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兒呆若木雞的看著夜天逸,美眸中驚異光芒閃爍。

    忽然發現自己不認識眼前這個家伙了。

    還有他的形象,也變得比以往身姿挺拔、氣勢驚人。

    那十幾個人可全都是趙家為趙雨蓉那老女人專門高薪聘請的貼身保鏢,結果卻全都被他一個人啪啪啪幾下就給打倒,甚至連趙雨蓉也挨了他毫不留情的一個大耳光子!

    這家伙,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這么冷酷了?

    秦雪兒怔怔看著夜天逸,腦子里亂成了一鍋粥。

    “啊啊啊,你個混蛋,王八蛋,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殺了你全家,讓你們斷子絕孫,還要把你們祖宗十八代全部都挖出來鞭尸,讓他們死不瞑目!”

    趙雨蓉捂著臉頰,狀若癲狂的朝夜天逸尖聲大叫。

    “哼,到現在還敢口出惡言,看來果然饒你不得!”夜天逸眼眸一寒,揪住她的衣領,啪啪啪,就是一頓大嘴巴子抽過去。

    對女人,他向來就沒什么憐香惜玉之情,連天元仙域那些美若天仙的玄女、圣女、帝女,他說殺就殺,更何況是現在區區趙雨蓉這樣一個心腸惡毒又人老珠黃的老女人。

    “夜天逸,快住手,不能再打了?!?br />
    眼看趙雨蓉已經被打成豬頭,再打下去,非得把她活活打死不可,秦雪兒連忙上前阻止夜天逸繼續施暴。

    “你干什么?!”夜天逸眉頭一凜,不悅的看著她。

    看到他殺氣凜然的深邃眼眸,秦雪兒芳心微微一顫。

    這男人,好重的殺氣!

    “你再打下去,她會死的?!鼻匱┒?。

    “一個女人而已,死就死了,有什么好擔心的?!幣固煲萋輝諍醯牡?。

    秦雪兒心里一陣氣苦。

    這個混蛋,才一天功夫,就把秦家里最不該得罪的三個人都給得罪了。難道不知道這件事的后果有多嚴重嗎?

    “她畢竟是我爸的老婆,還是趙家最受寵的女兒,如果你真把她打死了,他們是絕不會放過我們的,而且殺人犯法,我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做這種事?!鼻匱┒錄づ蘇餳一?,真把趙雨蓉給打死,不得不放柔語氣,耐心勸說道。

    “那就這樣放她離開?”夜天逸擰眉,有些不情愿。

    他對敵人從來都是斬草除根,能殺就殺,絕不留任何后患,現在秦雪兒冷不丁不讓他殺人,讓他感覺怪怪的,很不習慣。

    因為秦雪兒算是他有生以來第一個勸他不要殺人的人,若按照他以往的脾氣,他根本不會在乎。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著她美眸中的哀求之色,他莫名有些不忍拒絕。

    “這是沒辦法的事,我們現在只能先看一步走一步,回去跟爺爺好好商量一下怎么辦?!鼻匱┒腦刮薇鵲鈉逞弁乓固煲?,心中暗自郁悶。

    說來說去,還不是怪這個可惡的家伙,好端端的突然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還接二連三惹出一大堆事。

    她完全可以想象的到,接下來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何等狂風暴雨般的瘋狂報復。

    “那就暫且先饒她一命,日后她若是敢來報復找麻煩,我再殺她不遲!”

    夜天逸像丟垃圾般隨手將趙雨蓉丟到一邊,對著那些哎喲慘叫的保鏢冷聲喝道,“賴在地上干什么,還不快帶著這個丑女人立刻滾!”

    那些保鏢聞言,頓時如蒙大赦,顧不得身上疼痛,掙扎著爬起來,抬起趙雨蓉就倉皇而逃,仿佛在這里每多留一秒,都是一件極為恐怖的事。

    瑪德,都說夜天逸是個連吃軟飯都吃不好的廢物上門女婿,現在看來,他哪里是什么廢物,分明就是個殺伐果斷、冷酷無情、殺人不眨眼的恐怖殺人魔王,連堂堂趙家小姐,秦家大夫人都差點被他給弄死,還有什么事是他好干不出來的!

    實在太可怕了!

    以后誰要再跟我說他是個軟弱無能的廢物,老子非得抽死他不可!

    一眾保鏢邊逃,邊在心里心有余悸的恨恨想著。

    “趙雨蓉的事,我們暫時先不管,但屋里的那兩個女人,她們是什么人,你準備怎么安排?”秦雪兒聽到客廳里有呻吟聲響起,望著夜天逸道。

    “她們,算是我母親和嫂子吧?!幣固煲莩僖傻?。

    夜天逸的母親和嫂子?

    那不就是自己從未見過面的婆婆和嫂子?

    秦雪兒一愣。

    “行了,她們的事我會自己看著辦,等她們休息好了,我就帶她們離開,不會賴著不走的?!幣固煲荻亂瘓浠?,徑自往客廳走去。

    秦雪兒快步跟上,惱怒道:“雖然我很討厭你,但我們現在至少是名義上的夫妻,你媽媽就是我婆婆,你嫂子就是我嫂子,我怎么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管,這萬一要是傳出去,人家還以為是我這做兒媳的對長輩不孝,就算是為了我的名聲,這事我也必須管?!?br />
    夜天逸駐足轉身,凝眸望著她,淡淡道:“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離婚,你跟我們之間將不會有任何關系,我的事,你別管?!?br />
    看著他一臉冷漠的模樣,秦雪兒心里突然莫名涌起一陣濃烈的不甘和惱火,恨不得立刻撲上去撕了他那張嘴巴和冷峻的臉蛋。

    這個該死的混蛋,竟然敢三番五次的說要跟她離婚,一副好像她是瘟神的樣子!

    真是氣死我了!

    “你是我秦家的上門女婿,沒資格提離婚,你就暫時死了這條心吧!”秦雪兒板著臉,冷聲道。

    “那你要怎樣才肯離婚?”夜天逸皺眉追問道。

    “哼,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等哪天你讓我高興了,到時再說離婚的事!”秦雪兒冷冰冰道。

    客廳里。

    夜母和沈惜月剛剛醒過來,下意識就要坐起。

    秦雪兒連忙快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扶住她們,柔聲道:“你們身上有傷,先別起來,有什么事跟我說一聲就行了?!?br />
    夜天逸腳步一頓,看著輕聲細語,溫柔可人,儼然與之前對自己的態度截然不同的秦雪兒,微微錯愕。

    這女人,難道是雙重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