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600章 終于肯接納她了?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強生益氣的同心丸?”



    “貴不貴?”



    “效果又如何?”



    “……”聞得那接連不斷的詢問,穆騫也未急著回答,他等到此起彼伏的詢問聲淡下去了,才揚聲答道:“我們同心堂賣的同心丸,加入了大量的人參,效果極佳,價格卻是絕對公道的,我穆某敢說整個明汐國,除



    了我們同心堂,別家便是做出了相同的藥丸來,價格也絕對不會比我們低,甚至可能會比我們的價格高出一倍!”



    畢竟他們同心堂人參的進貨價那是相當的便宜。



    當然!



    他雖是同心堂的掌柜,卻還完全不知道那人參的進貨渠道。



    只是聽果剎說過罷了!



    見穆騫當眾這般說了,人群之中才有人相繼說明日定會來捧場。



    穆騫環視了一圈門前眾人,而后沖身側伙計吩咐,“先將百福堂的匾額摘了?!?br>


    “是,掌柜的?!?br>


    伙計應罷,喊了兩個人出來,搭上梯子,正要摘匾額,卻有幾人從人群中擠出來,大聲喝住他們,“三位小哥且慢!”



    伙計三人聞聲齊齊看過去。



    穆騫也看了過去。



    那幾人之中最年長的一人沖著穆騫道:“鄙姓杭,是百福堂的大夫,鄙人身后的幾人亦是,我們想問問穆掌柜,你們既然接手了百福堂,能否將我等這些從前在百福堂做事的人一并接納了?”



    “這……”



    穆騫立即就往果剎乘坐的馬車看了一眼,他既是同心堂的掌柜,這同心堂內的人手該也是一并由他做主的吧?這般想著,穆騫就對那杭大夫說:“實不相瞞,我們同心堂原定是一月后在京城開張的,哪知東家突然決定先在姚新縣城里開一家起來,導致各方面的準備都不周全,人手也極其欠缺,你們從前是百福堂的



    人,想必有一定的經驗,倘若你們愿意接受我的測試,通過后,我便做主雇傭你們在同心堂內做事?!?br>


    “敢問是怎樣的測試?”杭大夫問的小心翼翼,心里更是沒底,他們這些人,治治普通的病還是很拿手的,可一遇上疑難雜癥,他們就束手無策了?!耙膊皇嗆苣訓牟饈??!蹦洛剮θ菸潞?,聲音亦是溫和,“我同心堂的大夫伙計,雇傭時都有經過測試,通過測試,我能知道他們能勝任的位置,也能知道他們的脾性,從中看出他們是否適合入治病救人的藥



    坊做事?!?br>


    “如此?!?br>


    了然的同時,杭大夫也稍稍放下了心。



    這稍大一些的藥坊中,除了普通的大夫之外,都會有那么幾位醫術了得的大夫。



    想來這同心堂也會有。



    他們有機會通過同心堂的測試!



    心里有了底,杭大夫才問:“穆掌柜幾時有空?”



    穆騫聞言掉頭看向藥坊內的殷氏,想著殷氏雖然著急,卻并沒有什么急事需要處理,也就沖杭大夫道:“你們隨我入內?!?br>


    因為對百福堂內還不甚熟悉,穆騫徑直將杭大夫等人領到了后院去。



    殷氏見狀有些坐不住了。



    然……



    她正在尋思要不要跟進去看看的時候,就有一抹熟悉的身影進到了藥坊內,徑直朝她走來。



    有伙計上前欲詢問,田芬兒在那伙計開口之前就指著殷氏道:“我來找姐姐的?!?br>


    那伙計聞言也就繼續忙活去了。



    “你來做什么?”殷氏一想到田芬兒是來嘲諷她的,臉色就相當不好。



    “玉平哥帶我進城采買,我路過此處正好看到了姐姐,就過來跟姐姐打個招呼?!碧鋟葉崛崴蛋?,滿目擔憂的望向殷氏,“我從玉平哥口中聽說了姐姐家里的事,姐姐可還好?”



    “不勞你費心?!?br>


    望著田芬兒身后冷聲說罷,殷氏始終沒有看到連玉平的身影,這才問:“玉平人呢?”



    田芬兒掉頭往后看了看,而后疑聲嘀咕道:“奇怪,玉平哥剛剛還跟在我身后呢!”



    殷氏眉心一擰,為了打發走田芬兒,違心的說:“玉平跟你走散,定會著急,你別在我這兒耽擱時間了,趕緊去尋玉平吧,免得他四處找你?!?br>


    “嗯,多謝姐姐提醒?!碧鋟葉熳帕秤Π?,轉身之時彎起唇角笑盈盈的說:“姐姐若是需要幫忙,可以到我家中找我跟玉平哥的?!?br>


    “……”



    殷氏眼神一暗。



    玉平若是真有心幫她,就不會撇下她一人去了田芬兒身邊。



    再者!



    眼下她家中這般情況,玉平卻帶著田芬兒進城采買享樂,顯然是半點都沒有把她家的事放在心上的。



    她便是去了上河村,玉平也不會跟她回城來。



    所以……



    田芬兒那般說,是想讓她上門去自取其辱!



    她哪會讓田芬兒如愿!



    出了百福堂,田芬兒去到邊上不遠處的布莊里,尋到還在用心幫她挑選布的連玉平,“玉平哥,我在百福堂看到了姐姐?!?br>


    “哦?你去百福堂作甚?”連玉平摸著布料的手一頓,一聽到百福堂三個字,他就想到了殷家不再能作為他的靠山了這件事,臉上頓生煩亂。



    “我見百福堂外面圍聚了不少人,就湊過去看了看熱鬧?!?br>


    “百福堂又出什么事了?”



    “倒是沒出什么事,是買下了百福堂的人……”



    聽到這兒,連玉平就拿手捂住了田芬兒的嘴,“好了,芬兒你別管百福堂的事了,來看看這幾匹布,你喜歡哪一個?!?br>


    田芬兒依言看過去,待連玉平將手拿開,她疑聲問:“玉平哥,這布看起來不便宜,你何故忽然給我買這般好的布來做衣裳?”連玉平循著田芬兒的眼神,見田芬兒的目光停留在那匹胭脂色的布匹上,他便在將那匹布拿起的時候說:“之前從殷府出來后,我順便回了一趟家,娘說既然要帶你回家,就幫你做兩身好的衣裳,不日隨我



    們一同進京?!?br>


    “進京?”田芬兒聽見是連玉平的母親崔氏讓給她買衣裳的,頓時受寵若驚,難道殷家落魄后,玉平哥的母親終于肯接納她了?



    “表叔公家的小表妹不日要辦及笄禮,而來年我入京赴考要受表叔公照拂,此去是為了送上厚禮,讓表叔公來年多多關照與我?!?br>


    “那個厚禮……”



    連家拿得出來嗎?擔心連玉平不高興,田芬兒到底是沒把那話問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