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641章 老死不相往來!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聞言,何氏下意識就看向了風六郎。



    這邊的井水確實格外的清冽甘甜,與尋常的井水大為不同,來這里幫忙的人起初在發現井水與眾不同的時候,多少都會有些驚訝,不過至今為止,并沒有人去深究原因,也就還未曾生出過什么事端。



    可此時直覺告訴她……



    喬氏發現了這一點,定不會善罷甘休!



    風六郎劍眉輕皺,眼底隱著一絲薄怒。



    然而!



    他卻并不是因為喬氏發現了井水與眾不同要生事這一點而動怒的,是因為喬氏剛剛那一嗓子太大聲了,他擔心吵醒了他媳婦兒!



    想著得讓他媳婦兒多睡上一會兒,風六郎強行壓下心底對喬氏的排斥,去到喬氏面前問:“這井水與眾不同與否,與你并無關系吧?”



    “怎么沒關系了?”喬氏又把聲音拔高了幾分,“你那丑八怪媳婦兒能做出好吃的糕點,能在城里開糕點鋪,可不就是拜這井水所賜嗎?我要是有了這與眾不同的井水,我也能靠它賺到銀子!”



    “娘,思思做出來的糕點好吃,那可不光光是靠的這井水,換做旁人,便是有了這樣的井水,那也是做不出來思思做的那些糕點的?!?br>


    “大哥說的沒錯?!?br>


    何氏點著頭,相當贊同風一海的話。



    因為她深有體會!



    每每她用相同的材料,相同的法子,跟思思做同樣的東西,味道卻是都要比思思做出來的差一大截。



    喬氏惡狠狠的瞪了何氏一眼,“我們家的事,還輪不到你個外人來插嘴!”



    何氏皺皺眉,沉了聲音道:“這是大哥家里的井,就算它與眾不同那也與你無關,難不成你還想把這口井挪到你那邊去?”



    聽到這話,風一海詫異的看向何氏。



    放在以往……



    霞妹哪會這樣跟娘說話?



    看來霞妹跟二弟和離住到他家里來之后,改變的不僅僅是容貌,性格也變了很多。



    不過這樣的改變挺好的!



    喬氏就那般瞪著何氏哼笑道:“呵呵,跟我無關?這房子既然是我當初給老大的,我就能拿回去,我還挪什么井?直接讓老大一家搬走不就好了?”



    風一海不可置信的看過去。



    先前分家時,他就得了這么一個房子,娘還想要回去?



    虧得他還念著那份生養之恩,娘卻是自始自終都沒有把他當兒子看?



    想著風一海的臉色就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



    他自問早些年對那個家的付出已經足夠報答他們的生養之恩了,就算跟他們撕破臉該也沒人會說他的不是,他自己心里也不會有愧?! ∩釵豢諂?,風一海正要說已經分了家,給了他的東西就沒有再要回去的道理,一旁房門就‘吱呀’一聲開了,田思思打著呵欠懶洋洋的靠在門框上,在風一海把心里想說的話說出口之前不耐煩的沖喬氏



    問:“你老人家可想好了,當真要把我們一家人趕出去?”



    因為田思思的聲音很大,在她家里幫忙的人都齊刷刷的看向了喬氏,還有幾個人已經小小聲的議論了起來,“六郎奶奶也太過分了,這種事也做得出來?!?br>


    “是??!分給了人的東西還想要回去,她也好意思!”



    “且這突然間,讓人一家人住哪兒去???”  聽到這一句,喬氏為了避免日后村里的人成天戳她脊梁骨,就梗著脖子大聲吼道:“我又沒說現在就要把他們趕出去,他們家的新房子不是已經在打地基了?我會等到他們新房子蓋好再讓他們搬走的!



    ”



    有一婦人哼笑一聲,諷道:“這還不照樣是要把人趕出去,這種事要是擱我身上,我肯定要跟你斷絕關系,老死不相往來!”  風一海因那‘老死不相往來’六個字杵著拐杖站起身,定定看向喬氏道:“娘,我自問對你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倘若你真要拿回這房子,往后你們就得當沒我這個兒子,沒六郎這個孫子,就算將來你們



    老了病了,也別想我們會……”  “六郎他本身就不是我們家的種!我也不稀罕你這個瘸了腿的廢物來給我養老!”喬氏打斷風一海的話,半點沒有瞧見風一海因她的話而紅了眼眶,此時她心里想的全是有了這與眾不同的井水,她也能



    僅用數月時間就像那丑東西一樣賺到很多銀子了,哪里還顧得到別的。



    “小丸子,暫時取消我家這口井跟空間泉眼的連接?!?br>


    “嗯?!?br>


    得到丸子回復后,田思思打了個哈欠去到風一海面前,心疼的看著風一海捏緊雙手傷心到眼眶泛紅的模樣,“爹……”



    風一海又深吸了一口氣,揚揚手制止了田思思,高聲道:“今日在場的人都幫我風一海做個見證,從今日起我風一海與她喬氏再不是父子,等六郎跟思思的房子蓋好,我跟她喬氏就老死不相往來!”



    旁人聽到這話都默契十足的點了點頭,沒人開口說什么。



    他們都知道。



    以風一海老實憨厚的性子,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就是動了真格了。



    不用他們再說什么。



    喬氏卻是不以為然,她不屑的看向田思思,壓下因田思思膚色變白了而生出的驚艷,只粗聲粗氣的說:“在你們搬走之前,我每天都要過來挑水?!?br>


    田思思無所謂的點頭,“隨你高興?!?br>


    被田思思這副半點都不著急的態度激怒,喬氏重重哼了一聲道:“以后沒了這井水,我看你還怎么賺錢!”  說完,喬氏又看向風一海,“有了這口井,要不了多少時間我們家就能發財,哪里還需要靠你,而你們沒了這口井,做不出那些好吃的糕點,別說家里這些幫忙的人會走,怕是你們城里的糕點鋪也得關



    門大吉,你以后別回來求我們幫忙才是!”



    風一海咬緊牙關,又把手捏緊了幾分。



    不止他,旁人都聽得動了火氣。



    要不是他們之中有好些人聽說了當年喬氏生風一海時險些難產而死,他們都要懷疑風一海不是喬氏所生了!  哪有當娘的這樣對自己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