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268章 她還要提條件?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秦觀點點頭,道:“我今晨快馬加鞭去了姚新縣城,與那文來財談妥后,又立刻回京陪少東家來此處等你了?!?br>


    田思思滿目驚訝的接著問:“那文來財夫婦竟會如此爽快?”



    秦觀笑道:“非是他們爽快,而是我給了他們正好需要的東西?!?br>


    田思思皺眉。



    這御酒坊是賣酒的,而文萊藥館是賣藥的……



    秦觀能給文來財什么想要的東西?



    見狀,秦觀自行解釋道:“他們文萊藥館生意不景氣的原因在于他們管理不善,還有他們藥館里面沒有醫術了得的大夫坐鎮?!?br>


    “所以你給了他們一個大夫?”田思思接著秦觀的話說了下去。



    “只是介紹了一個不錯的大夫去罷了,順便告訴了他們一些管理方面的經驗?!鼻毓鬯低暾饣?,立刻把話題轉到了竹酒上面去,“你先與少東家談正事吧,阿妹的事稍后再說?!?br>


    “恩?!?br>


    應了一聲,田思思直接沖筳逸說:“你要的一百桶竹酒我是可以給你,不過我有兩個條件?!?br>


    筳逸眉心微擰。



    他向她買東西,她還要提條件?



    且還一次提兩個?



    憋見自家少東家眉間的不悅,秦觀搶先道:“你且說來聽聽?!?br>


    聞言,田思思略顯詫異的看了一眼秦觀。



    從秦觀此刻搶在筳逸之前問話的情形來看……



    秦觀在御酒坊,該不是普通的管事。



    而是深得筳逸倚重信任的!



    收起詫異,田思思道:“之前我也說了,我并不想靠竹酒發家致富,然因為竹酒新奇,一旦在你們御酒坊舉辦的品酒宴上放出去了,必然就會有不少的人想買?!?br>


    筳逸挑挑眉,示意田思思繼續往下說。



    田思思接著道:“我說的不想靠竹酒發家致富,并非不賣竹酒的意思,只是不想自己出面賣?!?br>


    “這……”



    秦觀一時間被田思思給繞暈了。



    筳逸卻是直接問:“你可是想通過我們御酒坊來賣你的竹酒?”



    田思思點頭。



    她就喜歡跟聰明的生意人說話!



    筳逸想了想,道:“以你那竹酒的品質,便是放在我們御酒坊賣也不至于會砸了我們的招牌,這個條件我應下了,說說你的另一個條件吧?!?br>


    “我與這醉憶樓投緣,而這醉憶樓的廚子廚藝又極好,我希望你們能夠同意醉憶樓賣你們御酒坊的酒?!?br>


    “投緣?”



    筳逸心生狐疑。



    他不認為她會因為那樣的理由提出這個要求!



    見瞞不過筳逸,田思思索性坦白交代道:“其實是我要在這醉憶樓入股,跟你們合作就能增加收入?!?br>


    筳逸掀唇淡淡一笑,沒問何為入股就爽快的點了頭,“你的兩個條件我都應下了,那么……”



    沒等筳逸說出口,田思思主動道:“你要的一百桶竹酒我已經帶來了,就在樓下馬車里面?!?br>


    “秦觀?!?br>


    聞得筳逸那聲輕喚,秦觀立刻把事先備好的銀兩給了田思思。



    田思思接過后,見筳逸起身要走,忙道:“少東家既然已經來了醉憶樓,何不吃完午飯再走?!?br>


    筳逸聽罷,擰起眉似有些猶豫。



    秦觀道:“少東家體弱,吃不得外面的東西,還望見諒?!?br>


    田思思‘哦’了一聲,脫口道:“那病美人兒你慢走!”



    話落,田思思后知后覺的察覺到自己說了什么后,面上當即一窘。



    好在!



    筳逸只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沒說就走了。



    秦觀跟筳逸前腳一走,張奇立刻就激動的去到田思思面前,“田少爺,不!風夫人……”



    田思思忍不住打斷了他,“張叔喊我思思就好?!?br>


    “那思思……這樣我們醉憶樓就算是跟御酒坊開始合作了?”張奇激動的同時也有些不踏實。



    “恩,那御酒坊的少東家不像是會言而無信的人,之后該是會有人來跟張叔具體商談的?!?br>


    “那就好!”



    放下心來,張奇接著就問:“你該是餓了吧?想吃什么?”



    田思思想了想,還是一如既往的說:“張叔給我來幾個樓里的招牌菜就好?!?br>


    “好叻!你坐著等會兒,馬上就來?!閉牌胬趾嗆塹某雋稅?。



    田思思想到沐積,在稍后店小二來上菜的時候沖其道:“沐積今日不在嗎?”



    那店小二道:“沐姑娘昨天后半夜進宮去了,早上才回來,這會兒該是還在睡覺?!?br>


    話落,店小二問:“可要我去將她叫起來?”



    田思思點頭。



    須臾。



    沐積還未到包房里,閻小小跟洛媽媽倒是上來了。



    閻小小迎面把一張紙放到了田思思面前,上面寫著御酒坊的人已經把酒都搬走了。



    而那張紙……



    是她在樓下柜臺借的!



    田思思看完后,沖閻小小道了一聲‘辛苦了’,接著才看向洛媽媽道:“洛媽媽若是不介意,就跟我們一起吃個便飯吧?!?br>


    洛媽媽點點頭,爽快落座。



    片刻的功夫,菜剛上齊,沐積就跟去而復返的秦觀一同步入了包房里。



    “秦管事你還特意把那病美人送回府上了?”田思思之前在秦觀跟筳逸下去的時候,還以為秦觀也就只把筳逸送走,畢竟秦觀知道之后要與她去見阿妹。



    “習慣了??!”秦觀答的隨意,當年他到御酒坊的時候,少東家還小,可以說,他是看著少東家長大的,這么多年來,他已經習慣了照顧少當家,這不把少東家送回府,他心里就不踏實。



    “……”



    沐積盯著秦觀看了一陣兒,到底是把想說的話壓下了。



    飯后。



    田思思沖秦觀跟洛媽媽道:“麻煩二位去樓下馬車上等我片刻,我與沐積說幾句話就下去?!?br>


    那二人對視了一眼,先后出了包房。



    沐積在那二人走后,立刻把一張單子遞給了田思思,“這是那位悅容姑娘要的東西?!?br>


    田思思接過看罷,想到秦觀跟洛媽媽還在樓下等她,她不能讓人家等太久,就沖沐積說:“我待會兒來的時候把東西給你,你幫我轉交給悅容?!?br>


    沐積點點頭,在田思思要出包房的一刻問:“你之前跟我說起過的好東西……”  聽到這兒,田思思就笑道:“我已經準備好了,待會兒來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