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396章 看上了她哪一點?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經過喬氏身邊的時候,風晚晴憋見喬氏眼里的疑色,美眸轉了一轉,直接沖喬氏問:“娘,你有多久沒去看過大哥了?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看看大哥?”



    話落,風晚晴沖喬氏眨了一下眼。



    喬氏立刻明白過來了。



    這每次她們去那邊的時候,那丑八怪養的大黃狗都會沖她們叫喚個不停。



    很是嚇人!



    只要她們跟著六郎進去,就不用怕那條大黃狗了??!



    她的晴兒變聰明了!



    欣慰的看了一眼風晚晴,喬氏才順著風晚晴的話說道:“我都快不記得有多久沒看到你大哥了,既然你要去,我就跟你一起去看看吧?!?br>


    風六郎佯裝不知那母女二人的心思,步入自家院門,瞧見端了菜從廚房里面出來的田思思,他立刻就迎上去接過了田思思手里的菜盤子,“媳婦兒你去忙別的,菜我來端,免得燙到你?!?br>


    “端個菜還能燙到?我哪有那么廢!”田思思一臉莫名,她這天天的端菜,往日怎么不見他來幫忙?



    “……”



    風六郎未解釋,意味不明的笑笑就直接端著菜進了堂屋。



    田思思就那么滿腹疑惑的盯著風六郎的背影,轉身打算再進廚房去端別的菜才瞧見風晚晴母女二人。



    四目相對。



    風晚晴忍不住就幽怨十足的瞪了田思思一眼。



    這丑八怪無論什么時候看都黑得有些瘆人,六郎卻把她當成寶,到底是看上了她哪一點?



    迎上風晚晴那小眼神兒……



    田思思忽然就明白風六郎何故要無事獻殷勤了。



    他這是知道風晚晴見不得他對她好,所以故意想讓風晚晴心塞??!



    堂屋里。



    風一海放下手中在編的竹筐,沖風六郎問:“我好像聽到了晴兒的聲音,是晴兒來了嗎?”



    風六郎‘嗯’了一聲,見風一海拿起拐杖欲迎出去,他立刻走過去,在攙扶上風一海的同時壓低聲音提醒,“她嘴上說著是來看爹的,實際上怕是因為霞姑跟阿妹來的?!?br>


    風一海立刻看了一眼在幫著做糕點的青約。



    “大哥!”



    聽到風晚晴聲音的一瞬,風一海從青約身上移開視線,看向跨進堂屋門檻的風晚晴,笑呵呵的問:“晴兒什么時候回來的?”



    風晚晴掃了一圈堂屋里的人,順手從邊上一個簸箕里拿了一塊綠豆糕,三兩口吃掉后才回道:“我剛到家?!?br>


    “那你這次回來是……”  “大少爺這次從京城回來,賞了我不少東西,我拿了些回來給娘?!狽繽砬緱壞確繅緩何釋?,就顯擺似的自個兒開了口,上次她回來問娘要銀子的時候,是偷偷摸摸的,這次就不同了!這次她是坐著容



    府的轎子,風風光光的回來的!



    “她嫁的是城里那容家大少爺?”范氏瞧見風晚晴那一臉的得意,忍不住拿胳膊肘撞了撞邊上的吳氏。



    “我不太清楚?!?br>


    吳氏搖著頭看向風晚晴,正好看到風晚晴抓了好幾個綠豆糕在手里,吃得正歡。



    她眉心立刻就一擰。



    風晚晴具體嫁給容府的誰,她雖是不知道。



    可她知道那容府在姚新縣城里是數一數二的大戶!



    進了那樣的大戶,竟還像是從來就沒有吃過糕點一樣……



    看來風晚晴在容府也沒過上多好的日子??!



    田思思端了兩盤清蒸魚進堂屋來,笑吟吟的沖風晚晴問:“我聽說容家大少爺常年住在京城,他什么時候回來的?”



    “前天?!狽繽砬緋緣目?,不假思索就回了話。



    “這才回來就跟小姑你把房圓了,莫不是他沒有帶府中姨娘去京城?”



    “你、你怎么知道我跟大少爺……”



    風晚晴臉皮到底還是不夠厚,沒有直接當著眾人把‘圓房’兩個字說出來。



    田思思直接拿手指向風晚晴左耳下,“喏!你家大少爺都在你身上那么顯眼的位置留下吻痕了,想來你身上其它地方也不少,這證明他相當的饑渴,也說明他身邊沒有女人?!?br>


    風晚晴臉瞬間紅了個透徹,隨之眼底生出了慌張,她惡狠狠瞪了田思思一眼,拎起裙擺就那么沖了出去。



    望著自家閨女一口氣跑沒了影兒,喬氏凌亂了。



    晴兒就這樣跑了,那她還要不要把阿妹強行帶回去了?



    風一海適時過去問:“娘,正好我們要吃午飯了,你既然都過來了,要不要順便吃了午飯再回去?”



    “不了!我要回去給晴兒做午飯?!鼻鞘匣奧?,看都沒看風一海一眼就大步走了。



    “你??!”



    屠氏這才憋著笑去到田思思身側,拿手戳了戳田思思,道:“你個口無遮攔的!當眾說那些話,也不怕傳了出去被人笑話!”



    田思思無所謂的努努嘴,“大家都是過來人了,沒什么好害臊的!”



    雖然說她是故意激風晚晴的。



    可……



    她沒料到風晚晴臉皮竟然那么??!



    要知道風晚晴可是曾做出了想撲倒徐大夫,跟徐大夫生米煮成熟飯的大膽行徑來的人??!



    ……



    風家。



    風晚晴一跑回去,就拉上葛氏的手,偏著頭沖葛氏問:“二嫂,我這兒當真有……那個吻痕嗎?”



    葛氏點點頭,一頭霧水的問:“不過就是幾個痕跡,怎么了?”



    “二嫂你不知道,大少爺他夜里說……”



    “說什么了?”



    葛氏見風晚晴說到一半頓住,忙出聲追問。



    風晚晴咬著唇,跺跺腳,正好看到蝶香從廚房出來,她立刻沖蝶香招了招手,在蝶香靠近后壓低聲音責備道:“你今天幫我更衣的時候,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  蝶香怔了怔,順著風晚晴的手,看到了風晚晴脖頸上的痕跡,忙道:“奴婢在幫風姨娘綰發的時候就跟風姨娘說了,當時奴婢還問風姨娘要不要換身衣裳遮擋一下,可風姨娘你急著出門,直接就說了不



    要?!?br>


    隨著蝶香的話,風晚晴隱約想了起來。



    蝶香的確提醒她了!



    可蝶香跟她說的時候,她正沉浸在得了大少爺諸多賞賜的喜悅當中,對蝶香的詢問直接就左耳進右耳出了!



    葛氏見風晚晴那么著急,是越發的不解,卻也沒再問,只道:“那痕跡過兩日就會消了,晴兒你別著急?!?br>


    風晚晴聞言卻是更加著急了。



    在見到大少爺之前,她一門心思撲在二少爺身上。



    屢屢接近二少爺都無果。



    如今大少爺一回來就與她圓房,容貌又不輸給二少爺,她自然是欣喜若狂的,可大少爺卻說,暫時不能讓后院旁人知道,一旦她傳揚了出去,就會讓她受到懲罰。



    萬一除了蝶香,府中旁人也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痕跡,此刻必然已在后院傳開?! ∷厝ズ蟛瘓鴕芊A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