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443章 少兒不宜的話!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玉林樓。



    田思思前腳剛踏進門檻里,南宮七七就激動的跑向了她,其腳下木質地板發出的巨大聲響惹得一樓的客人全部都朝她們看了過來。



    嘴角抽了抽,田思思躲到風六郎身后,探出頭抱怨,“我說千金小姐,你能不能別每次看到我就興奮得跟狗看到了骨頭似的!”



    南宮七七撇撇嘴,一臉委屈的道:“我看到東家高興不行嗎?”



    接著,南宮七七又用更加委屈的聲音指控,“東家你每次都喊我千金小姐,那么見外!”



    “不!那不是見外!而是你人如其名,重若千斤!”



    “東家!”



    南宮七七扯開嗓門兒生氣的大喊了一聲。



    東家就不能對她好點兒嗎!



    因為南宮七七的聲音太大,正好在柜臺處結賬的客人嚇得險些跳起來。



    田思思歉疚的沖那個客人笑了笑,揚著手里的食盒從風六郎背后走出來,“給,我特意帶來給你品嘗的蛋糕卷?!?br>


    “蛋糕卷?”南宮七七眨巴了兩下眼,把食盒放到柜臺上就打開來看了看。



    “跟你說,這蛋糕的熱量那是相當高的,你吃了這一小塊,起碼得多跑半個時辰的步!”田思思去到南宮七七身邊,問完挑著眉無聲的詢問南宮七七,你還吃嗎?



    然……



    南宮七七壓根兒就不知道何為熱量,她聞了聞那濃濃的奶香味,立刻就迫不及待的開吃了。



    身為一個體型龐大到驚人的女胖子,她的吃相卻還算文雅。



    田思思搖搖頭,在邊上那結賬的客人離開后,直接沖玉林樓的掌柜說:“今天我來坐鎮收錢,掌柜的你幫我去傅家酒坊談長期跟他們買酒的事?!?br>


    掌柜的二話不說就點了頭。



    他知道東家還不信任他。



    所以……



    在點頭的時候,他暗暗決定一定要辦妥東家交代他做的事!



    等掌柜的出了玉林樓,田思思沖那吃蛋糕卷吃得正歡的南宮七七問:“咱們玉林樓的掌柜叫什么來著?”



    南宮七七驚訝的看了田思思一眼,咽下嘴里的蛋糕后,大聲問:“東家你連全叔叫什么都不知道?”



    “你們就沒跟我說過,他本人也沒跟我說過,我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



    “全叔姓全名銳?!?br>


    “哦……”



    拖長尾音往外面看了一眼,田思思又問:“你覺得他人怎么樣?”



    南宮七七立刻一本正經的說:“全叔一直都對我很好,我知道那是因為我哥哥的緣故,不過全叔對樓里其他人也是很好的,辦事能力也還不錯?!?br>


    說完后,南宮七七想到了一點,又壓低了聲音補充道:“我哥哥曾經說過,全叔為人處事太過圓滑世故了,不宜深交,但是可以利用?!?br>


    田思思聽罷饒有興致的抬了抬眉。



    不宜深交……



    卻可以利用……



    略一思忖,田思思便明白了個大概,她轉頭看向風六郎,想說讓風六郎去跟上全銳,可她都還沒開口,風六郎就搶先說道:“媳婦兒,我去去就回!”



    田思思條件反射的拽住了他,“你去哪兒?”



    風六郎掀了掀唇角,湊近到她耳邊說:“我去看看殷家的人會不會跟全銳接觸?!?br>


    田思思心里一動。



    六郎這是湊巧跟她想到一塊兒去了……



    還是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了她腹中的蛔蟲,把她的想法都摸得透透的了?



    咽了咽口水,田思思壓下那份心動,道:“你去吧?!?br>


    “東家,你們倆說什么悄悄話呢?”南宮七七滿臉好奇,她這都豎起耳朵了,都沒能聽清東家他們夫婦二人說了什么。



    “少兒不宜的話!”



    “少兒……”



    噎了一噎,南宮七七不滿的道:“我要是沒有猜錯,我比東家你還要稍稍大一些?”



    田思思彎起嘴角,笑瞇瞇的回了一句,“拋開年齡,成親了才能算是大人!沒成婚出嫁的都是孩子!”



    “照你這么說,那我哥哥不也變成孩子了?”南宮七七嘀咕了一句,下一瞬就指著盤中快要吃完的蛋糕卷問:“東家你是用什么做的這個蛋糕卷?太好吃了!”



    “也就是面粉雞蛋之類的東西,至于做法嘛,以咱們如今的關系,我還不想告訴你!”



    “……”



    南宮七七再度噎住,她悶悶的嘀咕了一句‘小氣鬼’,歇了繼續問的心思。



    等她以后跟東家感情好了,她再問!



    就在這時,滴翠閣的店小二進到玉林樓,沖田思思說:“東家,濛叔讓我來傳話?!?br>


    田思思立刻步出柜臺,把那店小二帶到了轉角無人的地方,“你說吧?!?br>


    “殷家找上了小武哥,說只要他離開滴翠閣,就會給他一筆銀子,而他娘生病已久,他急需用銀子就……”



    “小武哥……是那個攛掇旁人跟他一起離開滴翠閣的人?”



    “嗯,受他慫恿后,與他一起離開滴翠閣的人,也都是家中急需用銀子的人?!?br>


    “這樣??!”  了然的點了點頭,田思思捏上下巴道:“殷家是生意人,從他們對滴翠閣所行之事來看,他們不像是什么大善人,我覺得他們未必會給那小武哥等人多少銀子,你回去讓濛叔找人去打聽一下他們的情況



    ,若他們的家人實在需要幫助,就適當幫一幫他們?!?br>


    來人聞言直接傻眼了。



    小武哥他們在這個時候離開了滴翠閣,東家竟還讓濛叔相幫?



    無視了來人面上的驚疑,田思思立刻就出聲催促,“你快些回去吧?!?br>


    等那小二走了,田思思一轉身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南宮七七,她直驚得往后退了一步。



    這位千金小姐一直以來走路不都是驚天動地的嗎?



    怎么這會兒一點聲音都沒有?  南宮七七瞪圓了那雙漂亮的眼睛,認真的說:“滴翠閣的事我前面聽哥哥跟小蘇說過了,那什么小武哥,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做出在這種時候拉人離開的行為,實在是卑鄙,你不生氣就算了,怎么還要



    幫他?”



    田思思緊了緊眉,暗忖,南宮軒轅跟容蘇離開滴翠閣后,來過玉林樓哦?



    忖罷,她才道:“既然有人走了,那么剩下的人當中就一定還有心動的,這種時候不宜生氣,也不宜什么都不做,反而得把自己的大度彰顯出來,先起到穩定人心的效果,之后再好好想對策?!?br>


    南宮七七是聽得云里霧里的。



    看來哥哥說的沒錯,她的確不是做生意那塊料。



    所幸當年她沒有選擇自己開酒樓,而是來了玉林樓?! 〔蝗凰冒芄餳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