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1177章 有人在幕后指引?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1177章 有人在幕后指引?



    奈何除了田思思,旁人都聽不到他的聲音。



    因此,田思思抿著嘴竊笑道:“雖說扦插那些苗的人,的確是臭丸子你,可當初讓你扦插的人是我??!我娘說我貼心,也沒什么不對的地方!”



    “哼!”不滿的哼哼完,丸子道:“笨蛋主人你要給那聞人玥的花,已經到貨了?!?br>


    “先放空間養兩天,等宮宴后過個兩天,我再給聞人玥送宮里去,權當是幫她緩苗了?!?br>


    “你說的倒是輕松,幫你換盆打理的人可是丸子我!”



    “哎呀,回頭我多弄些好吃的來犒勞你總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



    安撫住了丸子,田思思與魯氏一塊兒送走溫氏后,方才回房,又聽丸子說:“笨蛋主人你們家那個小小,好像偷偷放了一枚竊聽器到那聞人胤身上,不過傍晚過后,就再沒聽到聞人胤那邊的竊聽器發出聲響了?!?br>


    田思思聞言駐足,正好瞧見風六郎抱著小末從房里出來迎她,待他走近后,脫口便問:“六郎你放了竊聽器到太子身上嗎?”



    若是小小放的,小小定會在事前跟她打個招呼。



    所以她懷疑是六郎。



    被她猜中。



    風六郎爽快的點了頭,“我有些在意太子特意送筳逸回御酒坊的目的,便放了一枚到他身上?!?br>


    田思思遂進空間去聽了聽。



    聽完出來對風六郎說:“有關筳逸乃是皇后之子一事,太子好似打算永遠不讓筳逸知道,可太子與六郎你乃是一母所出的事情一旦揭開,必然會牽出筳逸來,太子他如何能讓筳逸置身事外?”



    滿心疑竇的說完,田思思又道:“另外,皇后為了讓雨柯當家的替她撫養筳逸,先是讓雨柯與御酒坊前任當家的相識相愛,后又害死了御酒坊前任當家與他跟雨柯的孩子,雨柯當家的真能忍住永遠不對筳逸提起嗎?”



    風六郎聽罷靜默了片刻,啟口時低低說道:“身患心疾的人,最是忌諱情緒起伏過大,為了筳逸的安危,雨柯當家的該是忍得住的,而太子那邊,他既然打定了主意永遠不讓筳逸知曉自己的身世,該就是已經有了計劃?!?br>


    “就筳逸如今的情況,能不讓他知道那些糟心事,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了……”說到這兒,田思思突然有些想弄清楚太子具體的打算,因此納悶的蹙起了眉,“丸子說傍晚過后,就再沒聽到太子那邊的動靜了,也不知他身上的竊聽器是不是掉了?!?br>


    若那竊聽器還在太子身上,說不定能通過它弄清楚太子的具體計劃。



    此時東宮內寬大的浴池中,聞人胤緊鎖著眉盯著掌心被他不慎弄碎了的小物什。



    南祭在外左等右等不見他出去,入內查看情況時,瞧見他掌心之物,脫口便問:“殿下,那是何物?”



    “是何物本宮倒是不清楚,不過它是在本宮更衣時掉落下來的,該是誰人放到本宮身上的?!?br>


    “……”



    一聽那話,南祭便面生警惕,同時繞到聞人胤身后去仔細的打量了一番聞人胤手中的東西,而后他道:“殿下手中之物似被踩踏壞了?!?br>


    聞人胤挑了一下眉。



    此物掉落在地時發出了細微的聲響,他找尋期間不慎踩踏了上去,將它踩碎了。



    見他不語,南祭又顧自說道:“屬下瞧著這物什并無特別之處,殿下因何對他生出了在意?”



    “具體的緣由倒是說不上來,本宮就是覺得這物什的材質與田思思先前拿出來的那燃氣灶一樣,都格外的新奇?!?br>


    “聽殿下這么一說,屬下才發現完全就辨認不出做成此物的是何材質?!?br>


    “若此物的出處真是田思思,那么將此物放到本宮身上的人就是六郎了……”



    說到這兒,聞人胤話鋒一轉,意味不明的問,“南祭你與本宮說說,六郎將此物放到本宮身上是何用意?”



    南祭被問的一臉糾結。



    他與那位皇子殿下接觸的次數還屈指可數,對其完全不了解,哪里會知道!



    聞人胤也是清楚那一點的,因此他也沒等南祭回答,徑直步出浴池,取了一側屏風上的衣物自行穿上后壓低聲音吩咐道:“本宮要去御酒坊一趟,你就留在東宮?!?br>


    “是?!?br>


    ……



    御酒坊。



    聞人胤悄無聲息潛入雨柯院中時,雨柯早已備好酒水等候多時了。



    迎面,雨柯徑直與聞人胤說道:“今日太子殿下走后,逸兒詢問過殿下與我說了什么,我不知該如何與他說才好,便讓他尋個機會去問殿下了?!?br>


    “嗯,如此就好?!蔽湃素非岬闋磐酚Π?,徑直坐到雨柯對面,“你出宮前,曾是母后的心腹,你可清楚當時有哪些人知道母后腹中所懷龍子有疾?”



    “唔……”



    擰眉細細尋思了一番后,雨柯道:“就我所知,當時知曉那件事的人本就不多,且娘娘沒過多久就除掉了一些知情者,故如今除了我之外,怕只有娘娘知曉逸兒的身世了?!?br>


    這般說完,雨柯立刻就陷入了自我懷疑中。



    倘若如今知情的人真的只有她跟皇后娘娘……



    那么太子殿下又是從何處知道的?



    聞人胤通過雨柯面上的表情猜到她心中所想后,與她說道:“你且將你知道的人全部告訴我,我會派人逐一去確認的?!?br>


    雨柯遂取了筆墨過來,寫了一個名單給聞人胤。



    拿到名單后,聞人胤立刻就說道:“今夜我便先不與你說別的了,等我確認完了這些人,再來與你詳談?!?br>


    “好,有勞殿下了?!?br>


    “告辭?!?br>


    丟下那二字,聞人胤匆匆出了御酒坊。



    最初他懷疑阿逸與母后關系不淺,是因為母后對待阿逸的與眾不同。



    在他知道自己并非母后所生后,第一次生出了阿逸可能才是母后所生的猜測。



    而真正確認阿逸跟母后的關系,乃是……



    思及此,聞人胤的速度慢了下來。



    南祭奉他的命令去調查母后當年臨盆時的詳情,很容易就查到了徐家,還查到了徐陵知曉一些內情。



    莫非事情能那么順利,是有人在幕后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