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到田思思喚出口的‘席大夫’三個字,聲音都在顫抖,風六郎長臂一伸把她攬進懷里,安撫道:“媳婦兒你別慌,我沒事,只是輕……”



    最后的一個‘傷’字,風六郎都還沒有說出口,就身子一軟,差點直接倒地,好在隨他一同從外面進來的夜瞳眼疾手快的撐住了他。



    這一下,田思思不止聲音發顫了,整個人都要顫抖起來了,“席大夫,你快……”  已經走近到他們身邊的席淵不等她說完,就探上了風六郎的脈搏,同時就著田思思手里手電筒的光查看了一下風六郎手臂上的傷口,而后他道:“他手臂上的傷口不大



    ,流血也不算多,會使他這樣虛弱,大概是因為對方傷了他的武器上面有毒?!薄 ∷低?,席淵取出一粒藥丸喂進風六郎嘴里,又拿出銀針扎在了風六郎傷口附近的幾處穴位上,而后捋上凌亂的胡須,沉聲說道:“他所中的毒,我還從未見過,只能暫



    時阻止毒性蔓延,待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好生研究?!?br>


    “他會有生命危險嗎?”



    “暫時沒有?!?br>


    “暫時……”



    田思思一想到風六郎會有生命危險,一顆心就不斷往下沉,搭在風六郎身上的手也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空間里,丸子收起常有的散漫態度,一本正經的說道:“笨蛋主人你先別慌,你拿塊布,沾點你男人的血放空間來,丸子去找前輩們試試能不能盡快配出解藥?!薄 ⊥枳擁幕八埔豢哦ㄐ耐?,瞬間讓慌了神的田思思冷靜了下來,她從荷包里拿出手絹,反復在風六郎傷口處擦了幾次,直到整張手絹都要被血染紅了,她才把手絹放回



    荷包里。



    當然!



    她并非把手絹放在荷包里了,而是放進空間里面去了。



    席淵狐疑的看了兩眼田思思的荷包,不明白田思思此舉的用意為何,而后他沖風六郎問:“你口中那個藏身的地方在何處,我們要怎么去?”



    風六郎聞言張了張嘴,卻虛弱得沒有發出聲音。



    見狀,夜瞳道:“小小姑娘應該知道,我這就燃放信號彈,讓小小姑娘趕回來?!?br>


    話落,夜瞳跟田思思一塊兒,把風六郎攙扶到一旁靠墻坐下后,方才快步走出去?!  拔胰グ押⒆用墻釁鵠??!畢ㄋ蛋詹環判牡目聰蚍緦?,萬一他走了又有人來襲……思及此,他猛然想到,他又不會武功,就算他留在這里,有人來襲他也什么都幫不



    上,遂懊惱的跺跺腳,拂袖而去。



    當年他怎么就沒有學點武功!  待房里只余下陌凡一個外人了,田思思才緊緊抓著風六郎的手對他說:“丸子已經找人幫忙配解藥去了,他們那里的人都可厲害了,很快就會配出解藥來的,六郎你別



    怕!”



    風六郎聽得心口一陣揪疼,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反手覆上她手背,安撫似的握緊了她的手。



    她讓他別怕,可她自己的聲音卻是怕到已經有了哭腔。



    而此刻的他,連安慰她的話都說不出來。



    他對這樣的自己感到氣憤,卻又無能為力!



    床上,陌凡反復想著田思思剛說的話。



    夫人口中那個去找人幫忙配解藥的丸子是何人?又在何處?



    狐疑間,他想起了夜瞳先前跟他說過的話。



    夜瞳說小小姑娘把他從那山谷救出來的時候,若非夫人拿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怕是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他。



    那究竟是些怎樣的東西?



    思及此,陌凡聽到了細微的腳步聲,側目看向房門處,就見閻小小推門而入。



    見風六郎受傷,閻小小在房門口僵了一瞬,而后闊步上前,“師兄,你怎么受傷了?”



    話問出口后,她又是一僵。



    糟了!



    她一個緊張忘記自己裝啞那一茬了!



    田思思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閻小小說話了,然后脫口問:“小小你什么時候能說話的?”



    聞得田思思這問題,閻小小便立刻明白了。



    嫂子并沒有懷疑她裝啞,而是以為她治好了啞疾。



    遂順勢回道:“前不久治好的,因為還不太適應說話,所以……”



    話到這兒,閻小小欲言又止的收了聲?!  俺な奔洳凰禱?,的確是需要時間適應?!碧鎪妓妓嬋誚恿艘瘓?,然后問:“六郎前面說我們要立刻離開此處,去別的地方藏身,應該是他準備了別的藏身之所,小小你



    知道在哪里嗎?”



    “……”



    閻小小點著頭看向風六郎,看出風六郎此時不是不說話,而是根本說不了話之后,她清麗動人的眸子里霎時漾滿了寒霜,“我出去準備一下,一刻鐘后出發?!?br>


    步出房門,閻小小幾個起落去到了院門處。



    此時院門處已有不少人候著。



    他們正是前面中了調虎離山,被引開的人。



    且他們之中,大半都是奉了果剎的命令前來?;ぱ中⌒「緦傻??! ∫蜃徘笆朗槍樵潑諾拿胖?,閻小小半點沒有跟他們客氣,迎面就森冷駭人的訓道:“看來歸云門淡出江湖的這些年,你們的日子都過得太過安逸了,竟然撇下師兄他們



    全部中了敵人的調虎離山之計!”



    “小小姑娘息怒,對方并非同時出來的,乃是相繼出來挑釁,所以我們才會中計疏忽了敵人是要調虎離……”



    “怎么?你們這是不承認自己無能?”



    “不敢!”



    被閻小小稚嫩卻魄力十足的聲音打斷,那人慌忙低下了頭。



    擔心風六郎的情況,閻小小未再繼續訓斥,只冷冷吩咐道:“準備立刻轉移?!?br>


    另一邊。



    傷了風六郎的血歡回到血樓試圖運氣療傷卻‘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立刻有人不可置信的上前,“當今武林,能傷了樓主的人屈指可數,究竟是何方神圣來了寶蘭城?”



    血歡抹去嘴角的血,仍覺氣血翻滾,也不敢再強行運氣療傷,只捂著胸口看向面前一臉驚懼的手下吩咐道:“去將王爺請來?!?br>


    方才與那人過招時,他雖未看清對方的長相,可月色下,那人的五官像極了當朝皇上跟太子。



    然不管是當朝皇上還是太子,都沒有那人的身手?! ≡諉宥苑降牡紫鋼?,他得提醒王爺切莫魯莽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