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我是贅婿,我無敵 > 第五章 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
    別墅。

    猶自在生悶氣的秦雪兒,一看到夜天逸回來,俏臉頓時一沉,就要發怒,卻見他渾身濕透,腋下還夾著兩人,似乎是昏迷的,一時忘了生氣的事,連忙問道:“怎么回事?她們是誰?”

    一邊問,她一邊將夜天逸腋下的葉母和嫂子沈惜月接過,放在一旁沙發上躺下,然后拿來浴巾,給她們擦頭發,同時打開客廳暖氣。

    “這阿姨和姐姐身上怎么受了這么多傷,臉和手,還有腳全部都淤青腫了,是哪個天殺的居然忍心對她們下這么狠的手?”

    看到葉母和沈惜月滿身是傷,秦雪兒又氣憤又心疼的罵道。

    擔心她們二人感冒,她立即拿了兩套嶄新衣服,正要給她們換上,卻見夜天逸還默不作聲的站在那里,不由兩眼一瞪,沒好氣道:“愣著干什么,我要幫她們上藥換衣服,你還不快出去?!?br />
    夜天逸看她一眼,雖然她對他的語氣和態度并不友好,但他卻由衷感受到了她的善意。

    “麻煩了?!幣固煲莩現康畝運盜司湫恍?,轉身離開。

    秦雪兒微微一怔,錯愕看著他的背影。

    就這個之前還脾氣沖天的家伙,居然對她說謝謝?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秦雪兒搖頭,把腦子里的疑惑丟開,小心翼翼的替葉母和沈惜月換衣服。

    夜天逸站在客廳門口,望著磅礴雨幕,腦海中謀劃著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

    別墅外。

    一陣急促車聲突然響起,隨后一群人氣勢洶洶的砸開大門直接往別墅里沖,為首的是一個略有姿色、珠光寶氣的中年貴婦,身后跟著十幾名神色不善的黑衣大漢,顯然有備而來,來者不善。

    “秦雪兒你個賤婢,還有夜天逸那個雜種,快給我滾出來!”中年貴婦挎著個LV包,一邊往里闖,一邊怒氣沖沖的大聲喝罵,如同潑婦在罵街。

    夜天逸臉色微沉,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這悍婦不是別人,乃是秦志銘原配,秦遠峰的母親,隔壁清河市豪門之一趙家的女兒,趙雨蓉。

    她和兒子秦遠峰之所以能在秦家那么強勢,潑辣兇悍,就是因為她娘家有財有勢,連秦老爺子都不好太過去管教她。

    只是夜天逸沒料到,她居然會直接鬧到秦雪兒的私人別墅來。

    “夜天逸,你個天殺的喪門星、窩囊貨,老娘四處找不到你,還以為你躲到哪里去了,原來是藏在這里,正好,老娘今天就把你們這兩個賤比一起收拾了,看你們以后還怎么在秦家作妖?!?br />
    趙雨蓉一眼看到夜天逸,立刻老臉陰沉,面目猙獰的哼聲罵道。

    手臂一揮,就叫身后十幾個大漢上前去抓夜天逸,嘴里仍然不停罵咧:“敢打我兒子,也不看看你們是什么狗東西,今天老娘要是不把你們打死打殘了給我兒子賠罪,老娘就把趙字倒過來寫!”

    客廳里,剛給葉母和沈惜月換好衣服的秦雪兒聽到外面動靜,俏臉微變,連忙快步走出來,正好看到那十幾個大漢要對夜天逸動手,不由急聲嬌喝:“住手!”

    “小賤/人,你終于出來了!去,把這個秦家的野種也給我抓走!”

    趙雨蓉目光如毒蛇般怨毒的盯著秦雪兒,立刻對其中幾名大漢下了命令。

    兩個大漢毫不遲疑,如狼似虎的就朝秦雪兒撲去。

    秦雪兒臉色微變,閃過一抹驚慌,沒想到這個生性惡毒的老女人會這么不顧一切的徹底和她撕破臉皮。

    “想找她麻煩,經過我的同意了嗎?”

    夜天逸驀得橫步跨到秦雪兒跟前,擋住那兩名大漢,冷聲道。

    “你這個只會靠女人吃軟飯的窩囊廢都已經自身難保,還想英雄救美?狗熊還差不多!把他給我往死里打,狠狠的打!”趙雨蓉咬牙切齒的惡聲狠狠道。

    夜天逸眼眸森寒,冷冷盯著她,殺機閃爍。

    “夫人放心,我們一定會讓這小子知道得罪您的下場有多凄慘!”

    那兩大漢瞧著夜天逸瘦削的身子,眼中浮起一絲輕蔑。

    這夜天逸純粹就是一個無能的廢物,這是人盡皆知的事,他們一根手指就能輕松碾死他!

    當下,二人各出一拳,同時轟向夜天逸的腦袋。

    “太弱了!”

    夜天逸面容冷峻,兩手一揚,雙拳齊出。

    砰砰!

    四拳劇烈相撞,兩大漢臉色同時一變,只覺一股極其強悍的恐怖力量從夜天逸手上傳來。

    咔嚓!

    咔嚓!

    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們只感覺手臂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緊接著‘啊’的慘叫一聲,身不由己的倒飛出去,重重砸在地上,揚起一片塵土。

    眾人連忙凝神看去,見他們臉色慘白,手臂無力的低垂在地上,不由同時色變,驚疑不定的望著夜天逸。

    這家伙,看著弱不禁風,竟然才只一拳,就把他們的手臂給打斷了?

    “一群不堪一擊的家伙,你們一起上吧!”

    夜天逸神情冷漠,朝剩下的十余名大漢勾了勾手指。

    見他如此自大狂妄,還一副挑釁的模樣,十余名大漢頓時勃然大怒,暴喝一聲,同時沖向夜天逸。

    “小心?!鼻匱┒鋇幕ㄈ菔?,連聲驚呼。

    趙雨蓉嘴角冷笑,雙眸陰狠,冷冷看著。

    她早就想把秦雪兒這個小賤人給收拾了,徹底從秦家趕出去,好讓她兒子能順利繼承秦家的一切。

    奈何秦老爺子一直護著,她始終找不到機會。

    這次夜天逸膽敢在秦老爺子的壽誕之日打傷她兒子,還把秦志銘氣的吐血,正好給了她一次絕佳的借口。

    至于兒子的傷勢,她暫時并不關心,只要沒死,遲早能花錢治好,先把秦雪兒趕走才是正事。

    從小出生豪門,她早就見過太多的爾虞我詐,更繼承了她父親的心狠手辣和冷血無情。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就是她的行事準則,當初她嫁進秦家,可不是為了所謂的愛情。

    今天,她一定要徹底解決這兩個絆腳石!

    然而。

    就在她信心滿滿之際。

    夜天逸卻是不屑冷笑一聲:“一群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繡腿而已?!?br />
    話音未落,他身形猛地一晃,如虎入狼群般沖進人群中。

    “砰!砰!砰!”

    一個又一個大漢被直接轟飛。

    僅只剎那的功夫,十余名大漢就已經全部倒在地上,佝僂著身子,像蝦米一樣慘叫掙扎。

    夜天逸根本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跨步走到已經完全被嚇呆的趙雨蓉面前,揚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抽了過去。

    “啪!”

    趙雨蓉整個人瞬間倒飛而出。

    “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在本帝面前,從來只有敵人,沒有男人女人之分!”夜天逸眼眸狠厲,面無表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