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田思思已經很努力的去忽略連玉平了,可連玉平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卻越來越炙熱,叫她想忽略都忽略不了,索性就轉頭迎上連玉平的視線,沒好氣的問:“你莫不是吃慣了山珍海味,突然覺得我這粗茶淡飯



    看起來更加清爽可口了?”



    言下之意……



    連玉平這是厭煩了家中貌美的妻妾,喜歡上了她這個公認的丑八怪!



    連玉平擔心殷崧回去后會說給自家夫人聽,慌忙收回視線解釋,“我不過是見你近日白了許多,多看了兩眼罷了?!?br>


    話落,連玉平偷偷看了殷崧一眼,正好跟殷崧看向他的眼神撞了個正著,他忙又補了一句,“就算白了一些,你也照樣丑的讓人無法直視,你別太看得起自己了!”



    殷崧這才滿意的移開視線。



    大小姐說了。



    她能夠容忍姑爺有一個妾室,卻絕不會容忍姑爺再有第二個妾!



    且除了迎進門。



    便是姑爺心里再有了別的女人,那也是不行的!



    這田思思曾是姑爺的未婚妻,保不準姑爺就曾對她有意!



    “哼!”



    冷笑一聲,田思思毫不留情的諷道:“既然你都知道我丑的讓人無法直視了,還找上門來看我,不會是犯賤吧?”



    連玉平臉色又是一變。



    可他身為一介讀書人,這與人斗嘴的事他實在不在行。



    更何況眼前站著的還是一個險些成為他夫人的女人!



    盡管當初他的確是覺得她丑,半點都沒有真的想娶她,可時隔幾月再看到她,他心底竟有絲絲遺憾!



    殷崧不動聲色的站到連玉平面前,遮擋住連玉平看向田思思的視線,直接氣勢逼人的問:“你昨晚可是去我們府上潑灑了東西?”



    “怎么?你們殷府也被人潑糞了?”田思思故作驚訝的反問,昨晚南宮軒轅派去送她們出城的人,臨了還交代了幾句南宮軒轅要轉告她的話,她這會兒可是無所畏懼。



    “那怎么可能!”



    殷崧矢口否認。



    而事實上……



    那潑灑到他們府上跟姑爺家中的東西,可是比糞便還要糟糕!



    畢竟這糞便沖洗一下就好,可那東西,卻怎么擦洗都沒用,就算移走了府門前的石獅,刮去了外墻上的顏色,那縈繞著他們殷府的惡臭也半分都沒有消退!



    田思思好整以暇的挑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殷崧,“既然你們殷府不可能被人潑灑東西,你這特意找上門來污蔑我向你殷府潑灑了東西是何用意?”



    問完,田思思不給殷崧說話的機會,緊接著就又說道:“更何況昨晚我跟小小在縣令大人府上陪南宮小姐閑談,之后縣令大人還派人將我送出了城門,我哪來的時間去你殷府潑灑東西?”  “你沒時間,不代表你那夫君也沒時間!”殷崧往田思思身后看了看,見只有一些婦人從那堂屋里眺望出來,沒瞧見男人的影子,他又底氣十足的問:“你那靠打獵為生的相公,莫不是害怕我們找上門來



    ,躲到山里去了?”



    努努嘴,田思思不以為然的道:“他的確是在山里,不過他可不是躲在山里去的,咱村里好多人都知道,他早兩天就進山了……”



    話到這兒,田思思話鋒一轉,挑著眉痞笑著道:“俗話說得好,捉賊拿贓,你要是沒有證據,平白跑來我這兒瞎胡說,可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



    殷崧聞言不屑的哼笑了一聲。



    對他們不客氣?



    就她們一群婦道人家,能把他們怎么著?



    田思思見狀,轉身沖靠在馬車后面的閻小小喊道:“小小,你來我這兒,他們要是敢擅自踏進院門一步,你就給我把他們丟出去!”



    說完,田思思笑彎了眉眼沖著急的想站起身的屠氏道:“嫂子別急,他們私闖民宅,我們這可是正當范圍呢!就算鬧到公堂之上,我也不會怕了他!”



    “好你個伶牙俐齒的毒婦,我今天非得把你抓回府上去交由老爺處置不可!”殷崧說罷,朝身后家丁道:“你們都別給我愣著了,進去給我把人抓出來!”



    “是,管家!”



    那數個家丁立刻擼高袖子齊齊往院門里面走。



    連玉平見狀下意識的就往旁邊退了退。



    他可就是個文弱書生。



    這真要打起來了,他可得躲遠點兒!



    殷崧不經意憋見了連玉平那反應,眼底霎時生出了嫌棄。



    老爺明明那么疼愛大小姐。



    怎么就幫大小姐尋了個這么窩囊的夫君!



    他剛才思罷,就有一個家丁從前方飛出來,直直把他撞倒在了地上。



    等到疼得齜牙咧嘴的他從地上爬起來,他帶來的數個家丁已經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哀嚎了。



    那邊田思思直接無視了他們,正朝輕輕松松把人都踹飛了出去的閻小小豎大拇指,“小小你真是帥呆了!”



    閻小小嘚瑟的揚了揚眉。



    夸她帥就對了!



    她早已厭煩了別人夸她漂亮!



    殷崧震驚過后,拿手指著田思思,好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說道:“你、你給我等著,我這就回去……”  沒等他把威脅的話說完,田思思就扯開嗓門沖那因為不放心而跑來看情況的風立仁喊道:“村長,這些人跑來污蔑我去他們府上潑大糞了,我告訴他們昨晚我在縣令大人府上后,他們又污蔑說是六郎做



    的,之后甚至還想闖進家里來把我抓走,你說我該咋辦??!”



    “能咋辦?他們要是硬闖,就讓你家里幫忙的那些人把他們轟走!”風立仁遠遠的說罷,近前后瞧清了地上在哀嚎的數人,他低低的嘆了一口氣,道:“還問我要咋辦,你這不都已經把人轟出來了嘛!”



    “唉!我們家小小這暴脾氣,我勸都勸不住?!?br>


    “……”



    閻小小聞言忍不住朝田思思投去了一抹鄙視的眼神。



    人是嫂子叫她踹的。



    這會兒嫂子竟往她頭上推……



    風立仁心里門兒清,聽了田思思那話,他僅搖了搖頭就看向了殷崧等人,一臉嚴肅的說:“你們若是不立刻離開,我便讓村里的人抓你們去縣衙!”  殷崧憤憤瞪了風立仁一眼,臨走脫口道:“你們都死到臨頭了,還得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