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杀的如何,不是我杀的又如何?难道你还想向警察们举报我吗?”夜天逸道。

    “呃……这个……”秦雪儿闻言一怔。

    虽然她现在喜欢上了夜天逸,但杀人终归是犯法的事,她如果包庇就是徇私枉法。

    可如果让她大义灭亲,那夜天逸很可能就会被一枪给嘣了。

    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快就变成寡妇呢。

    “算了,那你还是别告诉我了,省得我纠结,反正只要你没事,就一切都OK?!鼻匮┒训煤康乃档?。

    看着她挣扎纠结的样子,夜天逸眼眸里闪过一抹淡淡笑意。

    这女人,装傻的样子有点可爱。

    “对了,妈和嫂子就是被那些人给打伤的?”秦雪儿心头蓦然一动,想起那天夜母和嫂子被人打伤的事,连忙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悄悄问道。

    “嗯?!币固煲萋杂行┮馔獾目此谎?。

    “那他们就是死有余辜!”秦雪儿立即美眸一瞪,咬牙切齿的恨恨道。

    “多看多听,少说话?!币固煲萜沉怂谎?,提醒道。

    他现在实力还没恢复,做事还不能完全随心所欲随着自己的性子来,该低调的时候还是要低调。

    “我知道,用得着你说,我还没有那么傻?!鼻匮┒苦磷懦烁霭籽?。

    过了大概一刻钟。

    负责这起案子的叶南天和蔡坤坤两名警察前后脚走进审讯室,面色严肃的看着夜天逸和秦雪儿。

    “夜天逸,你现在涉嫌杀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我们将对你采取强制拘留措施,等证据确凿后,就会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签字吧?!币赌咸彀遄帕?,面无表情道。

    “秦雪儿,你涉嫌蓄意伤人,还有诬告,我们也将对你采取拘留措施,请你签字?!辈汤だに婧笏档?。

    秦雪儿闻言一呆,惊异不已的看着他们。

    刚才明明都说已经没事,很快就可以签字走人,怎么这回却突然改口说他们有犯罪嫌疑,还要拘留他们?

    “警官,你弄错了吧,刚才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秦雪儿大急道。

    “这是我们调查之后得出的结果,有没有错,我们会再进行调查验证,你们就先在局里呆着吧,如果你们没有嫌疑,我们自然很快就会放你们出去?!币赌咸斐辽?。

    秦雪儿又惊又急,还想争辩。

    夜天逸随手把她拉到旁边坐下,淡淡道:“安静坐着,什么都不用说?!?br>
    “可是……”秦雪儿神色急切道。

    “没什么好可是的,先坐下吧?!币固煲荽Ρ洳痪?,随后神念瞬间笼罩整个警局,在扫过一间办公室时,看到了一个很特别的身影,眉头微微一挑。

    望着犹自从容淡定的夜天逸,秦雪儿心里很是无语,实在不得不佩服这家伙强大的心理素质,都快被警察判定成杀人凶手了,居然还一点都不紧张,也不知道他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们有证据证明我是凶手?”夜天逸望着叶南天,神情慵懒的说道。

    “这是上头的意见,证据很快就会收集好?!币赌咸斐辽?。

    “那意思就是没有证据了?既然如此,你们就没权利拘留我,我应该可以走了吧?!币固煲菡酒鹕?,拉着秦雪儿的手,径自往门外走去。

    叶南天和蔡坤坤脸色一变,迅速将门口堵住。

    “没有证据,你们就不能乱抓人,更不能无缘无故拘押我,难道你们想知法犯法?”夜天逸古井无波的看着他们,平静道。

    “这不是知法犯法,而是在我们没有查明事实真相之前,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有作案动机,你也必须得全力配合我们调查?!币桓錾聿母咛?,容貌绝色,身穿警服的年轻女子从边上走过来,沉声道。

    看到那女子,叶南天和蔡坤坤连忙朝她敬了一礼:“慕队!”

    夜天逸静静的看着那女子,嘴角微扬。

    刚才他在神念扫视时就发现了这个女人,想不到时隔三千年,他居然会在这里重新见到这个小妮子,而且还转业当上了天南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

    也不知道到底是该说冤家路窄,还是缘分不浅。

    这女人当初可是不依不饶的追缉了他足足两年之久。

    “慕云烟,年25岁,曾经华夏枭狼特种作战部队成员,代号‘枭月’,在国际上声威赫赫,曾以一己之力团灭了一个恐怖势力的小团伙,慕队长,我应该没说错吧?!币固煲莸Φ?。

    慕云烟神情剧变,一双美眸猛然冷聚成霜,死死盯着夜天逸,寒声道:“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曾经的身份?”

    “我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你确定都想知道?”夜天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说?!蹦皆蒲糖瘟骋醭?,凝声道,盯着夜天逸的眼神愈发警惕。

    她曾经的身份是绝密,就算是转业后,也依然如此,连省厅都没资格调阅她的资料。

    然而,眼前这个她素未谋面的男人却对她的身份了解的一清二楚。

    一瞬间,她心里闪过千万种念头,甚至想过是不是要直接干掉他。

    “我记得在三年前,曾有一个人为了追缉另一个人,足足追了两年之久,结果最后却是人没抓到,反而是她自己落到了那个人手中,被饿了足足七天七夜,最后宁死不屈的她在一个馒头的诱惑下,忍不住叫了那个人一声哥哥,才终于得以脱离困境……”

    夜天逸背负双手,45°角望着天花板,一边回忆着幽幽说道。

    “住嘴!”慕云烟霍然大喝,厉声道,俏脸上满是愠怒和震惊,还有一抹常人难以察觉的绯红羞人之色。

    她眼眸紧紧盯着夜天逸,心中念叨着一万个不可能。

    这是她此生最机密的事,也是她这辈子最丢脸最羞人的一件事,除了那个人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可这个叫夜天逸的家伙为什么会知道,还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们先出去?!蹦皆蒲糖瘟澈?,对叶南天和秦雪儿几人喝道。

    待他们离开,慕云烟立即虎视眈眈的盯着夜天逸:“说,你到底是谁,和‘地狱修罗’又是什么关系?”

    “如果我说我就是地狱修罗,你信吗?”夜天逸饶有趣味的望着她,说道。

    “就凭你,还想冒充地狱修罗,你有这资格么?”

    慕云烟俏脸一沉,暴喝一声,突然如暴怒的母狮子,扑向夜天逸,一出手就是黑龙十八手中迅猛又凌厉的踹腿锁喉狠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