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1272章 余生換我守護你!
? “非是為兄有重生的能力……”擰緊雙眉稍作沉默,閻小小搖著頭嘆道:“自重生成了嬰兒那日起,我便一直在想老天爺為何會讓我重生這一世,又為何是在我身死多年后才給我重生一世的機會,若能早個幾十年,我興許還能去了卻生前的遺憾!”

    “……”    果剎聽言心下一沉。

    人死后還能重生這般匪夷所思的事情,若非發生在師兄身上,他是不會輕易相信的。

    而世間每日死去的人那般多,重活一世這種事情偏就落到了師兄頭上……    想來是有某種因由的!    思及此,果剎便靜下心細細的思量了一番。

    思罷,他語重心長的說道:“當年,師兄你仗著一身絕世的武功,活得張揚肆意,明里暗里樹敵無數,在親手安葬了師兄后,我也生出過動用歸云門所有人替師兄報仇的念頭,然她卻……”    果剎只說了‘她’,并未提及名字,閻小小面上卻瞬間罩上了一層寒霜,“莫要與為兄提她?!?br>
    重生后的她,五歲時初入江湖后,利用前世掌握的知識,查到了歸云門消亡的真相,找到了果剎,也找到了他的仇人。

    雖說她的仇人大抵都已死去,當日手刃她性命的‘她’卻還有存活于世的可能,但她從未去探聽過‘她’的下落。

    畢竟‘她’也不過是被人當成棋子了而已!    果剎緊緊眉,依言未再提,只道:“除了師兄你,當年的我也是年少氣盛,倘若師兄你重生在那時,你我二人必會冠著復仇的名義,將當時的武林攪得腥風血雨,因此我想……若真是老天爺給了師兄你重生的機會,必是用心良苦,而非要讓師兄因無法了卻前生遺憾而抱憾終生?!?br>
    “怎樣都無所謂了……”釋然說罷,閻小小凝目正色看向果剎,“師父與老門主生前將歸云門交于我手,若非你替我護牢了它,現如今它怕是早已真的消亡,故余生換我來守護你?!?br>
    如果剎所言,前世的他活得張揚肆意,看不慣邪教陰險歹毒的作風,亦看不慣那些名門正邦暗地里的偽善作風,故……    他歸云門在名動江湖之時,幾乎是跟整個武林為敵的狀態。

    可以想象他身亡的消息傳開后,有多少人會生出除掉歸云門的念頭。

    多虧了果剎!    知他所想,果剎在如釋重負的長舒了一口氣后,坐到了她對面的位置,“師兄真要將歸云門交于那風六郎之手?”

    “嗯?!?br>
閻小小未加思索,十分堅定的點了頭。

    “即是如此,就有必要讓歸云門所有的長老來京與之一見了?!?br>
    在此之前,他雖知她將歸云令交到了風六郎手里,表面上也將風六郎尊為歸云門的門主,卻并未真的將其當做門主看待。

    想到風六郎,果剎突發奇想的問:“師兄方才說風六郎夫婦二人已識破你重生一事,莫非師兄會突然前來與我道明身份,是風六郎……不,是門主的意思?”

    “你無需稱他為門主?!?br>
糾正完,閻小小輕點了一下頭,道:“師兄說他們都已經有所察覺了,你早遲也會察覺到的?!?br>
    “……”    果剎緊擰著眉不語。

    應該說他其實早就已經有所察覺了。

    畢竟不僅小小的言談舉止、行事作風都與師兄極像,她還對歸云門極其的了解。

    要知道,現如今歸云門的人是大抵都不住在云峰的,對云峰了若指掌的人是屈指可數!    故,若非從前就了解云峰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云峰上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東西的。

    只不過……    他始終無法將自己親手安葬的師兄,與年紀尚小的小小聯系在一起!    ……    翌日。

    田思思醒來時,已經身處丞相府思君院里了。

    望著熟悉的帳頂發了一會兒呆,她懶懶撐坐起來,打著哈欠環視著房內。

    六郎不在。

    寶寶們也不在。

    思及寶寶們,她猛然想起昨夜將寶寶們放進空間去了,忙起身洗漱穿衣,然后進了空間去。

    空間里,小末跟念念都在熟睡,小初則一如既往興致勃勃的在看動畫片。

    在她探頭過去看他在看什么動畫片時,他突然興奮的扭頭,指著平板沖她嚷道:“寶寶要學武功?!?br>
    田思思不以為然的挑挑眉,“等你長大?!?br>
    “不要!寶寶現在就要學!”

    “……”    無語的睨向小初肉乎乎的臉蛋兒,田思思忍不住直接拿手捏了上去,“你都還不會走路,怎么學武功?”

    小初小臉上的興奮瞬間就黯淡了下去,在田思思以為他要像小末不高興那般憋嘴哭時,他卻握緊了小手,頗為認真的說:“那寶寶就先學走路?!?br>
    小孩子學會走路都是有個過程的,不是想學就能學會的!    這話,田思思當然沒有說出口,只敷衍的‘嗯’了一聲便找丸子去了。

    果園里。

    丸子遠遠瞧見田思思便叉腰嘚瑟的沖她說:“怎么樣,本丸子替你規劃的果園很完美吧!”

    “我瞧瞧……”負手在果園內轉悠了兩圈后,田思思駐足在丸子面前,點著頭夸道:“的確不賴!至少目前看起來是井然有序,絲毫不凌亂的?!?br>
    等果樹都種下去,參差不齊的長大后,多少都會顯得凌亂的。

    暗自思罷,她立刻問:“太子的血化驗得怎么樣了?”

    丸子拍拍手,學著田思思的模樣負手步出果園,走回沙發上面坐下后才開口說:“太子體內有你娘之前所中的毒藥成分?!?br>
    “呃!就魯可人給我娘下的那個毒?”

問罷,田思思在丸子點頭后捻著下巴嘀咕道:“這樣看來,魯可人跟蕭家有牽連?”

    “至少那制毒的人是同一個人?!?br>
    “當初我娘中毒時,我們的揣測是魯可人想要掌控我娘,那么目前太子的情況能理解成蕭家人想要掌控太子吧?”

    畢竟傀儡太子不可能變成真的太子。

    若能掌控太子,從太子口中知道他們需要了解的東西……    對蕭家人來說,是十分有利的!    丸子‘嗯’了一聲,道:“有了之前制作中和你娘體內毒素的藥的經驗,前輩們應該很快就會做出能給太子使用的藥,等藥送來了,丸子會操控那蚊子形態的武器去將藥打入太子體內……”    說到這兒,丸子話鋒一轉,壞笑著說道:“當然!藥跟武器的錢都由笨蛋主人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