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我是贅婿,我無敵 > 第三章 姑爺要逆天!
    這家伙明明是個廢物軟腳蝦,幾天前才剛教訓過他一次,怎么突然就變的這么厲害了。

    看著面容冷峻的夜天逸不緊不慢的朝自己走來,那眼眸深邃如海,不帶一絲感情,散發著恐怖氣息,江輝心頭一顫,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猛然涌上心頭。

    瑪德,這家伙不會是殺過人吧,否則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嚇人的可怕眼神!

    這跟以前那個只會挨打的廢物完全不同??!

    “我警告你,最好別過來,要是敢動我一根頭發,我保證你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江輝一邊往后退,一邊色厲內苒,結結巴巴的威脅恐嚇道,隨后突然轉身,朝車上竄去。

    “想跑?”

    夜天逸大步一跨,拎住他的衣領。

    “要逃可以,但必須得先把你們以前的那些舊賬全部算清楚!”夜天逸神色漠然的盯著將會,淡淡道。

    江輝聽得滿頭霧水,壓根沒聽明白夜天逸嘴里說的“你、我、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指的又是誰。

    他正要發問。

    突然,夜天逸一拳轟出,狠狠砸在他小腹上。

    “嗷……”

    猝不及防的江輝慘嚎一聲,臉色瞬間變成豬肝色,身子也彎成了弓形。

    “這一拳是為當年你跟他結下的恩怨!”夜天逸面無表情道。

    話音剛落,他突然又一記極具沖擊力的重拳‘砰’的轟出。

    江輝當即‘嗷’的一聲,雙手捂著肚子,痛苦蹲到地上,眼淚不爭氣的嘩啦啦往下流,感覺自己肚子幾乎就要被打爆!

    “這第二拳,是當年你叫人羞辱他,害他差點死去的報應!”

    夜天逸用大手揪住他衣領往上一拎。

    “砰!”

    “這第三拳,是你父親當年趁火打劫收購夜氏集團的利息!”

    “砰!”

    “這四拳,是對你近年來對他各種羞辱折磨的回禮!”

    “砰!”

    “這第五拳,是為你今天故意找我茬的教訓!”

    “砰!”

    “這一拳是因為你活在在世上,多吸了一口空氣?!?br />
    “砰!”

    “這一拳是因為你害我為了教訓你,不得不多浪費力氣……”

    ……

    一拳接著一拳,力道一次比一次重。

    夜天逸盡情發泄心中壓抑的狂暴殺意。

    江輝面色慘白,神情痛苦的倒在地上,整個人就像快要死了一般,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心里對夜天逸又驚又懼,已經恨到了骨子里。

    這個該死的混蛋,竟然真的敢對他動手,還對他百般羞辱,簡直死一百次都不足以饒??!

    只要夜天逸今天弄不死他,他一定會千百倍的報復回來!

    “哼,就你這螻蟻般的廢物,竟然還妄想事后報復我?你有這能耐嗎?”

    夜天逸居高臨下的俯視江輝,不屑冷笑:“你放心,我現在暫時還不會殺了你,因為我要你眼睜睜的看著,我是怎么把你們江家和宏盛集團一步步搞垮的??!”

    “我要讓你好好感受一下,究竟什么是真正絕望的滋味!”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你這輩子就在病床上當一個廢人吧!”

    話落,夜天逸猛地抬腳往江輝的左右兩膝蓋處狠狠一跺。

    “咔嚓!”

    骨頭斷裂的清脆聲。

    “??!”

    本就已經痛苦難熬的江輝,只覺一陣深入骨髓的劇痛從雙腿傳到大腦,凄厲慘嚎一聲,腦袋一歪,當場昏死過去。

    “哼,這才只是開始而已,接下來才是真正讓你絕望的黑暗地獄!”

    夜天逸冷漠眼神輕輕一掃,都懶得多看那江輝一樣,直接面無表情的離開。

    ……

    不遠處,親眼目睹這一切的兩名年輕男子神色變幻,連連倒吸冷氣。

    “我的天,咱們這姑爺是要逆天??!之前在秦家把二少給暴揍了一頓,又把老爺給氣的住進醫院,現在連江家的少爺也被他給打成了殘廢,還有什么事是他干不出來的!”其中一名男子驚異不已道。

    “關鍵是咱們姑爺身手強悍,出手狠厲,不是一般的兇殘,絕對是個高手中的高手!江輝那兩個保鏢我聽說過,據說都是雇傭兵,身手很厲害,卻連他一招都沒擋住就被打趴下了,這也未免太恐怖了吧!還好咱們沒聽那幾個少爺的話去找他麻煩,否則現在斷腿的可能就是我們了?!繃硪幻昵崮兇泳剎歡?,十分后怕的說道。

    “嘖嘖,咱這姑爺隱藏的可真不是一般的深,以前隨便二少他們怎么羞辱他都不反抗,現在卻突然爆發,只怕要嚇死不少人。嘿嘿,以前那些羞辱過姑爺的那些家伙,以后恐怕要天天做噩夢,睡不著覺了!”男子咧嘴,幸災樂禍的嘿嘿直笑。

    “走走走,咱們趕緊跟老爺子匯報去,就姑爺這身手和冷酷兇殘的樣,咱們還是躲遠點為好,否則還不得被他打斷狗腿!”

    二人心有余悸的竊竊私語一番,匆匆離開。

    ……

    夜天逸駐足轉身,瞧著那二人悄悄離去的背影,微微皺眉,但并沒多做停留,而是直接離開。

    因為他知道這兩人是秦老爺子派來的,至于目的是什么,他不關心,只要他們不打亂他的計劃就好。

    烏云密布的天空,陰沉沉一片,給人一種十分壓抑的感覺,隨時都可能迎來狂風暴雨。

    夜天逸抬頭看了眼天色,想到即將就要見到原身的母親和嫂子,心情有些猶疑。

    他的原身之所以會成為秦家上門女婿,其實是因為夜家破落之后,欠下上億巨額債務,每天都有債主上門逼債,逼得他們根本喘不過氣,最終夜父突發腦梗死亡,大哥夜宇不堪重壓,在新婚之夜跳樓自殺,只留下孤零零的婆媳二人。

    以夜天逸原身的能力,根本無法還清那些債務,于是他拿著當年夜秦兩家的一紙婚約上門,要求秦家履行婚約,希冀能獲得秦家的幫助。

    秦家自然不同意,最后還是在秦老爺子的堅持下,雙方達成一個協議,夜天逸入贅秦家,秦家借助他三千萬,用以暫時清還一部分債務。

    只是原身婚是結了,債也還了一部分,但他本人卻遭受了種種屈辱。

    “雖然我和你素不相識,但既然我借用了你的身體,便會幫你解決夜家的所有麻煩!這算是我對你小小的承諾吧!”夜天逸喃喃自語。

    恰在這時,電閃雷鳴,壓抑許久的烏云之下,狂風暴雨從天而降。

    夜天逸微微皺眉,在路邊攔了輛的士,朝原身家中疾馳而去。

    20分鐘后。

    夜天逸趕到原身家門口不遠處,正想著要用什么措辭面對原身的母親和嫂子。

    眉頭驀然一擰,發現原身記憶中那棟原本破舊的老房子,竟被人給硬生生拆了一半。

    他心里驟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就在這時,那破舊的屋子中,一道叫罵聲傳來:“去你媽的,死老太婆,這電話你到底打還是不打!”

    聲音落下,就見一個蒼老的婦人被人扔到門口外的積水潭中,臉色蒼白,渾身瑟瑟發抖,嘴角還帶著血跡。

    四個滿臉橫肉的壯漢從破舊房子中沖出,氣勢洶洶,面對這蒼老婦人,連踹幾腳,下手毫不客氣,打得婦人匍匐在地,幾乎被門前積水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