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385章 那是你的錯覺!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另一邊……



    秦觀終于在她跟何氏還有青約三人獨處的時候,把選好的訂婚日子說了出來。



    青約聽后眨眨眼,問:“娘,當天我要回來嗎?”



    何氏輕蹙著眉頭未答。



    秦觀忐忑的等了好一陣兒,遲遲都沒有等到何氏表態,以為何氏是因為時間太趕而不高興了,他便試探著問:“霞妹,要不……就再往后延一延?”



    何氏這才輕搖了一下頭,說:“我在想那訂婚宴其實你在御酒坊辦一辦就好了,我這邊沒有辦的必要,畢竟村里的人都已經大抵知道了,沒有再宴請他們來,特意再告訴他們一遍的必要?!?br>


    “那霞妹你當天隨我去御酒坊一同宴客?”



    “這……”



    何氏一怔。



    那樣好似于理不合。



    不過秦哥哥是生意人,生意場上的人都沒有那么講究。



    為此,她抿著嘴點了點頭,說:“兄長記得提前一天來接我?!?br>


    “好!”秦觀應的欣喜,在那之前,他得跟顧兮好好的談一談,得在他把霞妹迎進門之前,讓顧兮對他死心才行。



    “砰!”



    伴隨著一聲巨響,天空綻放開了一朵巨大的五顏六色的花,原本說笑中的人瞬間不約而同的都安靜了下來。



    直到又一聲巨響升空,然后綻放開……



    才相繼爆發出了孩童欣喜的叫喊聲。



    青約一手抓著何氏,一手指著天空說:“娘,你快看,那煙花真美!”



    何氏淺笑拍了拍青約的手,眼中滿滿的都是煙花的倒影,而那倒影深處,是伴隨著煙花同時綻放開的滿滿的幸福。



    秦觀哪里還顧得上看煙花,他一直都在看著何氏。



    直到青約沖他大聲問:“我聽小姐說,丞相府今年也準備了煙花,京城里的煙花是不是也跟這個一樣美?”



    秦觀沒有立刻回答,他抬頭想要看看這煙花跟他從前見過的煙花有沒有區別,卻在抬起頭的一瞬僵住了。



    這煙花……



    與他過往看過的煙花都不同!



    更大,更亮,顏色也更漂亮!



    思思這是從哪里買的?



    而此時田思思那邊……



    魯氏因聽到了青約喊的那句‘丞相府今年也準備了煙花’而莞爾。



    她離京后就再未看過煙花了。



    如今的煙花都已經變得這么漂亮了?



    田思思仰著頭看了一陣兒就興致怏怏的趴在了桌上。



    見慣煙花的她,沒有旁人的那股興奮勁兒。



    可她剛趴著片刻……



    就被風六郎拉了起來,“媳婦兒,我帶你去個絕佳的位置看煙花?!?br>


    “哪兒?”



    剛剛還興致怏怏的她,在聽到風六郎那話的一瞬立刻生出了興趣來。



    風六郎未答,拉著她去到沒人的位置,直接抱起她縱身向后山掠去。



    須臾。



    風六郎落到一個山頭,望著那好似在他們頭頂綻放開的煙花問:“媳婦兒你看?!?br>


    田思思抬頭看去,眼里霎時滿是驚艷。



    從他們此刻這個位置望上去,好像整片天空都變得絢麗多彩了。



    美得叫人心醉!



    “是不是很美?”風六郎低下頭,再未看煙花一眼,他眼中的她,比那天上的煙花要美得多了!



    “嗯?!?br>


    田思思收回視線,彎起唇角沖著風六郎甜甜笑開,“的確很美?!?br>


    風六郎隨之勾了勾唇角,然后在她再度抬起頭看煙花的時候,低頭出其不意的吻上了她纖細的脖頸。



    此時此刻……



    田思思因為身處喜悅當中,身體變得格外的敏感,只不過是被親了一下脖子,她就險些低吟出聲。



    險險壓住即將脫口的輕吟,她故作生氣的瞪向風六郎,“你老實說,你帶我來這里怕不是為了看煙花,而是為了……”



    那‘野戰’二字,她怎么都說不出口。



    “為了什么?”風六郎空出一只手來,輕輕的捏上了田思思的下巴。



    “沒什么!”田思思扭頭,直覺告訴她,她要是把那兩個字說出口了,六郎絕對會在這山里頭辦了她,她才不要挖個坑來把自己給埋了。



    “媳婦兒你這反應,不像是沒什么的樣子??!”



    “那是你的錯覺!”



    “媳婦兒你莫不是想在這兒跟我親熱?”



    “……”



    田思思聞言不可置信的看向風六郎。



    這貨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吧?



    竟然猜到了個七八分?



    她只好板起臉否認,“我才沒有,分明是你有那個心思!”



    誰料……



    風六郎爽快的就承認了,“媳婦兒你猜得沒錯,我的確有那個心思,若媳婦兒你不反對,待會兒看完煙花,我帶你去山里泡溫泉,之后再盡情的親熱個夠?!?br>


    “山里有溫泉?”田思思聽到‘溫泉’兩個字就激動了,以至于后面那一句直接被她忽略了。



    “嗯,有一兩處?!?br>


    “那還看什么煙花??!快帶我去泡溫泉吧!”



    “這……”



    似糾結了一瞬,風六郎才道:“既然媳婦兒你如此迫不及待了,我們就不看煙花了?!?br>


    田思思樂呵呵的點頭,壓根兒就忽略了風六郎帶她去泡溫泉只是飯后甜點,親熱個夠才是主食!



    另一邊……



    閻小小在引燃最后的煙花后,忽然托著下巴嘀咕道:“師父,你說師兄剛剛那句讓我今晚不要去山泉水里洗澡是什么意思?”



    閻羅笑望著天空吹了吹胡須,“你別明知故問?!?br>


    “這么說來,師兄是打算帶嫂子去我最愛的山泉水里……”閻小小磨了磨牙,把后面的話咽下去了。



    “唉!”



    閻羅笑意味不明的長嘆了一聲,才沖閻小小說:“六郎素來不愛去你喜歡的那處山泉,他必是帶思思去深山里的那一處了,不讓你去,那是為了防止你聽墻角?!?br>


    閻小小頓時就不高興了,清冷的面容上,一雙小眉毛緊緊的擰了起來,“嘖!我像是會去聽墻角的人嗎?”



    “之前風一海替六郎去田家下聘后,是誰拉著六郎說了一宿的墻角趣聞?還口口聲聲說著是為了防止六郎洞房夜手忙腳亂……”



    “咳咳!”



    閻小小握拳咳嗽了兩聲,成功打斷閻羅笑的話,她便丟了一記眼刀過去,“那本來應該是當師傅的你做的事情,我幫你代勞了,師父你該好好的感謝我!”



    閻羅笑頓時滿心無奈。



    忍不住又開始懷疑他的教育方式出了問題?! ∷烤故竊趺窗研⌒〗壇燒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