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237章 哪里經得住刺激!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入夜后。



    伊氏抱著孩子到田思思家中竄門,何氏迎面接過小妹,掃向桌上余下的幾個冰皮月餅說道:“那是思思白日里做出來的,你也嘗嘗吧?!?br>


    伊氏‘恩’了一聲,在接連吃了兩個后,沖一旁正準備去廚房做晚飯的田思思問道:“小妹百日宴的時候,你可愿意去幫我掌勺?”



    田思思怔楞了一下,脫口反問:“小妹的滿月宴不辦了嗎?”



    伊氏眉眼一垂,嘆了一口氣道:“我如今住在那個家里,就好像住在別人家一般的不自在,辦酒宴也喜慶不起來,索性就等新房落成后再直接辦百日宴了?!?br>


    “恩,那到時候三嬸提前跟我說一聲就成?!碧鎪妓妓斕撓ο?,進廚房之前往院門外看了一眼,也不知六郎把徐大夫帶去上河村了沒有。



    “你爹是哪兒不舒服?”何氏見她心神不寧,抱著小妹過去問了一句。



    “不知道,我娘沒……”



    話未說完,田思思就聽到了馬車回來的聲音。



    待馬車停到院中,她迎上去正要詢問情況,風六郎卻率先開了口,“媳婦兒,徐大夫來了?!?br>


    話落,風六郎打開馬車門讓徐陵下了馬車。



    田思思遂壓下要詢問風六郎的話,改朝徐陵問:“徐大夫,我爹生了什么???”



    徐陵緊擰著眉頭,猶豫了一下,還是直接說出了口,“你爹患了骨瘤?!?br>


    “腫瘤?”田思思問完,見徐陵點頭,忙又問:“是惡性,還是良性的?”



    誰料……



    徐陵卻反問她,“何為惡性,何為良性?”



    田思思一噎。



    也就是說,這個時代的大夫雖然已經知道了腫瘤的存在,卻還無法診出是惡性還是良性?



    抿抿嘴,田思思道:“顧名思義,惡性指嚴重的,可能治不好的,良性則是不嚴重的,能治好的?!?br>


    徐陵隨即點著頭道:“若這般來區分,你爹患的該是惡性骨瘤?!?br>


    “能治好嗎?”



    “不能?!?br>


    “……”



    田思思呼吸一滯,一顆心頃刻間擰做了一團。



    前面聽到骨瘤兩個字的時候,她還能那么平靜,那是因為在她的認知當中,好多腫瘤都不是致命的,且好多良性腫瘤都不用做手術切除!



    可聽徐陵說是惡性腫瘤后,她忽然想到……



    這個時代的醫術還無法手術!



    那么任由惡性腫瘤繼續發展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條!



    風六郎攬上田思思的腰,扶穩了她才沖徐陵問:“那骨瘤既然在腿上,舍棄那條腿,是否有用?”



    他爹失去了大半條腿,也保住了性命!



    徐陵搖頭,“且不說我無法保證那般做有沒有用,單就他如今的身體,就經不起那番折騰,還不如用藥減輕他的疼痛,讓他多撐上兩年?!?br>


    聞言,田思思靠在風六郎身上問:“能撐幾年?”



    徐陵再度搖頭,“幾年前我曾接觸過一個骨瘤病患,他當時的狀態比你爹如今要好很多,當時我斷言他能撐三年,可最后他只撐了一年?!?br>


    言下之意……



    她爹剩下的時間,也就只有不到一年了?



    田思思鼻頭一酸,用力抓上風六郎搭在她腰間的手,盡量用了平穩的語氣問:“這事我娘知道了嗎?”



    想到她娘那病怏怏的身體,她就萬分擔憂。



    “你娘如今受不得刺激,我便沒告訴她們實情,只說了明日會把止痛藥給六郎,讓六郎送過去?!?br>


    “謝謝徐大夫?!?br>


    道完謝,田思思沖風六郎說:“六郎你送徐大夫回去,順便把藥拿回來?!?br>


    風六郎點點頭,收回了搭在田思思腰際的手。



    等到徐陵跟風六郎一前一后出了院子,何氏在跟旁人對視了一眼后,這才靠上去安慰道:“思思,徐大夫醫術那般好,沒準你爹就能再撐個十年八載的,你先別自己嚇唬自己?!?br>


    “恩?!碧鎪妓嫉闋磐非4匠問閑α誦?,卻是笑得比哭還要難看。



    “嬸子,我看今天的晚飯,你去做吧,讓思思……”



    “沒事,我這就去做?!?br>


    田思思打斷屠氏的話,轉身就進了廚房。



    盡管有些走神,田思思做出來的晚飯味道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吃。



    然!



    因為大家伙兒前面都聽到了徐陵跟田思思的對話,飯桌上大家伙兒都吃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章氏見田思思幾乎都沒吃下什么東西,忍不住拍桌道:“思思,你這樣可是不行的??!”



    田思思被吼的一愣,“四嬸,怎么了?”



    章氏放下筷子道:“我前面瞧著你娘身子骨也不好,如今你爹病了,你就是你娘的支柱,你得打起精神來!”



    田思思旋即笑道:“抱歉,讓四嬸擔心了?!?br>


    接著,田思思長嘆了一聲,低低說道:“我爹患上骨瘤對我的打擊的確挺大的,不過我也還沒有自亂陣腳,我前面只是一直在想是要一直瞞著我娘,還是直接告訴她?!?br>


    “還是先瞞著吧?!焙問賢芽諤岢雋俗約旱慕ㄒ?,就思思娘那身子骨,哪里經得住刺激!



    “我倒是覺得還是直接告訴她的好,畢竟這終歸有一天得知道,早些知道,還能早些做個心理準備?!蓖朗咸岢雋爍問喜煌囊餳?。



    “六郎你覺得呢?”風一海覺得瞞或不瞞都有理,提不出任何建議,索性就把矛頭丟給了風六郎。



    風六郎往田思思碗里添了一些菜,慢條斯理的沖田思思說道:“徐大夫的意見是等娘的身體再好一些,確定娘不會因受刺激而變得更虛弱了再告訴她?!?br>


    田思思咬咬唇點頭。



    徐大夫都這般說了……



    那也就只能這么辦了!



    飯后,田思思放下筷子道:“明天六郎你留在家里,我帶小小回去送藥,順便在家陪陪我娘?!?br>


    沒等風六郎做出任何反應,田思思接著就又說道:“離中秋還有一段日子,月餅押后幾日再做,若屆時來不及,今年就不賣月餅了?!?br>


    “賣不賣月餅倒是小事,你這明天回去后,萬一在你娘面前露出了馬腳……”



    “霞姑不用擔心這個,我媳婦兒她有分寸的!”



    風六郎打斷何氏的話,言語間滿是對田思思的信任?! ∷嘈潘備徑壞┳齪昧搜≡?,回去就不會露餡兒!