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511章 拉不下那個臉!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被他猜中。



    孤霄很快就端著配好的藥進來山洞里,徑直遞向陌凡,“我加重了幾味藥的用量,你去把藥熬出來?!?br>


    陌凡點點頭接過。



    沒等陌凡轉身去熬藥,孤霄又出聲提醒道:“文火慢熬,火切不可太大?!?br>


    “嗯?!蹦胺燦Π粘雋松蕉?。



    “前面進去的那個男人就是咱樓主風六郎?”



    “……”



    被突然從旁竄出來的夜瞳嚇到,才剛走出山洞的陌凡,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沒好氣的把手里端著的藥遞了過去,“你既然閑著沒事,就去幫忙熬藥?!?br>


    夜瞳挑挑眉沒接,“你快告訴我,那個男人是不是樓主??!”



    陌凡只低低的‘嗯’了一聲。



    夜瞳立刻興味十足的道:“我好似曾見過容貌與他相似的人?!?br>


    只不過……



    她一時間想不起來他是與何人相似!



    陌凡聞言深深的看了夜瞳兩眼,索性歇了把熬藥的活兒丟給夜瞳的心思,轉身自個兒熬藥去了。



    若他沒有猜錯。



    除了夜瞳之外……



    其他人會在輸給樓主或是他之后,爽快應下效勞于樓主,其中就有樓主容貌酷似當今太子這個原因在。



    未免橫生枝節。



    他得幫樓主好好的盯著那些人。



    免得哪日出了什么岔子,不好對付的閻小小把責任全算在他頭上來!



    ……



    山谷中。



    經過近些日子的勤奮苦練,風金風銀兄弟二人已將馬步扎得像模像樣了,閻羅笑負手圍著他二人轉悠了兩圈,滿意的點點頭,道:“你二人近日表現不錯,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去收拾一下隨我出山?!?br>


    “出山?去哪里?”風銀立馬兩眼放光的望向閻羅笑?!  按忝僑タ純此妓??!毖致扌Φψ磐螄潞喲宓姆較?,自這兄弟二人隨他到山谷后,六郎媳婦兒時常都會讓六郎跟小小給他兄弟二人捎帶吃食衣物來,想來是很掛念他兄弟二人的,眼下她有了身孕



    ,他將這兄弟二人帶出去與她見一見,也能讓她安下些心。



    “太好了!”



    風銀一聽到那話就興奮的跳了起來,拉起自家哥哥的手就嚷嚷道:“哥哥,我們能出去見嬸嬸了!”



    風金沒說話,只微微扯開嘴角來沖風銀笑了笑。



    弟弟到底比他小。



    進到這山谷后,習慣了山谷里面的生活,就完完全全把爹娘還有姐姐那邊的事給忘了。



    ……



    下河村。



    田思思從屠氏家里回來的時候,遠遠瞧見了扛著鋤頭從地里回來的風一漢,還有緊跟在風一漢身后的葛氏。



    葛氏小腹微凸。



    似不想再生事……



    她只看了田思思一眼就進了自家院門。



    倒是風一漢特意駐足,等田思思走近了低聲詢問:“阿霞今日進京去了?”



    田思思抿著嘴點了一下頭。



    前面她從上河村回來后,姑姑就跟秦叔出發進京了。



    小小也隨行進京送貨去了。



    “她當真要改嫁給那姓秦的?”風一漢雙眉緊擰,握著肩上鋤頭的手也下意識的收緊了幾分。



    “不管是真是假,都跟二叔沒關系吧?”



    “……”



    風一漢被問的噎住。



    院門里面,葛氏等了等,遲遲沒有見風一漢跟進去,猜到風一漢是在跟田思思說話的同時,她也大抵猜到了風一漢會跟田思思說的是什么話題。



    心生不悅。



    葛氏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嬌滴滴的朝外喚道:“一漢,娘做好午飯了,你快些進來準備吃飯了?!?br>


    聞聲,田思思無視了還欲跟她說什么的風一漢,徑直朝自家去了。



    那廚房里才剛動手做午飯的喬氏蹭蹭跑出去一看,瞧見臉色不佳的葛氏,她脫口就問:“蘭兒,你這是?”



    “沒事?!備鶚弦×艘⊥?,在看到風一漢進來后過去挽上喬氏的手道:“我去幫娘的忙?!?br>


    “別!你還是回房去歇著吧!”喬氏生怕葛氏不慎碰撞到了,傷及她的大孫子,哪里會同意讓葛氏去廚房里幫她。



    她自是不知道……



    葛氏近來享受著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壓根兒就沒有真去幫她的意思,不過就是隨口那么一說!



    可一心想抱孫子的喬氏沒看出來,伊氏卻是看出來了,她掀唇幾不可查的笑了笑,沖堂屋里坐著休息的風一文道:“我帶小妹去思思那邊坐會兒?!?br>


    風一文聞聲而起,走過去問:“晌午了,要不你吃了午飯再過去?”



    伊氏就那般笑著搖頭,“素日里思思他們那邊的飯菜便好,如今思思有孕了,想來更是豐盛,我這會兒過去正好能蹭個飯?!?br>


    “那我跟你一起過去?!狽繅晃幕奧溲柿搜士謁?,為了討好紅兒,他有些日子沒有進城去吃喝了,而家里娘把好東西全給二嫂補身子,害得他好些日子沒沾到葷腥了,一聽到有豐盛的飯菜就饞的緊。



    “走吧?!?br>


    伊氏了然的笑笑,順勢把懷中小妹遞給了風一文。



    人貴在知錯能改!



    只要一文心里當真有她跟小妹,愿意為了她娘兒倆改過自新,她便不會去計較一文的過去,好好的跟他過日子。



    等風一文跟伊氏前后出了家門,風得缸杵著拐杖站在堂屋門口往外看了好半晌。



    他已經有些日子沒有去老大那邊了。



    畢竟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



    他拉不下那個臉!



    ……



    風六郎從山里出來的時候,想到田思思喜歡喝魚湯,他就順便稍了兩條魚回來,一進家門就舉著魚去到了田思思身邊,“媳婦兒,你中午想喝魚湯還是雞湯?我來做?!?br>


    聞言,田思思還沒看到魚,就先聞到了濃濃的魚腥味兒,胃里頓時就翻滾得厲害,遂捂著胸口道:“雞湯吧?!?br>


    風六郎見狀,立刻把魚拎遠了些。



    進到廚房后……



    風六郎猶豫再三,還是沖那在擇菜的俞氏問道:“女人有孕后,喜好的口味可會生出變化?”  知風六郎這般問,是為田思思著想,俞氏沉吟了一下,回道:“這有了身子的人,大抵都喜歡清淡一些的口味,也見不得葷腥,不過思思喜辣,還整日將無辣不歡掛在嘴邊,太過清淡她怕是吃不下的。



    ”



    風六郎聽罷心里就有了定奪。



    既要清淡,又要合他媳婦兒的胃口,就只能燉一鍋清淡的雞湯,再弄上幾個爽口的小菜了!



    問題在于……



    他也就會煮個面條,熬個粥,燉個湯什么的……  爽口的小菜他可炒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