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懸崖下。



    風六郎把那叫紅兒的小姑娘放到石床上面后,正要讓陌凡去將孤霄找來,邊上經孤霄治好后,已經變得精神抖擻的三人之中就有一人站到他身后問:“恩公,紅兒她這也是染病了嗎?”



    那‘恩公’二字,令風六郎微微緊了緊眉,而后他才點著頭‘嗯’了一聲。



    誰知那人接著又問:“恩公,紅兒她爹怎么樣了?我記得紅兒她爹之前病得比我們三個人還要嚴重一些?!?br>


    “她爹死了?!狽緦傷低昃圖俏駛暗娜送追糯蟮耐罅肆肆講?,顯然是跟紅兒的爹關系極好的人。



    “……”  震驚過后,那人掉頭與另外兩人對視了幾眼,然后他們就默契十足的齊齊跪到了風六郎面前,“求恩公讓那位孤霄前輩救救紅兒,她爹既然都死了,她若是也有了個好歹,剩她娘一個人是撐不下去的。



    ”



    那位被恩公他們稱作孤霄前輩的老人家,脾氣相當的古怪。



    他們醒來后,嘗試了數次與之說話。



    奈何人家一直都不搭理他們!



    風六郎未表態,直接對陌凡說:“將孤霄前輩尋來?!?br>


    他會把人帶來這里,就不會不管。



    陌凡這一去,就去了大半個時辰,眼看夜色越來越濃,風六郎急著回家,欲親自去找孤霄的時候,孤霄終于在陌凡的陪同下姍姍而來。



    孤霄只淡淡掃了石床上的紅兒一眼,就了然道:“她這是服了那庸醫開的藥?!?br>


    “嗯,從午后到現在,她娘給她喝了三次藥?!狽緦扇銜庥Ω檬槍丶?,就立刻說了出來。



    “嘖!她娘是盼著她早點死嗎!”



    搖頭晃腦的說了那么一句,孤霄坐到床邊上,細細的給紅兒診脈。



    風六郎不經意看到那三人還跪在地上,忙道:“你們都別跪著了,有孤霄前輩在,她不會有事的?!?br>


    得了這話,那三人才放心的站起來。



    半晌后?! 」孿鍪樟聳?,捋上胡須沉吟了一番后,看向風六郎說:“老朽之前跟你說服那藥的人,兩日內不會加重病情,可這小姑娘服藥后病情卻立刻就加重了,一來是因為她一下子喝藥過多,二來就是因為她太



    小了,那藥方里面的藥量都是成人的量,孩子得減半?!?br>


    聞言,風六郎順勢就問:“孤霄前輩配出來的那個藥方,孩子服用的話,可是也要減半?”



    “嗯,得減半,不然會適得其反?!憊孿齔臉戀懔送?,起身去一旁配了藥丟給陌凡去熬藥。



    “……”



    陌凡是一臉的不樂意。



    孤霄前輩怎么總是自然而然的把熬藥這件差事丟給他!



    在陌凡不情不愿的拿著藥出去熬之后,風六郎又問:“前輩,紅兒她可有生命危險?”



    孤霄搖搖頭,問:“她之前吐過了吧?”



    風六郎點頭。



    孤霄遂道:“人的身體都有自我修復的功能,她服藥過量,身體受不住生出了排斥,就有了嘔吐的情況,只要按我配出的那個藥方一半的量來服用幾日,疫癥緩解下來了,她也就沒事了?!?br>


    風六郎立刻放下了心來。



    想著家中他媳婦兒該是要等急了,風六郎立刻便道:“我先回家一趟,夜里再進山來?!?br>


    此時他家中。



    魯氏臨走擰著眉道:“都這個時辰了,六郎怎么還沒回來?”



    田思思不太在意的道:“他這會兒要么在他師父那兒,要么就在那個什么孤霄前輩那,娘別惦記他,跟奶奶回家去好好休息吧?!?br>


    “既然你知道他的去向,那為娘就犯不著擔心了?!甭呈陷付蛋站妥沓鋈ド狹寺沓?。



    片刻后。



    閻小小剛趕著馬車送走魯氏跟周氏,風六郎就回來了。



    田思思迎出房間去問:“今天你都幾乎沒有在家里呆著,看起來相當的忙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嗯,殷家的百福堂今天在賣一種據說能治好疫癥的藥,我去湊了個熱鬧?!?br>


    “是假藥?”



    田思思也忍不住生出了幾分想去湊熱鬧的想法。



    風六郎搖頭,“倒算不上是假藥,只是治不好此次的疫癥罷了?!?br>


    說完后,風六郎又道:“有一個小女孩因吃了百福堂的那個藥而加重了病情,她娘苦苦哀求,我就將她送到崖下孤霄前輩那里去了?!?br>


    “她沒事兒吧?”將為人母,田思思一聽到有小女孩也染上了那疫癥,她心里就擰了那么一下。



    “沒事,你就不用瞎操心了?!狽緦傷禱凹滸煙鎪妓祭亓朔磕?,“四嬸家里的房子明日收工,我打算近兩日就讓那些工人開始給我們蓋房子,媳婦兒你意下如何?”



    “你想好蓋什么樣的房子了嗎?”



    “我想想……”



    捏上下巴默默的尋思了一瞬,風六郎拿來筆墨紙硯,直接將腦中想的畫了出來。



    田思思雙手托腮在旁看著。



    等到風六郎停筆,她驚聲問:“六郎你想蓋個樓房?”



    風六郎點頭,“我們家人多,得有兩層才夠住?!?br>


    “可那一塊有好幾畝的地,人多就多蓋些房子就好了??!”



    “我尋思著除了前院,再弄一個后院,然后在后院中砌一個水潭,里面種些荷花水仙之類的,水潭邊上再弄一個涼亭,夏日就能在里面吃著你做的糕點納涼了?!?br>


    “好!聽你的!”



    田思思樂呵呵的點頭。



    聽六郎那么一說,她腦海中就有了一幅他們一家三口在涼亭中納涼的畫面。



    轉念,想到院中種的月季,她道:“等咱們新房子蓋好了,我要在后院種很多大紅色的月季花?!?br>


    “就大紅色一種,不種別的顏色了?”風六郎問話間笑得寵溺十足的點了頭?!  靶⊥枳鈾笛丈勇曳炊緩每?,單一的一種顏色卻能叫人乍看之下生出驚艷的感覺來,所以我打算在后院就種單一的顏色,前院可以弄上很多的品種,比如玫瑰牡丹什么的?!碧鎪妓妓低曖植鉤?br>


    道:“桂花我也喜歡,隔一塊出來弄個桂園吧,在里面種上三四隔桂花樹,桂花開的季節,就能在園子里吃著桂花糕,喝著桂花釀賞桂花了?!?br>


    “好?!薄 》緦殺惶鎪妓妓禱凹浯腳涎男γ粵搜?,不自覺的就傾身親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