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888章 不尋常!



    轉眼過了兩日。



    康王府的人始終都沒有找到任何有關聞人樂的線索,隗寅戰戰兢兢的去到這兩日一直處在暴怒中的聞人淼面前,“王爺……城內幾乎都已經找遍了,七少爺會不會已經帶著九姨娘遠離我們寶蘭城了?”



    聞人淼冷著臉沒有接話。



    放在前幾日,他一定會篤定的說不會。



    因為樂樂雖然擁有那令人匪夷所思的能力,其它方面的能力卻還在孩童的范疇。



    比如照顧久病纏身的人!



    故他帶著玖舞是不可能直接離開寶蘭城的。



    一定是去跟事先潛入寶蘭城里的什么人接頭了。



    思及此,他涼涼看向隗寅,“你好似查了樂樂失蹤那幾日王府的出入記錄,可有什么線索?”



    隗寅搖頭,“那幾日出入王府的,除了王爺您的客人,就是后院各位夫人小姐的客人,還有到王府送貨的人,末將逐一排查了他們,并沒發現他們有帶可疑的人出王府?!?br>


    話落,隗寅左等右等,好半天都沒有等到聞人淼再開口說話,只得硬著頭皮道:“王爺,今日有多位大人相繼來問城門何時才能打開……”



    “既然城內都已經找遍了,就沒有必要再繼續關著城門了,且看打開城門后,他們會不會自己出來?!?br>


    “是?!?br>


    隗寅心下一松,轉身便去傳話。



    城門一日不開,城里的那些個大小官員就終日來堵著他詢問。



    他都快要被那些人煩死了!



    此時的寶蘭城內,大街小巷的百姓,全都三五成群的在議論有關盧家的事。



    而寶蘭城外。



    已經有不少人在排隊,等著進城。



    城門大開后。



    蜂擁進城的百姓、商販,大多都會先去打聽關城門的具體緣由。



    很快有關盧家的事便經由來來往往的人帶出了寶蘭城。



    傳得寶蘭城內外人盡皆知。



    同時……



    還有一件大事傳進了寶蘭城來!



    溫廷卿溫廷燁二人外出時聽到風聲,立馬趕回了行宮稟明聞人罡,“皇上,今日康王府的人打開了城門,有入城的百姓稱,與寶蘭城相鄰的幾個城鎮相繼爆發了瘟疫?!?br>


    “又是瘟疫……”聞人罡一雙劍眉頓時皺得死緊,以往瘟疫都是好幾年一發,今年的瘟疫似乎格外的頻繁。



    “末將找了幾個知情的百姓詢問,據他們說,已經相繼有人離開那幾個城鎮去避難了,之所以沒人往寶蘭城來,是因為圣駕親臨寶蘭城這件事早已在周遭傳開,故他們都往相反的方向走了?!?br>


    “疫情可嚴重?”



    聞人罡微微瞇起雙目看向溫廷卿。



    沒有任何根據,他就是直覺的認為,此次的瘟疫不尋常!



    溫廷卿道:“有關疫情嚴重與否,末將還沒有打聽到,末將打算在稟明皇上后,請命前去探查清楚?!?br>


    對此,聞人罡徑直看向一側元公公,“元寶你安排些人喬裝出城前去打探消息?!?br>


    “是,皇上?!?br>


    元公公應聲而去。



    聞人罡這才看向溫廷卿,“你二人目前是康王的眼中釘肉中刺,不要輕易離開行宮,若是你二人在這寶蘭城有了個好歹,朕無法向你們的家人交代?!?br>


    “多謝皇上厚愛!”



    溫廷卿溫廷燁二人異口同聲說罷,溫廷卿道:“末將兄弟二人身為臣子,理應替皇上效命,即便真在寶蘭城發生了意外,也只怪我二人學藝不精,皇上無需給任何人交代的?!?br>


    聞人罡只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會將他二人從邊關調回京,是因他二人已經到了適婚的年齡。



    不想他們發生意外,也是同樣的緣由。



    溫家代代忠良,身為君王,得考慮著不能讓他們溫家斷了后。



    奈何……



    他二人回京后,始終沒有覓到中意的姑娘!



    另一邊。



    地下暗室中,收到城門已開的消息,閻小小便帶著人掩人耳目的出了城。



    風六郎不放心,悄悄尾隨了上去。



    他們一行人前腳走,田思思隨后便進空間去取了些東西出來,把夜瞳喚道面前,“你陪我去玉容閣走一趟?!?br>


    “???夫人怎么突然要去玉容閣?”滿臉驚訝的問完,夜瞳又看向田思思手里拎著的東西問:“夫人可是要送東西到玉容閣?讓我送過去就好了的?!?br>


    “除了送東西過去,我還想出去透透氣,整天待在這地下,我身上都要生霉了!”



    “生霉?沒那么嚴重吧?”



    夜瞳說話間上上下下的把田思思打量了一番。



    夫人今兒的氣色挺好的??!



    田思思無語的橫了她一眼,把手里的東西往她懷里一塞,徑直往外走,“我找樂樂去,讓他直接把我傳送到城里無人的小巷去?!?br>


    夜瞳只好跟了上去。



    片刻之后。



    寶蘭城內某處無人的小巷,夜瞳探出頭去反復的看了看,又取出地圖來仔細的瞧了瞧,確定她們所處的位置后,她一臉無奈的嘆道:“夫人,此處距離玉容閣那是相當的遠!比直接出發的距離還要遠上一倍!”



    田思思皺皺眉,步出小巷道:“權當逛街了?!?br>


    一路上。



    她們聽到了不少人在談論盧家的事。



    那些人提及康王府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大多都相當的憤懣。



    待聽到有關寶蘭城相鄰幾個城鎮爆發了瘟疫時,她徑直去到了那幾個在談論的人面前,“幾位大哥,請問那爆發瘟疫的幾個城鎮,之前有發生天災人禍嗎?”



    因她問的突然,那幾人齊齊擰起眉看著她,一時間沒人回答她的話。



    想著這個時代的婦人通常不會向陌生男人搭話,人家可能會覺得她奇怪,田思思緊接著便隨口撒了個謊,“不瞞幾位大哥,我乃臨縣嫁過來的人,剛從幾位大哥口中聽說爆發了瘟疫,實在擔心得緊,故而唐突了,還望見諒?!?br>


    那幾人之中這才有一人開口說道:“如你所問,通常瘟疫都是爆發在天災人禍之后,但這次的瘟疫卻來得格外的突然,據說還來得格外的兇猛,一夜之間就病倒了一大片的人?!?br>


    一夜之間病倒一大片?



    田思思尋思間狠狠一皺眉。



    所謂瘟疫,也就類似于流行感冒。



    需要時間來傳播。



    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席卷多個城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