再打下去已經沒什么意義,當即隨手一拂,一道元氣擊出,不費吹灰之力的便將攻到身前的慕云煙按趴在審訊桌上,反手將她的雙手扣在后背,令她動彈不得。

    “夠了,你不是我的對手,放棄吧?!毖劭茨皆蒲袒掛緦藝踉諭閹目刂?,夜天逸說道。

    慕云煙瞬間不動,完全放棄反抗,在桌子上趴了好一會兒,才聲音冷冽道:“你真是地獄修羅?可為什么你不是原來的樣子?”

    “很多事情無法用常理來解釋,你只要知道我還活著就行了?!幣固煲菥采?,同時將慕云煙松開。

    慕云煙站起身,轉頭望著他,美眸里的情緒復雜莫名,那濃濃的幽怨眼神,直把夜天逸看的心里微微發毛,好像他做了什么大錯事一般。

    “你干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夜天逸納悶道。

    “你知不知道你就是個混蛋!”慕云煙俏面寒霜,冷冷的看著他,咬牙切齒的恨聲罵道,然后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喂,你別急著走啊,先把我們的案子說清楚再走?!幣固煲萘械?。

    “滾!”慕云煙頭也不回的丟下一個字,匆匆離開。

    秦雪兒走進來,目光直勾勾盯著夜天逸,板著臉問道:“夜天逸,你是不是和這個女人有一腿?”

    “別胡說八道,沒有的事?!幣固煲莩撩嫉?。

    “那她剛才出去的時候為什么眼眶是紅紅的?”秦雪兒不高興道。

    作為堂堂一個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的隊長,曾經還是一個特種部隊千錘百煉出來的女漢子,慕云煙絕對不可能輕易哭,唯一的可能就是感情受到了傷害。

    而這個傷害她的人,就只能是夜天逸。

    要說他們兩個之間沒有貓膩,打死她都不相信。

    “她哭了?”

    夜天逸微微錯愕,百思不得其解,他只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而已,慕云煙有什么好哭的,總不可能是被他給打哭了吧,貌似他都沒真正動過手。

    “我還以為你以前有多純潔,原來也是一個大豬蹄子,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東西?!鼻匱┒盞囊黃ü勺詰首由?,扭頭不看夜天逸,心里酸酸的很不舒服,有種被背叛的感覺,好像心愛東西突然被人搶走。

    “行了,她應該只是看到我這死對頭還活著,又打不過我所以才哭的,你別說些有的沒的?!幣固煲葜迕嫉?,神念一掃,就找到了慕云煙,發現她果然伏在辦公桌上聳著肩膀低聲哭著。

    這情況讓他滿頭霧水,以前這妮子追緝他的時候,沒少被他欺負虐待,甚至有一次她被他抓住,把她打趴下,她站起來,再打趴下,再站起來,如此反復虐了千百回,她都從來沒掉過一顆眼淚,怎么今天好端端的就哭了。

    “看來她不僅身手退步了,連心里素質也降低了?!幣固煲菖∽琶紀?,很是可惜的輕嘆一聲。

    雖然不管前世今生,慕云煙都不是他的對手,但她卻是他最看好的一個女孩,有著成為世界第一女兵王的巨大潛力,因此他才一直對她手下留情,沒殺她,甚至故意用很多殘酷的方法折磨她,就是想看看她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卻沒想到才三年不見,一切變化跟他預想的相差甚遠,他心里忽然有種淡淡的失落和遺憾可惜。

    “我們隊長發話,你們暫時可以走了,但與案情有關的問題,我們依然會傳訊你,希望你們近期內暫時不要離開本市?!幣賭咸齏游萃庾囈?,面色嚴肅道,只是在看夜天逸時,眼神很是古怪和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