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971章 已經坐不住了!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971章 已經坐不住了!



    “美人?”



    玉蘭久等不到沐棠給出回應,只好將宮裝放下,去到浴池邊沿跪下,“美人下午時還格外期待今夜的宮宴,何故此時突然對宮宴沒了興致?”



    沐棠這才看向玉蘭,“我并非對今夜的宮宴沒了興致,而是……”



    話到嘴邊,沐棠猶豫了一下,改口問:“玉蘭你可熟知我們飛羽宮里的宮人的底細?”



    聞言,心思細膩的玉蘭心里頓生警惕。



    美人在此時突然問起飛羽宮里的宮人底細……



    莫不是發生了什么?



    短暫的沉默了一瞬,玉蘭如實稟道:“回美人話,我們飛羽宮的宮人,都是元公公按照皇上的要求,一個個仔細挑選出來的,除了宮里記錄在冊的資料以外,其它的奴婢并不了解?!?br>


    “那你能否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去探探除你之外的所有人的底細?”沐棠嘴上雖是這般問了,實際上卻很清楚,以暗器給她送消息的人定是她師父安排在宮里的人,那人既然能知道皇后要對她下手,就一定會去查她飛羽宮里究竟誰是皇后的人。



    故……



    她那般問玉蘭,除了想確認一下玉蘭的能力之外。



    也想知道玉蘭是否真的值得她信任。



    玉蘭不知沐棠所想,只垂首應道:“奴婢會盡全力查清旁人底細的?!?br>


    接著,玉蘭問:“美人可還要前去參加今夜的宮宴?”



    沐棠搖頭,“你去與元公公說我身子不適,讓他轉告皇上我今夜不去宮宴了?!?br>


    “是,奴婢這便去?!庇窶薊奧渫順鱸〕?,關上門后,不放心的叫了兩個心腹宮女到跟前,“你二人在此守著,我回來之前,不可讓任何人進去叨擾美人?!?br>


    “是,玉蘭姐姐?!?br>


    “……”



    玉蘭這才快步離開飛羽宮。



    美人會突然讓她調查飛羽宮其他宮人的底細,定是發生了什么事。



    可她幾乎成天伺候在美人身邊,卻完全沒有察覺到……



    看來事情非同小可!



    因此,玉蘭去到壽安宮尋到元公公后,徑直對元公公說:“公公,飛羽宮里怕是混入了旁人的細作?!?br>


    元公公深知聞人罡如今有多看重沐棠,不敢怠慢,忙將玉蘭領到了無人的地方去細問:“發生了何事?”



    “公公該也知道,美人對那云家班相當的感興趣,之前從寶蘭城回京的路上便曾反復詢問過云家班的事,故她在得知今夜元宵宮宴云家班會入宮表演后,一直都十分的期待?!?br>


    “嗯?!?br>


    元公公沉沉點頭。



    今夜的元宵宮宴,以沐美人的位份,本是無法前去參加的。



    是皇上在得知沐美人想看云家班的戲之后,特意恩準沐美人前去的。



    停頓了片刻,玉蘭繼續說道:“直到今天下午美人也都一直都在期待著,可方才美人開始沐浴準備更衣梳妝后,卻泡在浴池當中遲遲不肯出來,還問奴婢是否了解飛羽宮宮人的底細,之后更是讓奴婢去調查飛羽宮中旁人的底細?!?br>


    元公公臉色一變。



    皇上說過,沐美人的師父可能會因為不放心沐美人獨自在宮中而派人暗中?;ゃ迕廊?。



    今夜沐美人的反?!?br>


    可能是其師父派來?;に娜稅抵懈萘聳裁聰?。



    且還很有可能是有人會在今夜的宮宴上對她不利的消息。



    不然格外期待云家班到來的沐美人,不會突然不想來參加宮宴了。



    思及此,元公公壓低聲音說:“調查飛羽宮宮人底細這件事交給雜家來辦,你且回去好生伺候沐美人?!?br>


    “是?!庇窶加Π詹畔肫鵠此擔骸岸粵斯?,沐美人說她不來參加今夜的元宵宮宴了?!?br>


    “雜家已經知道了?!?br>


    “那奴婢告退?!?br>


    玉蘭話落轉身快步離開。



    元公公隨即去到聞人罡身邊低語了一番。



    聞人罡聽罷,什么也沒問,徑直看向了皇后的方向,“元寶你查出那些人之中誰是皇后的人以后,先稟告于朕?!?br>


    他故意給了沐棠極致的恩寵,便是要讓皇后回想起當年靜姝在宮里時的情形。



    她果然已經坐不住了!



    接下來……



    該讓沐棠懷上他的血脈了!



    “阿嚏!”



    飛羽宮中浴池內。



    沐棠在打了一個噴嚏之后才察覺到池中水都已經涼透了,忙步出浴池穿衣。



    以為是池水過涼才導致她打噴嚏,她便并沒有往心里去。



    玉蘭折返回來時,她已經端坐在了銅鏡前擦拭濕透的青絲。



    上前接過沐棠手中的巾子后,玉蘭見她神情有些低落,便低聲寬慰道:“美人也不用太難過,日后總有機會看那云家班表演的?!?br>


    “嗯?!?br>


    沐棠心不在焉的點頭。



    她并沒有因為今夜看不到云家班的戲而難過。



    她是在因為自己不夠聰明而發愁。



    若她足夠聰明。



    就會有應對皇后的辦法。



    也就不用在得知皇后要讓她當眾出丑后,怕得不敢前去參加宮宴了。



    她怕自己著了皇后的道無法再在宮中立足后,只能借師父的力量遠離皇宮。



    那樣一來……



    她就再也見不到皇上了。



    也再也沒有幫師父的師兄調查皇后的機會了!



    酉時末,壽安宮。



    云家班的人在戰鼓聲中上臺,揭開了今夜這出好戲的序幕。



    田思思交與他們云家班的這出戲,開頭便是誤入敵軍埋伏尸橫遍野的場景。



    因此云易不僅用上了云家班的所有人,還從風六郎派去?;に塹娜說敝刑粞×艘恍┤死創杖聳?。



    拜那些人的身手所賜。



    戲一開場,看客們就看得津津有味。



    直到戲快過半了,蕭君瀾才隱約察覺到些許不對,“本宮怎么覺得這出戲有些熟悉?”



    她的聲音不高,唯有立在她身側的紫檀聽到了。



    紫檀在仔細的回想了一番后,附到蕭君瀾耳邊說:“奴婢倒是不曾看到過類似的戲?!?br>


    “那該是本宮多心了?!畢艟階焐險餉此底?,心里卻是越發覺得這出戲熟悉,以至于看到戲終的一幕,她在反應過來自己因何會覺得這出戲熟悉時猛地站起了身。



    “皇后這是怎么了?”



    聞人罡在旁人的叫好聲中看向了蕭君瀾。



    經由丞相送入宮的那封信函,非是丞相所寫,乃是玨兒寫給他的。



    信中并無太多的內容,只拜托他在云家班今夜入宮表演時,護云家班周全。



    直覺告訴他……



    玨兒會特意修書來拜托他。



    并非因為云家班與玨兒娘子的交情不淺。



    而是因為這宮里頭有人會對云家班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